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人间天国 > 第161章 秘辛
    言如意的心情更好了,就此轻拢裙裾在湖边坐了下来,“道门与我圣门自建立之初便纷争不断,道门所谓的御魔之战五百年前就已经开始了。双方斗的这么久,除了正面厮杀之外,其他手段自然也不可免。譬如用间”

    叶易安没有说话,静听言如意的叙说。

    “这数百年间道门不断安插人打入我圣门,圣门自然也不例外。林子月的祖父林一哲生于隋末乱世,父母早亡,若非被我外祖偶遇收留必死无疑。他修行天赋并不算上佳,但心性坚韧,知恩图报,所以很得我外祖看重,收在身边做了一个小书童,并将他引入了修行界”

    言如意说的是林一哲,叶易安却油然想到了自己,不过这只是心中一转的念头。

    “后来,我外祖继任木萨,再难闲云野鹤四处悠游,饮食起居以至于安全护卫也尽由总堂亲卫接手,林一哲这书童也就没了用武之地。那时他已长成,便自请要往中原做潜伏的内应。就这样他又重回关内,起行前就连林一哲这唐人名字也是出自我外祖”

    言如意的叙说很平静也很平淡,却幽幽然带来一股沉厚的古旧气息,“他本是中原人的面孔,再入榆关倒也顺利。他最初的打算是想要进入道门,无奈受限于天赋没能通过道门的测试。此后他在散修界中广泛交游,目的本是为我圣门收集信息,无意间却搏得急公好义的好声名和好人缘”

    “后来他在凤歌山偶然发现了这处无主的五行绝地,并且还伴生有阴阳炉。五行绝地可供我圣门修炼之用,至于更为难求的阴阳炉则可以支撑大传送法阵的运转,而襄州本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因为以上的缘故他就在此长居下来,至于凤歌山这个门派,不过是潜伏者的一种掩护手段罢了”

    说到这里关于林一哲的部分已经结束,因为早知道凤歌山与魔门必定渊源极深,所以叶易安听完也没觉得太意外,“十七年前收捕鹰面人兄弟那一夜,林一哲灵位前的焚香是你烧的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

    闻言,言如意稍稍一愣,“你除了心性坚韧之外,最大的忧长就是这细心了。不错,那三柱香正是我敬献的,对于圣门而言他是真正的义士”

    叶易安对此未予置评,只问道:“后来呢?”

    “自决定再入中原以来林一哲就只回过圣门两次,一次正是为了凤歌山,大传送法阵就是这一次布设下去的;至于第二次则是儿子出生之后,他的儿子,也就是林子月的父亲曾在圣门十年,那林如海的名字同样是出自我外祖”

    尘封已久的秘辛说到这里,叶易安只觉林中的气氛都猛然一紧,他疑惑了几近二十年的秘密终于要揭晓了。

    “林如海无论相貌心性皆酷肖其父,颇得家外祖爱重,若非林一哲突然身死,他原本应当在我圣门待的更久”

    听到这里,叶易安心头一动,“当年广元观清风曾说林一哲是死于御魔之战……”

    “他的确是死于道门所谓的御魔之战,不过却是死于背后的突袭,死于清心堂之手。道门清心堂实在不可小觑”

    又是清心堂!

    “五行绝地与阴阳炉意味着什么那些散修们或许还不清楚,但道门清心堂却是知之甚深,早在这两样广为人知之初,山南东道清心堂就对林一哲起了疑心,调查也就不可避免。虽然他们始终未能拿到确凿证据,但疑心却是越来越重”

    叶易安点点头。二十年前凤歌山顶,前天机谷意图吞并凤歌山的那一幕他可谓记忆犹新,当清风插手后,天机谷就曾直指林一哲父子与魔门不清不楚,既然这些散修门派的人都难免心中生疑继而传出种种流言,那清心堂若没有反应才是真奇怪了。

    “那一次所谓的御魔之战战况甚烈,林一哲又主动请缨到了一处关键之地,为防止他在阵前生乱,清心堂出了手,又为了向其他征召的散修们交代,他就成了奋勇死战的义烈之士。但林一哲真正的死因林如海却是知之甚清,身怀杀父之仇,他即请重回凤歌山。这一次,家外祖是力劝过的,可惜……”

    “此后十余年风平浪静,直到他成亲”

    说到这一句时,言如意的话和语气都太奇怪,叶易安接言道:“莫非林子月的母亲……”

    “盛氏本就是道门清心堂中人,除此之外她还是玄玉俗家侄女”

    这短短一句话中含蕴太多,真可谓奇峰突转,出人意表。刹那间叶易安想到了很多,譬如当初玄都观继来院优秀弟子那么多,玄玉为什么就认准了林子月?再譬如后来林子月心神崩溃之后,为何骆天赐一去报信玄玉就不惜弄出那么大阵仗急急来救?那时林子月还并未拜她为师,两人之间甚至连师徒名份都没有。以玄玉当时的反应来看,无论怎么解释都牵强的很——原来根子在这里!

    当然,他首先想到的却是放长线钓大鱼,又或将计就计。举凡像清心堂这样的所在,素来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这是一段扭曲的婚姻,同床异梦都不足以形容,当林如海发现盛氏的身份时他并未揭破,只是自此夫妻两人便相互提防,暗怀杀机”。

    想想林子月,叶易安终究忍不住发出一声深长的叹息,“那林子月……”

    “那是林如海还未曾发现盛氏真面目时的一个错误,这个女人当真是……够狠”

    话至此处,言如意莫名的沉吟了一会儿后才又继续说道:“林如海与盛氏这种各怀杀机的日子一直延续到言无心的出现”

    言如意说到言无心时比之十几年前坦然了许多,至少表面上已经听不出语气有什么异常。“这件事情太大,大到纵然所有的潜伏者全部暴露也绝不能让《太阴真经》落入道门之手。而唯一发现他踪迹的就是林如海”

    这番话中有颇多语焉不详之处,譬如言无心为什么要盗取《太阴真经》?为什么别人发现不了言无心的踪迹,林如海就能?但因为这些事情不涉林子月,叶易安也就没问。

    以言如意之心思玲珑,愿意说的自然会说,她若不说问也是枉然。

    至此,这段隐秘的陈年秘辛已经到了最关键的当口,言如意说话的声音都为之滞重起来,“那时又是一次道妖与我圣门的大战,正因为如此言无心才得以盗经并出逃,虽身负重伤却被他逃到了中原。随着这一消息传开,彼时正在河北道幽州参与战事的林如海与盛氏却被道门突然谴回”

    “既然当年言无心逃到中原时已身负重伤,为何最后死的却是林子月父母?”

    “盛氏并非死于言无心之手”

    “什么?”,霎时间叶易安只觉心底最深处陡然涌起一股冻彻心扉的冰寒。

    “当时林如海根本无法摆脱盛氏而独自搜寻言无心,所以当他发现言无心时,盛氏……就必须死”

    困惑了几近二十年的疑问终于揭出最后的谜底——对于当年的林子月而言,林一哲以及林如海夫妇在她心中的地位重到什么地步叶易安可谓知之甚深,当年在凤歌山顶,只为维护林一哲的声誉她就曾不惜一死,更何况这是她的父母。

    一直以来,在襄州散修界眼中夫唱妇随,宛若神仙眷侣一般让林子月无比自豪与骄傲的父母。

    当年林如海夫妇骤然身死,林子月以十五岁的稚龄独自扛起凤歌山,尽管艰难到已经扛不动却决不放弃,这力量与坚持的根源岂非就是因为凤歌山乃是她父母与祖父一手创立的基业。

    对于林子月来说这就是她的根,她宝贵到连一丝亵渎都不能容忍的无双珍宝。但是残酷的真相却将珍宝砸的粉碎,更彻底的掘断了她的根,掘断了她所有坚持、力量与信念之源。

    不是林子月太脆弱,而是那真相……太残忍!

    答案终于找到了,但得到答案的叶易安却没有半点欣喜。一时间乱林内落针可闻,沉默许久之后言如意才继续着最后的结局,“盛氏死于林如海之手,林如海却死在了言无心手中,唯一该庆幸的是林如海在临死之前终将消息传回了圣门”

    “言无心分明重伤……”

    不等叶易安的话说完,言如意已明其意,“自始至终,林如海始终能杀言无心,即便是在他被言无心偷袭之后”

    如果说之前是残忍,此刻就是诡异了,这也将叶易安异常纷乱的思绪拉了回来,“为什么?”

    这次是一段更长的沉默,言如意再开口时,不知是不是叶易安的错觉,仿佛她的声音蓦然变的飘忽起来,“林如海曾在我外祖身边一住十年,他与……言无意的母亲本就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他知道那个女人对言无心用情之深,他只是……想劝言无心回到那个女人身边”

    言无意与言如意本是血脉同出的姐弟,言无意的母亲岂非就是言如意的亲娘。这时,叶易安脑海中自然又浮现出当年塞外小谷楼宇中的那个女人,那个举手投足之间有着无限温婉,堪称风华绝代的女人。

    不是不能杀而是不愿杀!林如海与这个青梅竹马长大的女人之间又有什么秘密,以至于他宁愿死也不肯杀言如意母亲的情郎?

    疑惑并未解尽,但言如意却再没有要就此多说什么的意思了。

    乱林之中,水晶镜根据言如意的记忆演化出的江边沙洲上,叶易安与言如意一站一坐,各怀心事久久无言。

    也不知过了多久,言如意蓦然起身一步步走到叶易安面前,此时两人距离极近,言如意的双眼更是紧盯着叶易安,“十五年前我没有丝毫胁迫林子月,是她自己来找我追问林如海夫妇之死的真相,叶易安,我问你,我有什么错?”

    不等叶易安回答,言如意继又发问,语速明显加快,“她来之后没有问到的我一字也没有多说,凡她所问我都是据实相告,毫无一句虚言。叶易安,你说,我有什么错?”

    叶易安退后一步,“若非因为你,林子月又怎会想到要去追问林如海夫妇的真正死因?”

    闻听此语,言如意冷冷一笑,“你终究不是林如海的子女,林子月身为人子若连父母真正的死因都不得而知,岂不可悲?岂能无愧?”

    这时言如意猛然跨前一步,“若此刻林子月就在此地,若她心智恢复,她必不会怪我。叶易安,你又凭什么因此与我势成寇仇?”

    凭什么?又是一个凭什么,但这一回素来词锋甚利的叶易安却不知该如何回应。

    为人子女者却不知道父母的真实死因,的确算得是可悲,甚至……不孝吧。

    言如意与林如海夫妇之死没有任何关系,甚至对林一哲、林如海还不乏出于真心的敬重。以理度之,即便他是林子月,面对这样一个人告知了自己父母的真正死因的言如意,他能恨得起来吗?

    可以恨言无心,恨那个女人,恨道门,甚至是恨自己的父母,但恨言如意,凭什么?

    如果连林子月都没有要恨能恨言如意的理由,那自己又凭什么以此将言如意视如寇仇?

    凭什么?

    叶易安此时的无言以对让言如意刚才的沉闷滞重一扫而空,“这口气憋在我心里十五年了,今天终于一吐为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