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 第4395章 廖梅英的危机感
    “小娟那个狐狸精跟廖梅英差不多,别的不会,就是会装,会在男人跟前装,低眉顺眼的样子,我瞧着就恼火!”刘氏道。

    李母道:“你恼火又能咋样?男人吃那一套啊,我家绣心敢跟永仙吵嘴,可廖梅英敢吗?她不敢,也不会,所以永仙才觉着廖梅英顺从啊!”

    “如今,幸好我家绣心肚子争气,生了个修儿,又刚怀上了二胎。”

    “若是绣心没有这俩孩子傍身,估计廖梅英使点手段,早就把绣心给赶走了!”李母心有余悸的道。

    刘氏点点头,“也幸好这个廖梅英还没有怀上,说来也奇怪哈,她进门都大半年了呢,还没怀上,莫不是不能生啊……”

    是夜,当刘氏跟李母躺在一块儿悄悄谈论廖梅英是不是不能生娃的同时,前院的廖梅英也躺在床上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肚子。

    进门都大半年了,没少跟永仙行夫妻之礼,可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李绣心的二胎都怀上了,自己还是腹中空空。

    再这么下去,李绣心的孩子越生越多,自己膝下空空,老杨家的长辈们肯定会不满的。

    之前经营的各方关系,也会随着这没有子嗣而渐渐变淡,咋整?

    总得想个法子啊……

    翻来覆去了大半宿,廖梅英打算明日回趟娘家。

    年前跟永仙一块儿回去送年节礼的时候,娘和嫂子就把她拉到隔壁屋子询问了这方面的情况。

    当时她还有些不好意思,说是成亲时候短,急不来。

    现在李绣心二胎都有了,不得不急了。

    嗯,明日回趟娘家,小住几日,最好让娘去私下里请个大夫来瞧瞧。

    在老杨家,她可不敢随便请大夫来瞧,到时候大夫还没走呢,风言风语就要传遍全村。

    还是回娘家去,悄悄的看大夫,吃药,来得稳妥。

    隔天,廖梅英如往常一样的赶在李绣心和金氏她们起床之前便起身了,她先是去池塘那块洗衣裳,然后去菜园子里摘了一把菜薹,回到家中把衣裳晾开便开始烧早饭。

    上昼也是如常的来道后院陪伴谭氏,帮谭氏收拾东屋,回到前院给金氏晾晒屋子里的被褥和鞋子啥的。

    李绣心母女两个一直待在屋子里照看修儿,杨永仙温书,一切如常。

    即便廖梅英心中想要回娘家,却一句都没提。

    一直熬到晌午之后戏台子那边开唱了,周边村子里的人也来了,廖梅英跟杨永仙这提出想去看会戏。

    杨永仙便准了,心疼她一直都在家里忙着伺候一家老小,戏都唱了好几天了都没得去看。

    杨永仙还额外拿了二十文钱来给李绣心,让她在看戏的地方买点油条和麻花打打牙祭。

    可是不到一刻钟,廖梅英就回来了,回来后把一只油纸包抱着的麻花轻轻放到杨永仙的书桌上,自己便坐到床边去了。

    杨永仙一直在看书,看着看着,突然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儿。

    这一抬头,视线便从麻花转移到了床边侧身坐着,正垂着头发呆的廖梅英的身上。

    “绣心,你怎么了?怎么回来后就郁郁寡欢的样子?”杨永仙问道。

    李绣心扭过头来,一双眼睛通红,显然是哭过的样子。

    杨永仙更诧了,忙地放下手里的毛笔起身来到床边,“怎么还哭了?看戏看得不开心?还是跟谁置气了?”

    话刚问出口,杨永仙就觉得自己此问是多余的,因为廖梅英不是李绣心,廖梅英的脾气好,跟谁都是和和气气的。

    “到底怎么了?跟为夫说说。”杨永仙再次道。

    廖梅英啜泣了声,跟杨永仙这道:“先前在戏台子那碰到了一个娘家那边的熟人,跟我说,说我娘前几日生病了,我有些挂念我娘,可咱家这边又忙,我抽不出空回去看望她,心里自责,所以就掉了几滴眼泪。”

    她说完,赶紧抬手擦掉脸上的泪珠,站起身来,强颜欢笑道:“永仙,你看了一上昼的书想必饿坏了吧?我去烧晌午饭……”

    杨永仙却握住她的手,“我不饿,你坐下歇息,我去叫绣心烧。”

    廖梅英摇头:“这咋成呢?绣心要照料修儿……”

    杨永仙打断廖梅英的话:“她娘不是来了么?”

    杨永仙转身走向门口,拉开屋门的当口,对面李绣心那屋的门也开了。

    李绣心腰间系着一条围裙,手里拿着一只碗,碗里装着几只鸡蛋刚好从屋里出来。

    在她身后,李母抱着修儿跟在后面,修儿的手里还拿着一只拨浪鼓在耍。

    四目相遇,李绣心怔了下,随即跟杨永仙这莞尔一笑。

    “饿坏了吧?我去烧饭,我娘专门从家里带来的鸡蛋,攒了好久的,她这个都舍不得吃呢,晌午我给你和修儿做荷包蛋吃。”撂下这话,李绣心步伐轻快的往灶房那边去了。

    望着李绣心的背影,杨永仙心里涌上一阵欣慰。

    因为她终于肯主动的去灶房烧饭了,而且还给他煮荷包蛋吃。

    正愣了下,杨永仙突然想起自己开门的目的,他忙地喊住李绣心:“绣心,等一下。”

    “怎么了?”李绣心转过身来,笑吟吟望着杨永仙,问。

    杨永仙道:“晌午别打我和梅英的米了,她要回娘家去看望她娘,她娘生病了,我得去送送她。”

    李绣心讶了下,随即笑了笑,“好,那等你夜里回来我再给你做荷包蛋。”说罢,转身进了灶房。

    杨永仙笑了笑,又朝对面屋子里的李母那里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也转身回了自己屋子。

    “梅英,收拾下东西,我送你回娘家去。”杨永仙进屋就道。

    廖梅英心中一喜,她要的正是这个结果。

    “永仙,你那么忙,争分夺秒的看书,我咋能耽误你呢?我自个走回去吧……”

    “说什么呢,你是我媳妇,送媳妇回娘家天经地义,再说了,你还是正月初三回娘家拜年的,这都小半个月没回去了,是时候回去看看了。”他又道。

    廖梅英露出感激的笑,道:“那我收拾几件换洗的衣裳,回去了,我担心我娘会留我在娘家小住两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