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人间天国 > 第73章 江湖啊,江湖
    目睹此状叶易安愈发小心,悄无声息的来到小窗前向外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两个身影,随后,又有一人从厢房中走出来。

    三人的装束是一身黑,就连脸上都用黑布蒙着,这样的扮相委实太江湖了,是组团来偷盗劫舍的毛贼?但他们从不同的屋里出来时却分明没拿任何财物。

    第三人出屋之后先向另两人摇了摇头,许是已经确定院中无人的缘故,这厮没什么顾忌的开了口,“不对啊,咱们从望江楼一路跟到这里,分明见他进了院子,怎会没人?”

    另两人亦是疑惑,其中一个似是自言自语道:“莫非他用术法遁走了?”

    闻言,与他站在一起的黑衣蒙面人顿时摇头,“没了州衙副都头的身份,他有多大胆子敢在州城内擅用术法?再说,上次在城外龙王庙围剿那十二个大乱州城的贼辈时咱们都是亲眼见过的,他的修行境界不过灵丹期,我等三人谁也不比他差。全力戒备之下,他纵然敢用术法,其丹力波动岂能尽数逃过我三人的探查?”

    “那……”

    这三人还在满头雾水不知叶易安为什么凭空消失了时,叶易安却已从对话中查知了他们的来历。

    当日龙王庙围剿魔门徒众乃是三派合力的结果,天机谷、红枫小筑与兰山精舍俱都参与其中,撇掉天机谷,这三人只能是红枫小筑或者兰山精舍的出身,只不过此时还难确认罢了。

    商量了一会儿未有结果,三人随即驱动丹力对整个小院做了一番全面探查,意图感应搜索出最细微的丹力波动。

    探查的结果自然是一无所获,但他们这种举动却让叶易安的眼神猛然一缩。

    不管他们是出自红枫小筑还是兰山精舍,都为散修无疑。以如此身份却敢毫无顾忌的在州城之内驱动丹力而丝毫无惧于丹元镜,这……说明了什么?

    叶易安静静的站在窗后,心中既冰且冷,冰冷之中又有浓烈杀意悄然涌现。

    亲身搜索与丹力探查俱都无功而返之后,黑衣蒙面的三人尽管疑惑难消却也想不出更好的法子了,又等了一会儿后,终于商量着先行撤回,明日再动手也不迟。

    身体全然笼罩在黑色护盾中的叶易安远远跟着三人,借着房舍树木的遮蔽一路到了州城最大的三江客栈,随后又伏于房脊之上目睹三人进了客栈最后部一个单独的院落。

    三人推门进入其中一间房屋的同时,叶易安驱动缩地成寸术法直接到了这间房屋的后窗处。

    身怀红雪镜可遮蔽丹元镜的标注,复有丹力护盾可遮蔽驱动术法时的丹力波动,在房屋鳞次栉比的襄州城内,叶易安已然化身为暗夜精灵。

    静静的立于窗外,透过半开的雕花窗户向屋内看去,第一眼,叶易安就看到了一个熟人——脾气很大心眼却很小的红枫小筑大管事阴无咎。

    三个黑衣蒙面人进屋,阴无咎放下手中茶盏沉声问道:“伏杀可得手了?”

    一门之内一人之下的人物居然被一个毛头小子呼来喝去,随意驱遣。阴无咎忍叶易安已经很久了,对于一个自视甚高又气量不大的人,这种忍耐无疑是种煎熬。可惜叶易安前有州衙副都头的身份,后有五派中实力最强的天机谷支持唱和,此前纵有万般不愿不甘,他也只能忍着,

    这次叶易安官职被道门给剥掉,又有天机谷自作孽去攻灭巴王门。广元观内新主持散修界事务的清云道长杀伐果断,处理天机谷时一并对与其眉来眼去的叶易安下达了追杀令,闻此消息,阴无咎只觉胸中憋屈已久的一口恶气终于吐了出来。

    杀叶易安既能消除胸中一口恶气,又能彻底斩断天机谷与州衙的联系,不给这落水狗任何一丝翻身的希望,何乐而不为?

    可惜的是自官职被剥之后,叶易安便一直杳无音讯,遂使追杀令始终落不到实处。功夫不负有心人,现在他终于出现,阴无咎再也忍不住了,他要亲赴第一线,亲手布置对叶易安的伏杀,第一个知道这毛头小子伏尸授首的消息。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兔崽子,襄州散修界还远未到你能做主的时候。乱出风头是要付出代价的。

    阴无咎话音方落的同时,后窗外丹力护盾中的叶易安已自袖里乾坤中掏出****。待那三个黑衣蒙面人开始解释事情原委时,他已在默诵云文,手掐指诀,步罡踏斗。

    手足口的配合完毕,一张符图悄然从叶易安袖中飘飞而出,与白符箓术符图抵近目标之后方才自燃不同,这张黑符箓术中的炎火符图方一离袖随即无风自燃。

    符图燃尽,随着一声轻微的爆鸣声响,房屋上空毫无征兆的陡然出现一个大如水缸般的烈烈火球。

    夜幕使这个硕大的火球份外耀眼夺目,恰如彗星扫过天际,仅仅一瞬之间,火球便挟带着撕裂空气的尖啸声向阴无咎四人所在的房屋重轰下去。

    瓦片铺成的屋顶在这样的黑符箓术攻击下脆薄如纸,穿透、轰击、爆裂,这一道炎火符攻击一如那次在龙王庙剿灭魔门徒众般快捷,流畅,声威夺人。

    随着大火球在屋内彻底爆裂,夜色下三江客栈最后一进院落内仿佛在瞬间同时点燃了一大堆焰火,夜空都为之一亮,流光璀璨,美不胜收。

    可惜叶易安却无法欣赏如斯美景,适才那张符图自燃的同时,他已开始了再次步罡踏斗的行符。

    当满身狼狈到极点,分明已遭重创的阴无咎勉力从已被彻底抹去的火焰废墟中驭器腾空而起时,叶易安的第二道炎火符堪堪行符完毕。

    目睹又一张符图几乎就在自己身前自燃,腾身而上的阴无咎甚至顾不上细看叶易安一眼,老鼠眼差点瞪出眼眶的同时,身周的丹力护盾毫光爆闪,此时此刻,素来最好装为高人风范的他真是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

    尽管他那丹力护盾放出的毫光色彩已是深碧染白,尽管他的修行境界已经到了灵丹期第三重天,但其仅凭丹力驱动的护盾与法器依然不足以完全抵挡可借天地自然之力为我所用的黑符箓术。

    符图自燃完毕,又一个连珠大火球虚空显现,直接轰上了阴无咎的丹力护盾及法器。

    护盾瞬间破裂,法器直接被轰飞,刚刚被轰上来的阴无咎转眼又被轰了下去,重重砸在地上。

    当叶易安一步步走到阴无咎面前时,鼻间清晰的闻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烤肉气息。不过灵丹期第三重天的修行境界毕竟不是白给,接连遭遇两道灵丹期炎火符术攻击之后,他居然还能吊住一口气不死。

    低头看看已经没了人模样的阴无咎一眼后,叶易安用仅只两人可听到的声音轻轻的,柔柔的说了一句,“瞑目吧,我是叶易安”

    说完,他便轻轻的抬起脚来,一寸一寸下落,最终盖住了阴无咎满是惊骇、不解与恐惧的双眼。最终的最终,叶易安脚下发力重重的蹍了下去。

    当他抬起脚时,即便阴无咎他妈妈在这里,也全然无法认出儿子了。

    收回脚,叶易安驭出法器转身向房屋废墟走去。

    那三个黑衣蒙面人的修行境界虽比叶易安高些,却还没高到阴无咎那等地步,陡然遭遇同为灵丹期修行者的黑符箓术偷袭,虽然还没死绝,却再无丝毫战力可言,便是站起来都难。

    他们恐惧,他们渴望求生,同时他们也有着至死难解的疑惑——符箓修士的行符绝非一蹴而就,而且必然伴随着丹力波动,所以这本是根本不可能被用于偷袭的术法。但这厮却是以黑符箓术偷袭,而且居然还成功了?!

    三人的恐惧与哀求对于经历过黑狱锤炼的叶易安毫无用处,杀人者人恒杀之,这是命,如果不能逆命,就该认命,这也是叶易安心中的道,如果有一天他为人所杀,临死之前他或许会叹息,会遗憾,却绝不会后悔、抱怨,更不会哀求乞命。

    修行界是人间世的镜像,修行者的世界是另一个江湖,与人间世中的江湖相比,这里争斗的方式虽有不同,但遵循的法则却没什么两样,同样的铁血,同样的冷酷。

    出来混,终归是要还的!

    真实的江湖里没有那么多意外的传说!

    叶易安很冷静的面对着三人,很冷静的驭出法器,然后他依旧很冷静的控驭圆月弯刀砍下了三颗血淋淋脑袋。

    没有恶心,没有呕吐,更没有什么杀人后的不适,他仅仅只是不想给这三人第二次伏杀他的机会而已。

    然后的然后,当圆月弯刀上的最后一滴鲜血滑落时,叶易安收刀,转身,走人。

    他要赶在广元上观的道士们到来之前,去往下一个目标。

    再次驱动缩地成寸术法,这一遭叶易安直接遁出了州城,一路来到了鹿门山,当广元上观已然在望时,他寻觅了一处僻静的藏身地边修炼恢复丹力,边安静的等待。

    等待的时间挺长,几乎是整整一夜,其间叶易安曾于离离的树叶间看到有七八个神通道人从城内驭器返回广元上观。

    夜晚离山,想必他们是去处理三江客栈的案子吧。作为襄州最大最兴隆的客栈,三江客栈自然也占据着州城最核心的位置,适才的袭杀时间虽短,但两道炎火符闹出的动静着实不小,除此之外还要算上必然会有来看热闹的人发现阴无咎四人被杀后引发的动荡波澜。

    刚刚平静了两个月的州城再度于最繁华处发生这样离奇的凶案,代替清风接手这一块事务的清云必定会很恼火吧,刚刚握手言和的州衙与广元观又会因为这件明显不是普通人能干出的恶性凶杀案而生出怎样的龌龊?

    当这些念头浮现出来时,叶易安浅浅的笑了笑,清云……等着我,这是命啊!

    一夜的等待,终于在天边微露晨曦的时刻结束了。当隐藏于鹿门山深处的广元上观内敲响悠远出尘的早课钟声时,叶易安起身驱动丹力护盾向观内潜去。

    神通道人也是道人,既在道观之中哪怕只是做做样子早课晚课的诵经总是免不得的,这个时间正是潜入广元上观的最佳时刻。

    叶易安绷紧身上的每一条神经,远远避开有整齐而清朗诵经声传出的经堂,小心翼翼往膳堂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