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人间天国 > 第51章 凤歌山顶
    言如意手中那前两层的《蛹蝶秘法》究竟是怎么来的?

    是不知道还是不愿说?看言如意的表现,分明是知道却不愿说,这中间又有什么样的故事与秘密?回衙时,叶易安不断的想着这个问题,却终因知道的太少,即便想猜测也无从猜起,一切只能留待以后看能否揭出谜底了。

    浩浩荡荡前往福泽粥场,却又一无所获的无功而返。入城之后,叶易安没急着回衙,直接将队伍带到了望江楼,连排的席面开出去,鸡鸭鱼肉流水般的送上来,一顿大吃大喝之后,众捕快们有些低迷的士气再次暴涨起来。

    宴饮之中,叶易安安抚过那十二个天机谷弟子后,便让刘班头亲自去将薛五叫了过来。

    薛五是襄州城中一个并不算太大的混混头子,他也是围在小胖子身边的那些混混头子中叶易安唯一瞧得上眼的一个,这厮能以不到二十六岁的年纪便在市井间混到如今地位,能力的确是有一些,恰好言如意的福泽漆器行就开在他的地盘内。

    叶易安找来薛五就只有一件事,在尽可能不惊动言如意的前提下全力搜集有关她的一切信息。

    今天叶易安出城时闹的动静实在太大,薛五来时心惊胆战,走时却是神清气爽,想着叶都头隐隐绰绰间许下的好处,他便是挣断脊梁经也得把这次的差事给办漂亮了。

    饮宴散了之后,叶易安将众捕快交给刘班头,着他们继续前几天的任务,纵然慢些,这次也一定要细致的将整个襄州州城给篦一遍,一应牛鬼蛇神可以先不捕拿,但州衙必须心中有数。

    安排交代完毕后,叶易安带着四护卫回了住处,关上门就开始操练言如意告知的几样《蛹蝶秘法》丹力运用法门——这也是她下的订金,想要人卖命,提前不给点好处怎么成。

    薄暮时分,叶易安方从操演的沉迷中醒过神来。这一下午是个异常愉悦的过程,惟其如此,他心中便愈发痛恨言无心,这么好的东西,为何这厮当初一点不说?

    与此同时,他也对宁无缺有了浓厚的兴趣,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有着怎样的过往?居然惊才绝艳到如此地步。

    收拾好心情之后,叶易安出门赶在最后的时刻之前离开了襄阳城,来到位于城郊的福泽粥场,这一次他没带作为护卫的天机谷弟子。

    见他到了,言如意也无多话,直接驱动法器,素白锦帕凌空驭出,片刻之后便已飞长成一块卧榻般大小形似飞毯的物事,缓缓飘降到两人膝前的位置停定。

    叶易安随着言如意走上去,随即飞毯腾空而起,在一片夜色中向南而行。

    言如意没有说话,叶易安也不开腔,没过多久,飞毯便到了一处山中。

    襄州城郊最有名的山当属立有堕泪碑的岘山。但若论山水清灵之胜,则要推鹿门山。自东汉末年著名隐士庞德公为躲避朝廷征召携家隐居于此以来,五百年间多有高士隐逸于此,遂使此山成为知名的隐逸胜地,亦使“鹿门高士傲帝王”的品评遍传天下。

    这是一座充满清灵秀逸的灵山,进入鹿门山未久言如意便降下了飞毯,小心翼翼驱动术法来到了一处位置极为隐蔽的院子外。

    隐身于一株高大浓密的乌桕树上居高临下向下探看,只见小院占地并不甚大,院内建筑的形制分明是寺观式样。看来与天下间各处山中的兰若野观实没什么区别。

    “此地便是广元上观,并不接纳香客,乃是神通道士们的居所”

    听了言如意这一句简短的解说,叶易安恍然。此前他第一次陪着林子月进入广元观时便曾疑惑未在其中见到一个神通道士,繁华的州城内分明也不适合神通道士们居住修炼。

    原来这些敕建道观是有上下之分,下观建在城中如常进行一切宗教事务,上观则隐于下观附近的清灵之地,专供神通道士们使用。如此正是两得其便,至于上下观之间的这点距离,对于神通道士们而言又算得了什么?

    入则宁静,出则繁华,入世出世只在一念之间,道门还真是会占地方,好享受啊。

    “你要对付的是鹰面人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

    “放心,他们会来此地的”

    正在这时,下方原本一片静谧的院子中忽然出现了几点烛火,山林的空旷使这几点烛火的光亮愈显熹微,微光之中便见四个穿着杏黄法衣的神通道士从一间殿宇中走出,四人之中尚有一个身着锦绣、身段飘逸的中年人。

    明显是处于被监视之中的中年人刚一走出殿宇便即停住了步子,而后又是吁气,又是遥望寂寥的山林夜空,看来真是孤寂萧瑟的很,这种环境,还有他的种种作为,也更增了其人的出尘气度。

    可惜隐隐绰绰的烛火实在太暗根本无法看清此人的面容,神通道士在侧又不便使用天眼术法窥看,否则就连叶易安也好奇月夜山林,广元上观中,这个被囚禁着的风神出众的中年究竟是谁?

    中年人虚空遥望了一阵儿后继续缓步前行,看样子分明是囚禁岁月中每日例行的放风。

    等了一会儿不见鹰面人来,叶易安轻声问道:“这人是谁?”

    问完许久却未见回答,叶易安扭头过去,言如意脸上的失神正好落入眼帘。

    又问了一遍,言如意方才醒过神来,蚊蚁般淡淡声道:“言无心”

    这是最出乎叶易安意料的回答,“怎么可能?”

    言如意的眼神猛然刺来,盯住叶易安灼灼生辉。

    叶易安迎住她的眼神没有半点闪避退缩,“我是说,若这人真是言无心,现今风声鹤唳之际,广元观岂能如此安排?”

    言如意的眼神在叶易安脸上停留许久后方才移开,“要擒住哈德木等人,言无心岂非就是最好的诱饵?此人无论体态身形,乃至神情意态都与言无心没什么区别。加之此前广元观与州衙共同签章发布的告示,虽然看不大清面容,但这人十有**当是言无心”

    “你见过言无心。你与他是什么关系?”叶易安问话很疾,不留思虑的时间。但问话的声音却很轻柔,不欲使人生出戒备之心。

    主客易位,这一回却是叶易安紧盯住言如意不放。虽然从外表上看不出什么端倪,但叶易安心底却能明晰的感受到她的不正常。

    对于面如春水,心狡如狐的言如意来说,这样的时刻,这样的机会真是太难得了。

    言如意没有说话,身子微微一退,面部一偏,顿时便将一双眼睛藏进了浓浓夜色中。

    可惜!叶易安扼腕叹息,心底冒出诸多言如意与言无心关系的猜度,却都挡在了那一双红眼睛上,遂就使得这个问题愈发的扑朔迷离起来。

    但适才他也有了一个重大收获,即可以确定的说,言如意与言无心之间必然关系匪浅。甚至可以断言,言如意当也是言家余孽无疑。

    沉默中又等了近半个时辰的时间,依然不见鹰面人来,而那“言无心”则在四个神通道人的夹持下重新回到出来时的殿宇。

    鹰面人没来!

    叶易安扭头看去,言如意皱着眉头,显然如今的场面让她感到意外。

    片刻之后,言如意招呼叶易安下了乌桕树。

    远离开广元上观,就在叶易安以为今晚之事到此结束时,言如意却又将法器召了出来,“上”

    飞毯腾空而起后一路向神龙岭飞去,沉默之中叶易安渐渐发现了不对。

    言如意此去的方向分明就是凤歌山。

    飞毯最终停在了凤歌山的山腰处,距离山顶不远不近。言如意收了法器后一言不发,径直上山,叶易安落后半步,心中尽是疑惑。

    她到凤歌山来干什么?

    不一时到了山顶,此时夜色已深,凤歌山顶的院落笼罩在一片寂静之中,偶有夜虫鸣叫,看来再正常不过了。

    “此间乃是凤歌山,前方院落中有一处天生五行绝地与灵眼共生的阴阳炉——那是一间黑石筑成的屋子,哈德木五兄弟便在那黑石屋中,你可准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