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你管这也叫金手指 > 第八十八章 心与坚冰
    (感谢腹黑禦姊的月票支持!谢谢兄弟!)

    意识到诊断结果后,这位年轻的王后顿时悲从心来,她捂着嘴,眼泪如断线的珍珠般大颗大颗落下,声音哽咽不清,“难、难道你也没办法了吗?”

    夏洛特不知该如何回答。

    办法自然是有的,而且以夏洛特今时今日的眼界,能想出的办法还不止一种。

    其一,找到一个掌管生命概念的神祗,自然能轻而易举地替伯伦特灌输生命,但这个根本不现实,夏洛特除非改换门庭,否则没哪个神祗会因夏洛特的请求出手。

    其二,自家姐姐希尔维亚身为幻之主,也能无中生有、颠倒乾坤,治疗伯伦特也不在话下。但这个想法同样不靠谱,要知道,夏洛特如今正在打探希尔维亚的下落。

    其三,星之主埃德温的预言法术能扭转因果,也能治疗伯伦特,可那位陛下已经陨落,自然也不现实。

    其四,时之主陆斯恩也掌握了扭转个人时间的超凡力量,可惜那是根源法术,夏洛特还无法掌握。

    最后,也是看上去最靠谱的一个,那就是克莱尔的血缘国度能吸收他人生命灌输给指定对象。但说实在的,从伯伦特的身体情况来看,他真不可能等到克莱尔。

    夏洛特连连想了好几个办法,却发现要么不现实、要么不应点,于是只得沉默地说道,“我没有治疗的办法,但我可以想办法联络克莱尔,只是……远隔重洋,传讯装置无法将消息传给克莱尔,这一来一去,我担心伯伦特坚持不到那个时候。”

    夏洛特实话实说,他如今的实力虽已算得上多元宇宙一流之列,但术业有专攻,对伯伦特的伤势还真没什么好办法。

    “怎么会!你可是被称为森罗万象的施法者啊!就不能将他冰封起来,再等克莱尔过来吗?”伊芙终于忍不住捂着脸哭了出来。

    冰封仅仅能降低细胞活力,但对生命力流逝几乎于事无补。

    夏洛特摇摇头,抱歉地垂下眼睑。

    伊芙的哭声似乎惊动了伯伦特,床上那个枯瘦的男人微微呻吟一声,睁开了朦胧的双眼。他先是虚弱地斥责,“伊芙,你哭什么,我还没死呢。”

    但当光泽黯淡的双眼重新聚焦后,苍白的脸上却露出了不自然的红润,他连连咳嗽,等伊芙帮他捋顺了气息,他才惊喜地拉住夏洛特的手,“老弟,你来啦!”

    “嗯,我来了,伯伦特表兄。”夏洛特不知该用何种表情面对伯伦特。

    伯伦特何等聪明,单从伊芙的哭泣和夏洛特沉默的表情中就猜出了结果,他似洒然似嘲讽地一笑,“从你的表情来看,我这是没救啦?”

    夏洛特不想欺骗他,轻轻说道,“希望渺茫。”

    “是吗?”伯伦特干瘪的唇苦涩地上翘,他吩咐伊芙去给他端水,然后对夏洛特说道,“我听说了你在北方冰原做的那些事,我早知道你迟早会走上了同样的道路,尽管那条路曲折痛苦,但也只能一往无前。现在,你大概能领会到王者的责任了吧?”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和我争强好胜?”夏洛特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可见伯伦特眼神认真,便不由自主地叹息道,“是,我领会到了。”

    说这话时,他居然有一种在茫茫沙漠中找到同行者的欣慰感,原本只能独自承受的重担和孤独,仿佛在这一叹之间被伯伦特分去了一半。

    可伯伦特却像是打了胜战般微笑,“抱歉,看样子你还是慢我一步。如今我可要卸下重担,重新变回那个没脸没皮的花花公子伯伦特啦。”

    “你在胡说什么啊?”说这话时,夏洛特满嘴都是苦涩。

    “你那是什么样子,一副误吃坏掉水果的模样。开心点吧,老弟,我啊,和你一样,大概根本就不想坐上什么王位,只不过是形势所迫、身不由己罢了。如今能卸下重担,重新做回自己,你应该替我开心才对。”末了,伯伦特还啧啧两声,“只可惜,你看样子还得沉沦挣扎多年啊!小心点了,老弟,别被那王座给吞噬,成了个不懂人心的怪物啊!”

    这时,他说起话来变得十分流利,原本干瘪的肌肤也多了几分光泽,看上去神采奕奕。夏洛特却心中悲伤,从刚刚的探查和如今伯伦特的表现来看,他只怕命不久矣,如今只是回光返照罢了。

    夏洛特强忍悲伤和他插科打诨,骂道,“说要我担起责任扮演王者的是你,说要我别变成怪物的也是你。你这家伙还和以前一样,总是自说自话、不知所云,那到底要我该怎么办才好?”

    伯伦特却拍了拍夏洛特的手,像哄当年的小兄弟般劝道,“别急、别急。我也是在这昏昏沉沉间才悟透这个道理。都说信仰有毒,王座又何尝不是?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你啊,可不能像以前我那样把心变成晒干的木头,得小心翼翼地把心放入坚冰里,平日里让它又冷又硬,但内在却又柔软热情,想要的时候将冰融化,重新启程时又把它冰封。那样的话,你才不会被王座吞了心,变成一个除了权势、力量之外一无所有的怪物啊。”

    “哼!”夏洛特冷哼一声,“这个道理我前阵子就明白了。”

    伯伦特却嗤笑一声,“你还差得远啦!夏洛特,越是柔软热情的心脏越是需要小心保护,从你进来到现在,我总感觉你像是戴上了一副空洞矫饰的假面,你以为那假面就是坚冰?未免也太瞧不起我的领悟了吧?”

    夏洛特沉默不语,伯伦特说得没错,这两年来他试图让自己变得沉稳冷漠,不知不觉间就配上了一副空洞矫饰的假面。

    “现在的你或许领悟不了,但我希望你未来在黑暗中摸不到方向时,能好好回忆起今天我对你说的话。做哥哥的没有你那份才能,大概也只能从人生领悟中给你一点小小忠告了。”

    伯伦特说得认真,但表情却带着嬉笑之色,这让他看上去居然年轻了好几岁,仿佛当年那个花花公子又回到了他的身上。

    这时,伊芙端来水,看到伯伦特那精神焕发的模样不由大为欣喜,她大概以为夏洛特使了什么非凡手段,连语气中都带上了几分喜悦,“伯伦特你好点了吗?在和夏洛特聊些什么呢?”

    “在给予、同时也为索取做铺垫呢!”伯伦特笑着说完,接过水润了润喉,放下水杯后,他的表情变得严肃,“夏洛特,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这一刻,说着要回到过去的他似乎又重新成了洛森特的那位智慧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