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终末之龙 >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标记与契约(下)
    “事情……有点复杂。”埃德为难地搓着手干笑,“你也许很难相信……”

    “我已经活了几百年。”莫克冲他笑笑,“我见过许多匪夷所思之事。”

    “如果你真想瞒着他,就该蹲在我的肩膀上跟我一块儿啃小饼干,”不知何时溜过来泰丝戳了戳猫鼬的头顶,“而不是在这里听一个曾经把你装进袋子里的猫鼬讲故事——还是个你已经听过一遍的故事。”

    “……不是我装的。”莫克说。

    泰丝一脸无辜地睁大眼睛:“是吗?那么久之前的事,我都记不清了呢!”

    正缓慢地缩回一个球的猫鼬又一次站直,僵立片刻,终于坚定地抬起了自己的小爪子。

    “我才是诺威?逐日者。”它努力比划着,“你所看到的那个精灵……他夺走了我的身体。”

    是的,那是他的身体。为了泰丝……和那些至今仍把他当成诺威?逐日者来对待的朋友,那只能是他的身体。

    .

    诺威得花上一点时间跟他并不怎么吃惊的矮人朋友交流,埃德趁机偷偷地溜进了厨房。

    不大的厨房里香气四溢。除了甜丝丝的小点心的味道,还有锅里翻腾出的奶油香,烤架上半熟的鱼,煎锅里滋滋作响的薰肠……

    埃德从来不知道只有一个人在忙碌的厨房也能如此热闹——泰丝除了消灭堆在一边的各种小点心,当然是帮不上任何忙的。

    娜里亚的额头已经布满细小的汗珠,并不因为他的出现而有片刻停顿,流畅优美得近乎舞蹈。她看起来开心又满足,埃德看了好一会儿,羞愧地承认,他好像也完全插不上手。

    可他不想离开,只好站在一边,默默地看着。

    娜里亚转来转去忙个不停,似乎也没工夫理会他。但没过多久,她极富韵律的动作乱了拍,她转身时撞到了桌角,拿香料时摸错了瓶子……然后她扭头狠狠地瞪了埃德一眼。

    埃德紧张又茫然地回望着她——他已经缩得够远,连话都没说一句,也还是会打扰她吗?

    娜里亚认命地翻了个白眼,深吸一口气,回过身,恢复了自己的节奏。

    “有什么收获吗?”她头也不回地问。

    “有的!”埃德立刻精神起来,“我从库尔提亚带回了一条他们用一种这里没有的动物的皮做的腰带,上面有好多精巧的小包……”

    并不是只有法师才喜欢那种腰带,娜里亚也喜欢——拿来装各种调料。

    但这会儿的娜里亚好像不怎么喜欢。她又一次红了脸,回头用力瞪他:“我不是问这个!”

    “……哦。”埃德蔫了下去。

    他其实知道娜里亚想问什么,可他一点也不想在这么香喷喷的、美好得不行的……还只有他跟娜里亚两个人的厨房里说起那些。

    只有他们两个人——这样的时间,仔细想想,从……之后,实在是少得可怜。

    他怏怏地摸着自己的手指,突然想起两年前,连那个跑来打劫他的中年男人都说:“你居然都还没有结婚!孩子,这样可不好!……”

    ——那都是两年前了。

    他的确不喜欢戴戒指,可至少有一枚,他是真想戴啊……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

    也许是他看起来太委屈,甚至有点伤心。当他振作起来,想要认真严肃地开口想要讲述他们的“收获”时,娜里亚用小刀扎起一块薰肠,准确地塞进了他嘴里。

    刚刚溜到门边的泰丝眉毛抬得老高,慢慢翘起嘴角,又无声无息地溜走了。

    .

    虽然没待多久就被娜里亚从厨房里赶了出来,埃德脸上漫长旅程后的疲惫却已经一扫而空,每一步都欢快得像是要跳起来。

    泰丝十分鄙视地冲他做了个鬼脸,埃德只回她一个灿烂到耀眼的笑容。

    然后他发现,伊斯不见了。

    泰丝冲他指指楼上,挤眉弄眼也不知道到底想说什么。

    诺威依旧在用猫鼬的小爪子比比划划,而泰丝不时得向莫克解释这特别的“手语”。埃德觉得他在这里暂时也没什么用处,想想刚才伊斯古怪的神情,突然有点担心起来。

    他爬上楼。伊斯并没有回房间,他只是站在楼梯拐角的窗边,低头看着……自己的手?

    “……有什么问题吗?”

    他小声问。

    伊斯神情复杂地看了他好一会儿,开口问他:“你的手杖呢?”

    .

    放开永恒之杖后,伊斯摊开手,一片像是被烫过的红痕之下,渐渐浮出另一种痕迹,仿佛某种虫蜿蜒爬过,留下浅浅的灰绿。

    埃德瞪着那令人厌恶的颜色,差点跳起来:“怎么会!……”

    怎么会还留在这里?!

    那是他和伊斯为了假扮死灵法师钻进他们的洞穴而被画下的符号。他手心那个在离开洞穴时就已经不见了,伊斯手上的却导致了他的昏迷。他以为凯勒布瑞恩已经抹去了它……

    埃德一把抓上去——他能彻底让它消失!

    然而那符号与莫克额头的那一个却似乎有所不同。矮人头上的符号不止画在了他的皮肤上,也画在了他的灵魂之中,然而那终究只是“画”上去的,他能轻易擦掉它,却无法完全消除伊斯手心的这一个。

    它似乎与另一种力量缠绕在了一起。

    当他试图更进一步……他觉得自己骤然落入了冰冷黑暗的海底。

    并非绝对的黑暗。周围闪烁着一点点奇异的光芒,如星辰散落,却比星辰有更斑斓的色彩,而在那些不停变幻的光芒深处,似乎藏着另一种分明不属于这个世界,却烙印在其中的东西……与那个他抹不掉的符号相连的东西。

    巨大的压力从四面而来。他什么也看不清,却仿佛有将被巨兽吞噬般的恐惧,甚至几乎能感觉到尖利的爪牙刺入灵魂……

    然后他被猛撞了出去。

    窗边的阳光还带着微微的暖意。伊斯的手还被他死死地抓着,看他的眼神却凶残得也像是要张开巨口把他整个儿吞下去。

    “……这也是亡灵书教你的吗?”他咬牙切齿地低吼,“你怎么敢窥视一条龙的灵魂?!”

    “不是……我没有……”埃德张口结舌,不知该如何分辩。

    伊斯闭了闭眼,努力把他不由自主地爆发出的怒火压下去。他当然知道埃德只是想帮他……所以,他还能怎样呢?

    “……你看到了什么?”他语气生硬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