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 > 第一千一百零六十章
    虽然知道孙珉宇他们在用餐结束后,还会去其他地方。

    但李泽晗他们觉得自己就算跟去了,估计也没法提供什么有效的帮助,甚至可能会因此而暴露。

    他们四人的组合还是比较显眼,他们又没有多少跟踪的经验。

    所以还是选择战略性撤退,让孙珉宇跟李知茵能有一些真正意义上的独处时间。

    不过在离开之前,崔秀英,sunny和江静妍一块为孙珉宇祈了下福。

    毕竟谁知道他们离开之后,单独留下面对李知茵的孙珉宇会碰上什么样的情况。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除了可能会在心灵上留下一些阴影之外,生命安全什么的,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虽然李泽晗他们离开的时候,孙珉宇内心的小人是做着尔康手,非常急切的想要挽留他们。

    但视线一触及到对面的李知茵,挽留的想法如同潮水般退去。

    第二天早上结束了结束查房,修改医嘱后,李泽晗就被金治雄催促着让他将孙珉宇叫到办公室去询问昨晚的后续情况。

    昨晚江静妍虽然有跟金治雄共享情报,但却恶趣味的只把孙珉宇的事情概括为一句话,那就是这又是一段孽缘,然后就不管金治雄怎么追问,都不再透露相关的信息。

    这可是把金治雄气的牙痒痒又无可奈何,被吊足了胃口,差点没有因此而失眠。

    至于为什么不找李泽晗和当事人孙珉宇了解情况,那是因为金治雄非常清楚李泽晗可是要比江静妍更加恶趣味的存在。

    去问他绝对是白费工夫,反而会让自己因为这事,被气的血压再创新高也说不定。

    而当事人孙珉宇,金治雄觉得自己的询问可能会在他的伤口上面撒盐,所以难得良心发现了一次,忍着没有去向其询问这件事。

    在回到李泽晗办公室没多久,江静妍也赶了过来。

    昨晚他们离开后的后续发展,她可不是一般的关心。

    跟金治雄一样,她也差点没有因为这事而失眠。

    “你们就不能像我一样,成熟稳重一点吗,这点事情都能把你们搞到差点失眠,以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怎么能放心的交给你们。”李泽晗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说道。

    “我和金科长不想多说什么,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你装B。”江静妍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是我们对你这不懂事的孩子的一种关爱,希望你能理解我们的苦心。”金治雄接腔说道。

    然后就用着关爱智障儿童的眼神看着李泽晗。

    “既然这样,那我该好好的想想该怎么回报科长你们的这份‘关爱’才行。”李泽晗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不用那么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不奢求回报。”金治雄摆摆手说道。

    “如果一个人做什么事情都贪图回报的话,那这个人可就没救了。”江静妍一本正经的说道。

    “没想我竟然还有能从你口中听到这样言论的一天。”李泽晗轻笑一声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在你眼中,我就是一个唯利是图的人吗。”江静妍直接一个抱枕甩了过去,咬牙说道。

    “虽然不是那样,但你也不像是会说出这样话的人。”李泽晗一边非常淡定的用手接住抱枕,一边说道。

    “我也这么觉得。”金治雄附和的点了点头。

    “金科长你的立场就不能坚定一点吗,每次都跟个墙头草一样,风往那边吹,你就往哪边倒。”江静妍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可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是站在你这边,也不想想自己昨晚都做了什么事情。”金治雄一副你心里难道就没有一点B数的表情说道。

    他可是没有忘记昨晚江静妍那样吊他胃口的事情,从昨晚开始就想着该如何让江静妍能深刻的反省自己犯下的这个‘错误’。

    江静妍还真的没法反驳金治雄这话,只能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将视线投向了李泽晗。

    “我已经发信息给珉宇了,现在就看他打算什么时候过来了。”李泽晗耸耸肩说道。

    “希望在咱们走了之后,珉宇没有遭遇什么让人惨不忍睹的情况。”江静妍在胸口划了个十字,做祈祷状说道。

    “既然能来医院上班,那应该没有碰到那样的情况。”李泽晗摸着下巴说道。

    “我怕的是他心里真的会留下阴影,你应该也有看到他昨晚离开时,看向咱们的那个绝望的眼神。”江静妍抚着脸,惆怅的说道。

    “那小子还没有脆弱到那种程度你就放心吧。”李泽晗摆摆手说道。

    “现在说再多也没用,待会他来了,咱们自然就有了答案。”还不清楚情况的金治雄不耐的说道。

    “说的到也是。”李泽晗点了点头。

    “话说你储物柜被你重新填满了没有?”江静妍往储物柜的方向看了一眼后,对着李泽晗问道。

    “你不提起这个,我还差点把我储物柜被你们掏空的事情给忘了。”李泽晗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说道。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我们也是为了给你提供一次性大量尝试新事物的机会。”金治雄大手一挥,义正言辞的说道。

    “如果想感谢我们的话,就去泡杯咖啡过来吧。”江静妍笑眯眯的说道。

    “你们的脸皮还真的是越来越厚了,竟然都让你们有了我会感谢你们的错觉。”李泽晗嗤笑一声说道。

    “你不会感谢我们,那是因为你小子并没有良心这东西。”金治雄表情高傲的说道。

    “说的好像不问自取的你们就有一样。”李泽晗不屑的说道。

    “既然双方都有着自己的观点,而这个问题咱们一时半会又没法得出答案,就暂时先略过,等咱们有时间的时候,再慢慢来进行辩论。”江静妍插科打诨的说道。

    而她心里所想的则是用时间来淡化掉这件事。

    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以李泽晗的性格,在原本就不打算跟他们计较的情况下,很快就会将其抛之脑后。

    看出了她的打算的李泽晗也没有多说什么,与其将时间浪费在这样没有营养的话题上面,还不如将时间留来做其他对他更有益的事情。

    “珉宇的那位相亲对象真人怎么样?资料上面的照片应该没有问题吧?”金治雄好奇的问道。

    现在不分男女,在拍照之后,都喜欢稍加修饰一下,导致现在的照骗情况越来越普遍。

    所以也难怪金治雄心里会有这么一个想法。

    “问题还是有的。”江静妍立马变脸,表情严肃的说道。

    “有什么问题?难道那真的是照骗,真人其实长得不怎么样?”金治雄赶紧追问道。

    他现在是继续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不然继续让好奇心作祟下去,他不敢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行为出来。

    “完全相反,真人要比资料上面的照片更好看一些,就绝对称得上是一个美女。”江静妍竖起了大拇指说道。

    “珉宇他爸妈可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李泽晗轻笑着说道。

    要知道他们那个圈子的长辈们,如果要给自己的子女后辈安排相亲这样的事情的话,那要考虑的情况可不是一般的多。

    利用照骗来蒙混过关这样的情况可是想都不要想,被发现的话,那后果可是很容易将自己的家人都给牵连进去。

    “那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才会让珉宇想要搅和这次的相亲?”金治雄皱着眉头问道。

    他的好奇心现在已经完全被李泽晗二人给勾了起来,甚至都已经有了一丝抓狂的迹象。

    “金科长你如果想要知道事情的经过的话,那该有点表示,毕竟这可是我们昨晚冒着极大的风险才了解到的情况。”江静妍搓了搓手指,一副你懂得的表情说道。

    那完全可以称之为猥琐的表情让李泽晗不由得转过了头,一副没眼看的样子。

    “神TM极大的风险,不就是从珉宇嘴里套话吗,你们能有什么风险。”金治雄直接拍桌,神情激动的说道。

    “金科长你注意点,这口水都喷出来了。”江静妍一边闪躲,一边有些惊慌的说道。

    “喷你们一身最好。”金治雄没好气的说道。

    不过他也控制了下自己的情绪,没有再继续表现的那么的激动。

    “真不知道金科长你那么激动干嘛,珉宇这次的情况你是不清楚,如果不是情况确实是比较紧急的话,想要从他那里套出话来可真心不容易。”江静妍见金治雄已经冷静了下来,就重新整理了思绪,开口道。

    “她就是想敲诈科长你一顿饭而已,就如她愿算了。”李泽晗开口说道。

    “得,请就请了。”金治雄揉了揉眉心说道。

    三人里面他年纪最大,职位最高,一块出去吃饭,由他请客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不过平日里他和江静妍都是抱着宰李泽晗这个大户的想法,统一了阵线,所以才大多都是李泽晗来请客。

    江静妍立马跟李泽晗来了个击掌。

    李泽晗可能不在乎这一餐半餐,但最近在存钱想要买一个心仪物件的江静妍可是非常的在乎,能省钱还能让自己美餐一顿,这样的机会当然是多多益善的好。

    “现在你们两个可以将事情说出来了吧,如果再耍什么滑头,那后果绝对不会是你们两个想要看到的。”金治雄带着警告意味的说道。

    “这个任务就交给静妍了,毕竟占得最多便宜的人是她。”李泽晗瞥了江静妍一眼说道。

    江静妍也没有反驳,清了清嗓子后,就开始将昨日了解到的情况,声情并茂,再加上少许加工的徐徐说了出来。

    这一过程中,金治雄是听的非常的认真,只是他那越发严肃的表情让李泽晗是非常好奇他现在想些什么。

    这件事情如果不是当事人的话,应该算是比较有趣的事情。

    李泽晗自认为自己的笑点算是比较高,但在听到这样的事情的时候,还是忍不住会露出笑意。

    金治雄听了之后,确实这样的反应,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问题。

    “金科长你这是怎么了?不会那么巧的,在听了之后,你才想起自己可能认识那位李知茵xi吧?”江静妍表情有些怪异的对着金治雄问道。

    “你怎么会有那么奇怪的想法?”金治雄疑惑的问道。

    “因为这件事情已经非常的狗血,就算再发生些更狗血的情况,我觉得自己也已经能内心毫无波动的坦然接受。”江静妍摊着手说道。

    “烦心,你所期盼的事情并不会发生,我跟那位李知茵xi绝对没有任何的关系。”金治雄翻了翻白眼说道。

    “那科长你刚刚怎么是那样的表情?”李泽晗开口询问到。

    “我是在想其他的事情。”金治雄耸耸肩说道。

    “什么事情?”江静妍直勾勾的看着金治雄问道。

    能让八卦程度不输给她的金治雄在听孙珉宇的狗血事件时分心的事情,应该不会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许能收获新的八卦趣闻也说不定。

    “我在为自己做完为什么不带上慧珍跟你们一块去,那样狗血的戏码,慧珍她一定会非常的感兴趣,没准到时候因为心情好,把我这个月被扣掉的那些零用钱都还给我也说不定。”金治雄低着头有些懊恼的说道。

    不过这话说出来后,他当即就反应了过来,貌似自己说出了一些不应该对李泽晗和江静妍这两个八卦分子知道的事情。

    当他有些僵硬的抬起头看向李泽晗和江静妍的时候,发现两人此时都用着让他毛骨悚然的眼神盯着他看着。

    这给他的感觉就如同自己是一头无助的羔羊,被两头饥饿的豺狼堵住了前后路。

    在这样的情况下,金治雄觉得自己该好好发挥一下自己那聪明的头脑,用最快的速度想出一个能应付这样情况的自救方法。

    而心动不如行动,他很快就开始运转自己的脑袋,打算不计脑细胞的耗费,想出办法。

    然后就直接无视了对他虎视眈眈的李泽晗和江静妍,自顾自的陷入了深思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