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人间天国 > 第98章 快战,血杀
    叶易安身周呈现出澄澈深碧之色的丹力护盾方一显现,追踪设伏之人知道行迹已为叶易安所察,当下也不再藏匿行迹,霎时间,樵径周边陡然现出四个人来。

    因叶易安太警觉,四人布设的禁制尚未最后完成,是以现身出来后并未立刻攻击。

    几乎与四人现身的同时,叶易安已经驭出了裂天斩鬼刀,向樵径正前方那人劈面攻去。

    此番叶易安毫无保留,这还是他自得了裂天斩鬼刀后第一次的全丹力攻击。

    当此时也,修行境界大跃升的威能在对法器进行全丹力的催动下被展现的淋漓尽致,裂天斩鬼刀几乎在被驭出的同时便已暴涨数倍,恢复到叶易安初发现它时那般的大小。

    其刀比之叶易安更长,刀身之宽不啻于大户人家的半扇门板,原本朴拙的暗沉刀身随着全丹力的催动赫然激变为丹力护盾一样的澄澈深碧之色。

    山中樵径本就逼窄,裂天斩鬼刀却又如此巨大,至其驭出,竟是森森然将小径上方的一角天空都给遮蔽了,刀身之下无论草木山石尽多呈现出幽幽碧色。

    叶易安与人争斗时素来求的就是一个快字,此番被人伏击时更是将此追求到了极致。他深知此时唯有快,更快方能在以弱对强时打破敌人的节奏和从容布置,进而寻觅到新的变数。

    是以四人方一显现,甚至连正面那人长什么摸样都没完全看清楚时叶易安便已出手,急驭出的裂天斩鬼刀在全丹力催动下绽放着森森碧毫电闪雷鸣般向当面那人凌空劈去。

    设伏意图围攻击杀叶易安的四人因此前两度见过他出手,是以对其修行境界有所把握,并自信以他四人必定能够吃死叶易安,没料到设伏的最后阶段却是变数迭出。

    先是叶易安不知为何居然提前发现了他们的设伏,虽然只是数十弹指之差,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然则就是这放在平常看来毫厘般的差别,此刻却使得他们的禁制未能完全布设完毕。

    四人仓促现身,正忙于禁制的完善时。料定中陡然被围后必定采取守势的叶易安却一毫一秒都不曾耽搁的发动了堪称旋风般的攻击。

    伏杀一次又一次脱离提前设想的安排,四人中与叶易安当面那人正急补禁制时,头顶天空猛然一黯,霸气凌厉到简直让人感觉蛮横的裂天斩鬼刀已然以电闪之势当头劈下。

    这名心思全在禁制上的伏杀者仓促间驱动的丹力护盾还未全部显现完成,裂天斩鬼刀已碧森森劈进了他的大好头颅。

    几乎没有任何声响,几乎只是眼皮一眨的时间,这个与叶易安当面设伏者的身体已从头至裆整齐平滑的左右分开,此人分向两侧的两只眼内眼珠甚至还动了动,似在疑惑视角怎么突然变的如此奇怪,下一刻,他就看到了自己身体中部因为高压而狂飙出的鲜血,这也是他人生中看到的最后一幕画面。

    第一名设伏者被叶易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之势劈为两半,满腔子的鲜血****高飙,落下时已是一片殷红血雨。

    便在这血雾所化的蒙蒙血雨中,毫无一丝迟疑的叶易安急驭裂天斩鬼刀向左侧第二名设伏者劈去。

    快!

    极快!

    快到目不暇接!

    心神犹在狂震中的第二名设伏者丹力护盾刚刚成形,头顶已然一黯,碧森森裂天斩鬼刀当头重劈在那同样呈现出澄澈深碧的丹力护盾上。

    呈现出同一颜色的细碎丹力流波四下飞溅中,未能一举劈碎丹力护盾的裂天斩鬼刀蓦然上扬的同时,刀身之上居然发出了一声清越似龙吟般的长啸,此啸与鹰面人浮雕千狼柱的影狼狂嚎颇有相似之处,其声无闻,却专在听者心湖中炸响。

    长啸声中,裂天斩鬼刀长度惊人的刀刃上悄然浮现出一缕暗红,这缕暗红的颜色虽不够深纯,显现面积也极小,但当其呈现出来时,霸刀周遭的空气都陡然翻起了一片热浪。

    瞬间功夫完成这些激变后,碧森森裂天斩鬼刀带着一线暗红再度重劈向第二名设伏者那摇动仍未结束的丹力护盾。

    从丹力护盾呈现出的颜色来看,第二名设伏者的修行境界实与此时的叶易安乃是同一等级,都为灵丹期第二重天。然则,完成激变的裂天斩鬼刀却在第二次重劈中,挟长啸之狂猛霸气以暗红刀刃硬生生切进丹力护盾。

    切入之后,裂天斩鬼刀的硕大刀身便开始急速震颤,霎时间,第二名设伏者正强力维持的丹力护盾在震荡中轰然碎裂,化散为无数玉屑般的丹力流波。

    随着裂天斩鬼刀再一次的凌厉下压,适才那蓬血雨还未完全落尽时,第二蓬满腔子的鲜血已在体内高压下逆冲狂飙。

    从四人仓促现身到现在,仅仅三刀的时间,其中两人已殒命当场,化为漫天血雨及四半整齐平滑的尸体。

    一则因为叶易安实在太快——反应快,出手更快;再则是因为太过于震惊,四人中的剩余两人竟然不及出手援助。

    怎么会这样?

    此前应他之召,兰山精舍、红枫小筑与天机谷三派联合会剿那十二个修行者逆贼时分明见过他叶易安出手,也判定出他的修行境界不过刚到灵丹期第一重天。从那是距今这才多长时间,怎么他的修行境界就生生超拔到了第二重天?

    这样的境界跃升简直闻所未闻,这么短的时间就是他有本事弄来足够多上品聚灵丹当炒胡豆吃,也没这么快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难倒他能刻意改变丹力护盾及护器毫光的颜色?只是……这怎么可能?

    怎么会这样?

    即便他的修行境界是灵丹期第二重天,第一个王灵运境界不及死的不冤,那第二个黄雨晨可是与他同样的灵丹期第二重天修行境界,且已撑起了丹力护盾,怎么会仅仅支撑了两刀就给生劈了。

    那件大到能砸死一头牛、碧森森的法器究竟是个什么凶物?叶易安这狠贼依仗着它居然能瞬杀同一境界之修行者?

    怎么……会这样?

    这些无比震惊的念头在剩余两人脑海中霹雳般闪过,只是他们却没有任何时间来揣摩原因。因为叶易安刚才的攻击杀人实在太凌厉凶霸,懵头后终于清醒过来的两人做出的第一动作竟然不是合力攻击,而是在驱动丹力护盾的同时驭出法器以防护之势虚悬于丹力护盾之前。

    就此两人还有些不放心,也或许只是下意识的反应,两人在做着这些防护布置时不约而同的相互靠拢。

    至于防止叶易安逃脱的禁制……现在简直就是个笑话。

    终于靠拢到一起后,气势已被叶易安所夺的两人终于安心了不少,一边紧盯叶易安,一边急召本为以防万一而埋伏在渔梁渡附近的同伙。

    他们还有余党!

    看到这一幕,叶易安急驭裂天斩鬼刀向第三人劈去,这一回,攻击之声势与气势比之适才的两次更为凌厉。

    那两人面对劈面而来的碧森森裂天斩鬼刀居然身子猛然一颤,随即,丹力护盾与法器上皆是毫光暴盛,显然也如叶易安一样采用了全丹力驱动,只不过,他们是全丹力防护罢了。

    裂天斩鬼刀堪堪已到两人面前时,却突然凌空一沉,划出一道急速的弧线调头而回,随即就见叶易安足踏法器驭空而起,哈哈大笑声中飞过樵径一侧之山丘,观其去向分明是襄州城。

    叶易安走时的大笑让两人脸上一红。

    急慌慌驭器腾空,等两人飞至山丘上空时,正好见到驭器降落在山丘另一侧的叶易安驱动缩地成寸术法后虚化的身影。

    叶易安不是不想一举歼灭剩余两人,实在是快战,尤其是全丹力发动的快战消耗太大,刚才裂天斩鬼刀长啸并刀刃出现暗红之激变的那一刻,他的丹力几乎在瞬间被抽干,对于这等强度的快战实已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

    归根结底,修行者一切的根基仍在凝丹与丹力上,纵然裂天斩鬼刀这等已然显露出绝世名器气象的法器,其威能之发挥也不得不受限于叶易安的修行境界。

    在山丘另一侧驭器下降后,叶易安将要驱动缩地成寸术法遁走之前,复又驱动了第二层《蛹蝶秘法》丹力运用法门中的另一个辅助类小法门。

    此小法门名为“附尾”,其功效不在攻击,也不在防护,而是释出细微之丹力波动以供人追索。宁无缺当初创设这一法门的目的当是为了供同伴寻觅其踪迹的便利。

    毕竟《蛹蝶秘法》凝丹所具有的“吞噬”功能使得其修炼者行动间不会留下丹力波动,所以不得不创设这样一个对于别的修行者根本毫无功效的小法门。

    如今这个小法门却被叶易安全然变换了另一种用途。

    “附尾”驱动完毕后,叶易安淡淡一笑间,在那急急升空两人的凌空注视下,驱动缩地成寸术法虚化遁去。

    适才的斗法之后他已经认出这四人的来历,当日在襄州城外龙王庙共同会剿那十二个魔门余孽时,这四人中有两人都出现在兰山精舍的队伍中。

    昨天州衙才将阴南生与黄玉强的尸首烧为飞灰并张布了公告,今天他们就整出了这等无异于狗急跳墙的伏杀之举,看来兰山精舍与红枫小筑不仅乱了,而且是大乱到孤注一掷了。

    放出“附尾”之丹力波动后,不怕他们不循迹而来,经过刚才的伏杀失败后。这批人不管是想为黄玉强报仇还是想借杀他以凝聚人心进而稳定形势,就只剩衔尾追杀一条路,想必他们就是再蠢也该知道,若是这一次不能最终成功,以后可就再也没机会了。

    仅仅一盏茶功夫后,三阳生药铺最后一进院落中,于院中央负手而立的叶易安便迎来了意料之中的追杀者。

    这些人来的还真快!

    静静看着这七人将他团团围住后,叶易安轻轻一笑,向适才鹿门山中观测到他离去的那两人云淡风轻的招了招手。

    目睹此笑容,那两人心中猛然一跳,然则还不等他们有所反应,这个并不大的院落中陡然又多出十余人来,为首者正是此前两个多月中被他们追杀的如过街老鼠般的天机谷余孽陈方卓。

    世事无常如轮转,追杀者转眼之间便已成了被伏杀的猎物。

    兰山精舍七人面色大变,欲有所行动时,却发觉就在他们将叶易安困于其中的禁制之外,又多了一层更为坚厚的禁制。

    大禁制套着小禁制的最中心处,驱动出丹力护盾的叶易安再次招了招手,“且留一个活口,其他的……”

    后面的话叶易安没有再说,出口的只有一声幽幽叹息。

    陈方卓这些人人数虽然并不算太多,但战力却绝不容小觑。此前在凤歌山中伏杀两派门主阴南生与黄玉强时都如切瓜斩菜一般,此时要屠这七个心绪已乱的兰山精舍弟子,还真如苍鹰捕兔般没花费太多功夫。

    尤其是叶易安那句留一个活口的话,更在无形中动摇了七人的心志。

    若非七人中有三人竟然具有死志,负隅顽抗的很厉害,只怕结束的时间会更早,更快。

    大禁制之下,法器翻飞,丹力流波四溅,不时有残肢断臂及飙出的血雨落下,惨嚎之声更是不时响起,叶易安静静的站在这杀戮场的最中央,静静的目睹着死亡之舞就在身边上演,他的面容很平静,他的眼神比面容更平静。

    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前亡。修行界是另一个江湖,其中的修行者若不能真正远离纷争,那杀与被杀就是或许无可逃避的命运!

    杀戮之舞最终结束时,留下的那个活口恰是此前在鹿门山中未死的两人之一,当叶易安踏着一地淋漓的鲜血走到他面前,一脚将其踹翻,而后又将血迹猩红的脚重重踏上他的面庞时,这个兰山精舍弟子彻底崩溃了。

    他所交代的情况与叶易安预计的大同小异,黄玉强被杀、州衙文告一出后,兰山精舍立时大乱,但其毕竟是襄州修行界中历史最为悠久的门派,局势虽乱,却未曾彻底散掉。

    派中一位长老笼络住十余个核心弟子勉强维持了乱而不散的局面,也不知他们从何处得到消息,伏杀黄玉强乃是叶易安所为。为再度凝聚人心,此长老便有了今日的设伏之举。

    问清楚长老之所在后,叶易安收回脚看向陈方卓,“既然时机已到便无需再等。尔等收拾好此地残局,待我回来之后即刻前往兰山精舍”

    叶易安出门后直接到了州衙小胖子的公事房。

    听说叶易安要带他出去,且还交代必须穿着官服,小胖子顿时兴致高昂,“说,师父你要欺男,还是霸女?放心,就算不穿这身官衣,方小爷也兜得住”

    公事房中除了两人之外并无旁人,闻言,叶易安一脚踹在他那肥屁股上把嘴贱的小胖子给踹老实了,而后交代他去找几个公差,将孟浩然草庐中那个老人就地锁拿看守。

    至于理由——叶易安刚从他哪儿出来就遭到了伏杀,这岂非就是最好的理由!

    “仔细交代,这人我有大用,锁拿看守住后客气些,尤其是草庐中的东西一样都不能乱动”说话间,叶易安随手递过去一张飞票。

    这是给那些公差的,举凡他们一出动,手脚就干净不了,这是不能宣之于口却又约定俗成的规矩,叶易安无意破坏,小胖子也无意破坏,笑着接过飞票后出去了。

    不一时事情办妥,小胖子跟着叶易安到了三阳生药铺,见到陈方卓等人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再听说此去是要抄山,目标还是兰山精舍,小胖子顿时双眼圆睁,“这帮狗眼看人低的鸟人也有今日,师父,够意思,这仇报的爽利!”

    虽然从未说过,但小胖子直到如今也没忘了此前偷出家门寻觅仙缘时在兰山精舍所受的那些白眼委屈。

    正当叶易安带人欲走时,院门处一阵轻微的丹力波动中,虚相显现出来。而紧随其后出现的居然是广元观主虚生。

    叶易安转身制止住陈方卓等人满是戒备的举动时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眼神中的异样,这时,虚生已随着虚相已缓步走进了院子,浅浅一皱眉头,“好大的血腥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