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仙在上 > 第四百一十七章 不可一世[六更]
“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张天泽不屑的笑道。

“对,在飞鸿郡,你没有这个资格。”

男子笑着说道,一脸傲然,仿佛骨子里就带着一种霸道,凌驾于任何人之上的贵气,盛气凌人,傲视天穹。

“我张天泽想怎么样,还不需要你来教我,谁敢挡我的路,天王老子我也要让他俯首。”

张天泽眼神凌厉,与男子四目相对,针尖对麦芒。

“金山兄,这家伙实在是太狂妄了,要是不给他点颜色瞧瞧,还以为咱们飞鸿郡无人了呢。”

史大奎恶狠狠的说道,恨不得将张天泽千刀万剐,这个时候他也是重拾信心,有滕金山在,他自是有恃无恐。虽然同为飞鸿四公子之一,但是滕金山的实力,却比自己要强上不少,元丹境七重天,这等实力,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够与之交锋的。

“他会明白,自己的所作所为,有多么的愚蠢。”

滕金山笑着说道,永远是那么的从容,绵里藏针,笑里藏刀!

“云顶仙宫的仙子,果然是与众不同,清丽如雪,气质无双,腾某人佩服,不愧为大宗之后。”

滕金山看向云玲珑,眼神之中难掩爱慕之色,爱美之人人皆有之,云玲珑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倒是一点也不为过。

“所谓的飞鸿四公子,便是这等野蛮狂横之徒,也是让我见识不少啊。”

云玲珑冷笑道,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好鸟,一个个为了自己的利益,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仙子此言差矣,自古英雄配美人,如此身无名,力不逮之辈,有何资格站在仙子身旁?还敢在我飞鸿郡放肆,岂不是气焰张狂,妄自尊大,我若不给他一点教训的话,怕是会让别人以为我飞鸿郡无人,便可任人欺凌。”

滕金山执掌长枪,昂首之间,气宇轩昂,神色凛凛,霸气横生。

“还真是一丘之貉,你们这所谓的飞鸿四公子,看来只不过都是一群浪得虚名之辈罢了,站在道德制高点来审判我,你算什么狗东西?真把自己当盘菜了,要战便战,哪来那么多的废话。”

张天泽脸色阴冷,有一个道貌岸然之辈,还真把自己当成天王老子了,颐指气使的姿态,张天泽早就看他不爽了。

“混账,敢跟我金山兄如此嚣张,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金山兄,我来为你掠阵,今日必定要将这嚣狂之辈,斩于此地。”

史大奎身先士卒,再一次执刀而起,刀芒直指张天泽。

“对付他,我一人足矣,你且休战,养精蓄锐。”

滕金山神色从容,淡淡说道,他比张天泽高出三重境界,若是输在了张天泽的手中,势必会被所有人当成笑柄的,到时候他这个飞鸿四公子,岂不是落人口舌?

“那我等金山兄凯旋,斩杀此獠,咱们举杯痛饮,哈哈哈。”

史大奎甚至已经看到了张天泽跪地求饶的一面,滕金山出手,张天泽必死无疑。

“现在低头的话,我还可以留你一个全尸。否则的话,我必将你挫骨扬灰。”

滕金山笑着说道。

“这句话正是我想对你说的,既然你这么自信,那就让我看看,你们所谓的飞鸿四公子,是不是都如同那个家伙一样,全都是土鸡瓦狗。哈哈哈。”

张天泽的笑声,让滕金山的脸色渐渐收敛,在场之人,都是翘首以盼,张天泽力挫史大奎,如今滕金山借势再起,两个人究竟谁能够更胜一筹,孰强孰弱,却是让更多的人为之好奇,毕竟连史大奎都在他手中阴狠,对上滕金山,这一战还真不好说。

“狂妄自负,找死。”

滕金山手握长枪,双手一转,枪茫出体,有如银蛇出洞,刁钻诡异,锋芒十足。

“张公子,小心!”

云玲珑心神一顿,这个滕金山实力强出史大奎太多了,即便是当初的黄翔,似乎也绝非其对手,虽然张天泽实力有所突破,可毕竟对手也绝非泛泛之辈,生死交锋之间,令人堪忧。

张天泽手握重剑,不再托大,因为这个滕金山的实力,远比史大奎要强,虽然只是一重境界,但是两者却有着天壤之别,想要击败滕金山,张天泽必定不会像之前那般轻松自如。

“气贯长虹!”

滕金山手握银枪,枪茫遍地,所向披靡,横扫当空,周围掀起一阵阵惊呼,所有人全部后退而去,元丹境七重天的高手,在飞鸿郡之中可是并不多见的,而且这滕金山更是飞鸿四公子,谁敢撄其锋锐?

不过张天泽偏偏不信这个邪,飞鸿四公子已经被他得罪了两个,也不差这个滕金山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有人找他的麻烦,他自然不可能示敌以弱。

张天泽拔剑相迎,天绝剑法,追星赶月一般,与滕金山交相呼应,枪茫与剑影,不断重叠,直冲云霄,两个人飞身而起,剑光所指,举世无双,天绝剑意,势若游鸿,滕金山眼神微眯,原本的轻视之色,也是荡然无存,张天泽的剑法之精湛,令他心生凝重,尤其是那无处不在的剑意,几乎封锁了虚空,绝情绝意,绝对的剑气无敌。

滕金山枪茫迭起,全力以赴,面对张天泽的绝情之剑,他几乎没有丁点的放松,因为张天泽也已经出了全部实力,天绝剑法与霸体的配合,天衣无缝,绝情之剑有如天外来剑一般,让滕金山防不胜防。

“新月横扫!”

滕金山长枪陡起,枪出如龙,与长枪合二为一,实力强悍,有如一轮新月初生,完全不给张天泽任何的机会,势必要将他一鼓作气,压制下去。

可是张天泽的天绝剑法,更是无所畏惧,剑法之强,境界之恐怖,根本不是寻常人能够想象的,狂暴之体,有如醒狮怒吼,剑斩苍穹。

“绝情之剑第三剑!”

张天泽一剑惊澜风云起,滕金山脸色一变,新月溃散,枪茫破灭,而他则是被张天泽一剑斩落,砍在了肩膀之上,若非有长枪抗住了这一击,他必定已经遭受到了重创,即便如此,他依旧是踉跄退去,脸色狰狞,浑身上下,都在不断的颤抖。

滕金山没想到自己连二十招都没能撑得过去,就被张天泽给逼退了,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个超级大变态,他的实力只有元丹境四重,这怎么可能呢?

这个家伙,手持重剑,剑剑如同山脊压来,浑如斗牛,不可一世!

[六更,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