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人间天国 > 第13章 那一剑的风情
    “小兄弟,稍后你便收拾了下山去吧。下山后收了心找个能安身立命的营生做做比什么都强”

    言至此处,林子星落寞一笑,份外凄苦,似是对叶易安说话,又似是自言自语,“世人皆道金丹好,能成金丹有几人?烟火人生中只要能得一份平安喜乐,岂不就是人间天上,又何必舍本逐末,非要钻进这腌臜污浊、虎狼遍地的修行界中”

    伸手自袖中取出一张飞票塞到叶易安手中后,林子星也不等叶易安说什么,只是催他快走。

    就在这时,林子月无声的站起来向自己房间走去,林子星的话以及林子月的这个举动似是开了一个阀门,膳堂之中顿时响起一片老弱及童子的哭声,无依无靠,无路可走,这哭声只让人肝肠寸断。

    叶易安看了看手中数额为五百贯的飞票,再听到这样孤苦无依的哭声,什么也没说起身便走,只不过他走的却不是来时的路。

    上山八个月之后才知道林子月是住在什么地方,眼见她都要进屋了还丝毫没有要回头的意思,叶易安刻意加重了脚步声。

    她是真没有听到自己跟在她身后?还是已经心灰到什么都不在意了?

    两个小周天就是一百天,距离上次那个月夜已是近三个月了,这三个月中他在刻苦修炼,分心无术,却没想到阴阳炉外的凤歌山居然有了这么大变化。

    林子月终于转过身来,却是连话都不想说一句,只是冷冷的看着叶易安。

    “入山八个月以来……”开口说了这么一句,叶易安突然觉得现在还说这种客套话实在很没意思,索性一顿之后直接迎着林子月的眸子沉声道:“要解决凤歌山如今的困境,我倒是有些想法”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喧哗之声,分明是有人在起争执。

    “所谓的通牒不是还有十天?天机谷,欺人太甚!”听到这争执之声,刚才还是一副颓废模样的林子月蓦然变了,似乎整个人在刹那间化为了一柄绝世名剑,锋芒毕露,森冷寒意逼人而来。

    随后便见一道蒙着青色光晕的暗红剑影破空而出,直向争执处而去,正是林子月的法器桃木剑。

    窗在前方,破窗

    墙在前方,破墙

    桃木剑一路狂飙,其间不避不让,连破九窗十一墙,尽显一往无前的刚烈。

    叶易安从这一剑的锋芒中看出的却是林子月面临绝境时所做的回应——宁折不弯,宁死不辱。

    连片窗倒墙塌的杂声与漫天而起的尘灰过后,叶易安一眼看到了院落的前厅,其间所有的阻碍均已被林如月适才的锋芒一剑破去。

    桃木剑被挡住了,挡住它的是一柄辟邪铃

    林子星的辟邪铃

    剑下站着三人,面如土色,眼神僵直,这一剑虽然没有要他们的命,却吓破了他们的胆。

    “叶……叶兄弟,你在就好”三人中的那个团团脸青年看到了叶易安,颤抖着声音招呼,“方公子在哪儿?这两位此来绝无恶意,他们只是来寻方公子的”

    桃木剑电射而回,而后便听“嘭”的一声摔门巨响,林子月消失在了她的房中。

    “公子,公子,老奴可算找到你了”

    叶易安回头,小胖子正气喘吁吁的站在他身后,看着一地的废墟,目瞪口呆。

    “方公子”叫了小胖子一句后,叶易安嘿嘿一笑,迈步走到林子月房门前曲指叩了叩,等了一会儿见无人开门,他索性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

    “好,我就信你一回,按你说的办”

    “你应该信我,试试总不会有什么坏处”

    结束与林子月之间的谈话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了。

    看到林子月眼中重又泛起的神采,叶易安居然有些微微的欣喜。

    一个把自己伪装成很强大的柔弱女子背负着沉重的宿命艰难前行,受了无数委屈,吃了无数苦之后却依然难逃悲剧的结局——这实在是太沉重了,无论谁都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故事在自己面前上演吧。

    说完事情转身要走时,林子月却叫住了他,“事情重大,这样的事情我也没做过,主意既然是你出的,你就随我一起去”

    要重回襄州城!这个可不在叶易安的计划内,眉头微微皱起,“有林兄……”

    “不行,虽说天机谷通牒中给了十天时间,但难保这帮鼠辈不会耍什么阴谋诡计,师兄要留在山中坐镇”

    林子月清丽中自带着十分天生妩媚的眼睛盯死在叶易安身上,语气硬的不容拒绝,“老娘让你去你就去,此次若你的主意真能管用,以后这凤歌山就算你一个了”

    这才真是万言万当,不如一缄哪!叶易安沉吟了很短的时间后迎住林子月的眼神,“若此次凤歌山能化险为夷,你需教我黑符箓术,不得藏私”

    你是伪灵根,要学术法何用?这样的话林子月根本就没问,抬手在虚空中重重向下一压,脆声道:“好,就依你”

    事关凤歌山之存亡,林子月的着急可想而知。说定之后马上就要走,根本不容拒绝。

    叶易安匆匆回了一趟借住的房间,此去襄州城他总要带些东西,至少告身要带上,否则连城都进不了。

    此时小胖子与那两个前来寻他的家人正在房中说话,见叶易安收拾东西,小胖子顿时蹿上来,“收拾东西干吗?你要去哪儿?”

    林子月就在外面立等,叶易安此时也没时间弄清楚这位方公子究竟是那家公子了,只随口回了一句,“襄州”

    “我也要回,正好跟你一起”小胖子眼睛眨巴眨巴的,“我在兰山精舍看到好几个修行者出门都是飞来飞去的,你也带我飞一回,要不以后就再也没机会了”

    叶易安急着要走,小胖子黏糊着非要跟他一起,怎么说都不听。

    到后来见不是个事儿,叶易安抬起腿一脚踢在小胖子满是肥肉的屁股上,“我现在都飞不起来,怎么带你飞,别挡道”

    那两个来寻小胖子的仆人见状立时拍案而起,怒目瞪着叶易安。

    但让他们吃惊的是在家里活生生是混世魔王的小胖子挨了这一脚后却是若无其事。

    这还是我家少爷嘛?

    眼见粘不住,就在叶易安走到房门口时,小胖子蓦然喊道:“我爹是襄州别驾,只要你带我飞一回,不管你到襄州要办什么事,我都能帮着通通路子”

    别驾,乃是一州之中仅次于刺史的二号人物,这小胖子果然有些来历。

    见叶易安的脚步顿了顿,小胖子顿时颠颠儿的跑过来,涎脸道:“你去襄州不也得有个跑腿的?一回,就飞一回”

    见叶易安还是不松口,小胖子真急了,“我这一回去,以后再也跑不出来了,就咱俩这交情,你看着办吧”

    叶易安看了看眼睛骨溜溜乱转的小胖子,压低声音问了一句,“你爹真是别驾?”

    闻言,小胖子头点的鸡啄米也似,“如假包换,在襄州,他说话,管用!”

    叶易安听完也不说什么,只是斜眼瞅着小胖子。

    也不知是这小胖子心思敏捷还是以前遇到过同样的情况,一下子就读懂了叶易安的眼神,肉手把个胸脯拍的震天响,“别看他是襄州别驾,在家里也得听我奶奶的,我奶奶……哼……那得看我怎么说。只要你们不杀人放火,都能用得上我”

    叶易安再无废话,“走,让你飞”

    朝屋里嚷嚷了一句话,小胖子屁颠屁颠的跟着叶易安出了门,等那两个别驾府的家人追出来时,一眼看到林子月,双腿猛然就是一颤。

    林子月早已等的不耐,叶易安不等她开口先指了指小胖子,“他爹是襄州别驾,带着他用得上”

    “我爹是别驾,是别驾”小胖子一边频频点头,一边不断往林子月身后瞅,分明是在寻她的法器。

    林子月皱皱眉头,转身就去找林子星。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后,凤歌山顶两道蒙蒙青光驭空而起,直上苍穹碧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