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零六章 招蜂引蝶
    善德女王幽幽一叹,双手揽住妹妹纤细的腰肢,尖俏的下颌搁在妹妹香肩上,美眸透过窗子凝望着外头波光粼粼的水面,可见到前方河道拐弯之处透过来的一角碧荷。

    “在这世道当中,女人从来都是附庸,即便贵如你我,又何尝不是男人权力之下的祭品?再是高高在上看似风光显赫的女人,追根究底,还是要嫁一个好男人。相对于朝中那些个大腹便便满脸油腻的伪君子,房俊已经是最好不过的选择了,若是易地而处,哪怕依旧还是那个新罗公主,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嫁过去……”

    男尊女卑,历来如此。

    再是卓越拔萃的女子,最终亦要依附于男人,否则便会成为权力盛宴当中的猎物,被男人们视为体现自身价值的华丽饰品,进而疯狂追逐,趋之若鹜。

    能够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寻找一个如意郎君,已然是不能更奢求的幸运……

    真德公主轻轻按住环绕交叠在小腹前的双手,美眸眨了眨,长长的睫毛俏皮的翕合几下,揶揄道:“为何姐姐总是在妹妹面前夸赞房俊的诸般好处?难不成,是姐姐自己看上了房俊,却又不得不将所有情感寄托在妹妹身上,一颗心也会随着妹妹嫁过去?”

    说完,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了话,吓得吐吐香舌,往姐姐怀里偎了偎。

    身为新罗女王,如今家国破碎,不得不辗转客居于长安,以身为质,保全新罗父老、王族宗祠,牺牲掉的是自己的自由和所有的憧憬。

    当然,还有那一份爱慕。

    自己无心的一番话,却极易在姐姐心口狠狠的戳上一刀,将内里的疼痛戳的鲜血直流……

    孰料,善德女王却并未有什么伤痛欲绝的神情,只是揽住她腰肢的手微微收紧,轻叹一声,柔声道:“人活于世,总是要背负沉重的负担,并且不得不为此而放弃一些美好的憧憬。有些人,有些事,终归是想得而不可得,有些时候,姐姐会想着自己多背负一些,多放弃一些,便能够让你得到的更多一些,更快乐一些……所以,要答应姐姐,一定要快快乐乐的生活着,你要记着,你得背负着姐姐的那一份快乐,一起的生活着。”

    轻柔的话语,面对命运无力的挣扎,好似一柄一柄无形的刀子狠狠的戳在真德公主的心口。

    她转过身,紧紧搂住善德女王的纤细优美的脖颈,将脸蛋儿埋在她的肩窝,放声大哭。

    这个任何时候都会将最好的东西留给她,宁愿自己去担负起所有沉重磨难的姐姐,是那样的令她心疼。

    然而,她什么都做不了。

    除去就像姐姐说的那样快乐的活下去,活出两个人的快乐……

    善德女王伸出手指,轻轻拭去真德公主娇嫩面颊上的晶莹的泪珠,爱怜万分道:“姐姐已经给你备好了嫁妆,绝对不会比那萧氏女的嫁妆差了,定要让你在房家挺的直腰杆,抬得起头。”

    这年头,女子嫁入夫家,除去娘家的权势地位之外,嫁妆的多寡更是决定了女子今后在夫家的地位,身为妾室,更是如此。

    当初善德女王带领半数族人迁来长安,一同将金氏王族数代积累的财富都带了过来,这一次真德公主出嫁,善德女王将很大一部分财富添入到了她的嫁妆里头,很是丰厚。

    真德公主摇摇头,泪眼婆娑的看着姐姐:“姐姐,我不要!那是咱们金氏王族数代积累之财富,岂能给了我那么多?姐姐还是多多留一些傍身才好。”

    善德女王轻笑一声,道:“傻丫头,休说是那些身外之物,若非内附大唐,即便是这王位迟早也是你的,姐姐无儿无女,难不成便宜了外人?况且,咱们身在长安寄人篱下,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手中钱财越多,便越是会引起贪婪之辈的觊觎,反而更容易出岔子。”

    真德公主依旧拒绝:“但是我已经出嫁,这些嫁妆都进了房家,如何对得起金氏王族的列祖列宗?”

    “呵呵!”

    善德女王手指轻点她的鼻尖,笑道:“你当房家是何等人家?房家世代清正、书香门第,乃是天下道德典范,世人所标榜钦慕。即便是房俊被称为‘棒槌’,亦更多是因其行事恣无忌惮,何曾听闻有过道德败坏之举?再者说,房家富可敌国,咱们这些财富放在新罗固然好似一座金山,但是人家房家未必就看在眼里,这些嫁妆现在是你的私产,将来亦会由你的子女继承,那不依旧归我们金氏王族的血脉所有?”

    “姐姐啊,又取笑人家……”

    真德公主扭了扭身子,娇羞不依,脸颊绯红。

    即便这位新罗公主性格飒爽,巾帼不让须眉,但说到底亦不过是一个黄花大闺女,谈及成亲生子之事,难免忸怩羞臊。

    两姐妹相互依偎,站在窗口,眺望着窗外曲江池的景致,与弯曲狭长的池水当中接天蔽日的荷叶相映成辉,俨然并蒂莲花,俏媚流芳。

    楼梯口传来一阵脚步轻响,须臾,一个女官快步走上来,敛裾施礼,神情之间有些慌乱:“王上,后卫将军裴行方求见。”

    姊妹两个顿时一愣……

    善德女王将揽住妹妹腰肢的纤手松开,端庄秀美的面容有些阴沉。

    真德公主则修眉微挑,不悦道:“这人何以这般没脸没皮?这些时日天天到此求见,姐姐已经拒了他数次,却还要这般死缠烂打,当真是没脸没皮,这般龌蹉之人,也配称为世家子弟?简直丢尽了祖宗的脸!”

    后卫将军裴行方,出身河东裴氏,名门望族之后。

    不过他最显赫的身份并非来自于裴氏,他们父子只不过是河东裴氏庞大族系当中的一个偏支,更未有什么显赫的功绩谈得上光耀门楣,更多的荣耀以及权力则是来自于他的母族——上柱国、荆州刺史、杞国公窦毅,生有三子两女,其中一女嫁给唐国公李渊,生太子建成、李二陛下、齐王元吉,另一女嫁给怀义郡公裴弘策,育有一子裴行方,忝为后卫将军。

    论起来,这裴行方与李二陛下乃是两姨兄弟,太穆皇后与其妹感情甚笃,连带着爱屋及乌,当年李渊尚未起兵称帝,唐国公府便如裴行方自家一般,随意进出,与太子建成、齐王元吉甚为交好,但玄武门之时裴家保持中立,未曾参与其中,李二陛下亦未曾苛待于裴弘策、裴行方父子。

    ……

    善德女王秀眉紧蹙,心下为难。

    裴行方这人权势不大,但身世显赫,与皇家关系即为亲近,等闲岂是她这等内附之臣可以招惹?

    但是此然厚颜无耻,垂涎于自己的美色几次三番前来骚扰,实在是令她烦不胜烦……

    瞅了一眼忿忿不平的妹妹,心中一动,便对那女官说道:“你且去告诉他,就说我今日身体不适,偶染风寒,待到病体痊愈,在设宴款待。”

    女官迟疑了一下,未敢多说,颔首道:“喏!”

    转身退下。

    真德公主的担忧与那女官一般无二:“姐姐,纵然今日推脱,可那厮寡廉鲜耻、死缠烂打,迟早是要予以解决,否则这般拖延下去,于姐姐的名声实有大大的损害。”

    此前长安权贵的目光都集中在真德公主身上,如今真德公主与房俊定下婚事,给他们个天做胆子也不敢再打真德公主的主意,结果这些人既觊觎美色,又贪恋新罗王族的财富,便盯上了善德女王……

    男尊女卑的世界观,总是对男人颇多宽容,对女子却诸般挑剔。

    那裴行方若是时常出入此间,必有风言风语传出,却大多数人都会认为裴行方倜傥风流,而善德女王却是招蜂引蝶。

    善德女王却并未显现多少忧虑,轻笑道:“妹妹放心,姐姐自有解决之法。”

    真德公主还欲再问,却被善德女王推着她往外走,柔声道:“过几日便是七月初七,这芙蓉园里里外外都将人满为患,你还是趁着这几日消停,赶紧去城南昆明池便的集市里走走,采购一些西域亦或是南洋的稀罕物什,以便填一填你的嫁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