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神道丹尊 > 第3361章 出手即无情
于益,你过份了。
    这句话出口,顿时让所有人都是惊呆。
    于益是谁?吉宁城城主,五骨级别的强者,岂是你一个小人物可以直呼其名的?
    这是在作死啊。
    “放、放肆!”于山立刻喝道。
    胡月梅更是不屑地道:“老于,你看看,这是什么东西,太没教养了!”
    “以为自己是阵师了不起吗?”于海跳了出来,他已经从于益那里知道,凌寒不过是通脉境,所以他自然一点也不惧。
    “快点跪下来道歉!”于山也跳了出来,难得对手只有通脉境,他自然要抓住机会表现一番,直接一拳就向着凌寒打了过去。
    凌寒伸手,啪,于山的手腕便被他抓住。
    “啊,疼疼疼!”于山立刻惨叫。
    “小畜牲,快放手!”胡月梅心疼儿子,立刻大声叫道。
    凌寒自然不会听从,他的火气已经上来了。
    这还真是人善被人欺,如果他一开始就表现出换血境的修为甚至极骨境的战力,这三兄弟还敢对他吆五喝六吗?
    既然出手,他就没有打算留情。
    “放手?”凌寒哼了一声,“我乃高级阵师,一名小小的通脉境竟敢主动向我出手,这是大逆不道,按律该死!”
    “放屁,你这个小畜牲都能是高级阵师的话,那我还是当今圣上呢!”胡月梅口无遮拦,“别以为自己破解了一个阵法就能冒充高级阵师,你不过是侥幸罢了,而且,阵法还没有真破呢!”
    凌寒没有理会,只是将五指微微用力。
    “啊——”于山再次惨叫。
    “快放手!”于海大吼一声,挥拳打了过来。
    凌寒轻轻一伸手,于海的手腕也落进了他的手掌中。
    “啊!”于海也惨叫不绝,与于山一高一低、一应一和,好像是二重唱似的。
    “他玛德!”于东坐不住了,两个弟弟当众出丑,他脸上也挂不住啊,当即一跃而出,向着凌寒冲了过去。
    他可是换血境,实力比之两个弟弟可是有着天地般的差距。
    轰,他一记重腿劈了过来,直敲凌寒的头顶。
    凌寒的眼眸一寒,也是一脚踢出,向着于东迎去。
    “不好!”于益惊呼,想要出手,却已经晚了。
    啪!
    凌寒这一脚后发却是先至,踢在了于东的小腿上,清脆的骨碎声传来,便见于东的左小腿顿时弯成了吓人的弧度。
    于东一跤摔倒在地上,抱着那条断腿惨叫起来。
    痛啊,痛得入骨钻心了。
    凌寒双手一振,将于山、于海都给甩了出去,然后淡淡道:“想死吗,好,成全你们!”
    “王八蛋、小畜牲!”胡月梅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三个儿子都被面前这个小恶人打伤了,让她对凌寒恨之入骨。
    她也冲了出来,轰,血气沸腾,向着凌寒就是一掌拍了过去。
    当初她可是豪门之女,于益也是贪图她家的权势才娶她为妻的,因此,哪怕后来于益的实力越来越强、位置坐得越来越高,可还是有些惧她。
    她当惯了土霸王,现在有人居然敢当着她的面欺负她的儿子,而且一下就是三个,让她怎么忍?
    去死!
    轰,一掌挥过,声势惊人。
    她是五变,早在二十几年前就达到这个境界了,却始终无法突破极骨境,但战力却要比一般的五变强出许多。
    凌寒看了于益一眼,对方毫无出手阻拦之意。
    他杀机溢动,猛地凝拳轰出。
    嘭!
    胡月梅顿时被震飞出去,她连忙爬起来,还想继续往前冲,却只觉胸口痛得厉害,低头一看,却是骇然欲绝。
    ——她的胸口赫然多了一个洞,可以清楚地看到后方的景物。
    我?
    啪,她一个念头还没有转过来,整个人便一软,躺倒在了地上,再无一丝气息。
    众人都是骇然,一是凌寒的实力,二则是他的胆子,居然敢当着于益的面杀人。
    “娘!”于东三兄弟都是惊呼,怎么都不会想到,就这么一瞬间而已,他们那护犊的老娘就挂了。
    轰,于益的身上有恐怖的气势扬动,脸色无比古怪,一直在变化着。
    看到自己的妻子被轰杀当场,一时之间他居然五味杂陈。
    有一点点难过,毕竟这是结发妻子,可又有点高兴和庆幸,因为胡月梅的醋意极大,一直没有让他纳妾,现在这个凶婆娘一死,还有谁能够阻止他去寻觅年轻美女的女子?
    当然了,妻子被当众、当着他的面轰杀,他一定要将凌寒干掉,否则他以后还有脸见人吗?
    “你好大的胆子!”于益森然说道,但看向凌寒的目光却是充满了游疑。
    他可以肯定,当初见到凌寒的时候,对方绝对是通脉境,可现在才过去半年不到,怎么对方就拥有了轰杀胡月梅的实力?
    这个凶婆娘虽然也只是五变,但在这个层次停留了好多年,战力是要远远强于一般五变的。
    难道,这小子是极骨境?
    不可能啊,这么点时间就连跨两个台阶,便是帝都那个压天妖孽也没有如此夸张。
    正因为有这样的顾忌,他没有立刻出手。
    凌寒则是淡淡道:“于城主,你们一家人几次三番辱我、欺我,就不准我反抗吗?”
    “敢在本座面前杀人,你必须血债血偿!”于益吸了口气,取出了一把锈迹斑斑的短刀,上面有些奇怪的纹路,但已经磨损了许多。
    这是法器,显示出于益对凌寒的重视,直接就把最强杀器给祭了出来。
    没办法,他刚刚用掉了血气沸腾,短时间内缺少爆发手段。
    凌寒摊了摊手,道:“既然如此,那就放马过来吧。”
    于益右手一振,短刀上的纹路顿时发光,轰,这把刀散发出可怕的煞气,仿佛一头凶兽突然复苏过来。
    刷,他一刀挥出,顿时有一道刀气向着凌寒斩了过去。
    凌寒提拳,轰出,嘭,这道刀气顿时瓦解,但巨大的力量推动之下,他还是滑退了好远。
    力量的差距是硬伤,在正面对抗中显露无余。
    “一骨?”于益皱眉,然后摇摇头,凌寒的力量应该还没有达到一骨,却又远远超过了五变,端得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