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武逆焚天 > 第二千七百五十七章 我不需要
“南面的通道走不通了,必须要改变方向,我们只能闯一闯东面的城门了!”
左风虽心中万般无奈,可却仍然还是咬着牙发出了命令,在他身边的同伴,并没有任何反对。左宰和琥珀两人,在听到左风的命令后,便已经先一步转变方向,立刻转向了东面。
而那些交易行的武者,此时却都露出了迟疑之色,他们对左风的信任,一个是因为对方的协助,才使得大家得以突出重围。另外一个原因,便是琳智向大家发出的命令。可这些却不足以让他们对左风言听计从,毕竟他们并不清楚左风的底细和目的。
周围那些武者的担心和怀疑,琳智心中又岂会没有,只不过他并未立刻表露,而是默认了队伍跟随左风等人转向东部,随即才开口说道:“我不管你们有什么打算,我是一定要尽快离开卫城,如今每多停留片刻,我和我的人便有可能遭遇巨大的危险。”
目光在丁豪身上掠过,最后琳智依旧望着左风,说道:“若是你们打算与敌人玩捉迷藏,那么恕我不能奉陪了,我们立刻就打算离城。”
她的话说完之后,根本就不给左风开口的机会,便直接命令手下人,说道:“所有人继续朝南走,利用那条通道离开内城,不要理他们。”
得到琳智的命令,那些本来还在犹豫不决的交易行武者,此时再无半点犹豫,齐齐应诺一声后,便迅速的调转方向。
眼看着两支队伍分道扬镳,丁豪心中一片焦急,大声喊道:“小智,我兄弟不会骗你的,千万不要往南去了,那边必然会有危险的。”
听到丁豪的喊话,琳智身体不禁一僵,身边的武者立刻都跟着停了下来。琳智双目微微发红,似乎眼眶中还有着些许雾气,她轻咬银牙说道:“你兄弟当然不会骗我,骗我的只有你而已,也只有你才能将我骗的如此苦,如今还来装什么好人,我……不……需……要!”
最后四个字铿锵有力,几乎是一字一顿的喊出,当她声音落下的时候,便已经毫不犹豫的向前冲去。那些交易行的武者,到底还是训练有素,虽然琳智转身先行,可是看上去却仿佛整个队伍一同向前移动。
怔怔的站在原地,丁豪望着远去人群中琳智的身影,仿佛有无数的刀子同时从各个方向刺入自己的心头。他有无数的话想要说,可是到了口边,却好像连说出一个字的力气都没有。
一只温暖的手掌,轻轻的放在丁豪的肩头,那种熟悉又亲切的感觉,让丁豪感到自己仿佛恢复了一些力气。
“我该怎么办,我知道你选择避开那个方向,必然是有危险的,可是我却偏偏无法阻止她。”丁豪声音干哑的开口,仿佛说话的是一名百岁老者般。
笑着摇了摇头,左风开口说道:“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对方已有了决断,偏又对我们心有芥蒂,就算强迫他们跟着我们一同行动,最后仍不免会有如此结局。”
听了左风之言,丁豪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可随即他就双目一瞪,猛的抬起双手抓住左风的肩膀,说道:“你早就知道他们会与我们分道,为何不帮我劝说,难道你早就打算放弃琳智了么?”
丁豪本不怀疑左风,可是在听了对方之前那番话后,却是分明有这个意思。
苦笑着摆了摆手,左风伸手抓住丁豪的手腕,示意其冷静一点,并解释道:“误会,这纯粹是一个误会。如果我真的打算放弃她,现在应该尽快离开才对。
要知道我们这些人,早些时候还是有办法离城的,哪怕就是刚刚,只要不出手掺和到多宝交易行的事,我们仍旧有很大的把握离城。你看我和大家目送着琳智离开,却始终没挪半步,不正是为了琳智嘛。”
只因为关心则乱,此刻听了左风的解释,丁豪也立刻反应了过来。
“既然你对他们不会放弃,那为什么又要任由她带人离开,我们现在的情况本就很糟糕,她若再次陷入重围,我们想救她将会更难了。”
丁豪心中不解,他不明白左风既然没有放弃琳智等人的打算,为什么又不阻拦对方离开。
面对丁豪的疑惑,左风却是先重重的叹了口气,随即说道:“你的脑子是真的彻底乱了,其中缘故刚刚也解释过,如果不让它们去碰碰,他们始终都不会真正的信任我们。
在如今的卫城,让我带着一支始终保持戒心的队伍,如何能将他们带到安全地方。而且我们自己一盘散沙,反而给敌人以可乘之机,如果是那样的话我首先要考虑身边的同伴,起码我要对他们负责。”
循着左风的目光,丁豪看向了左宰、琥珀、逆风、闪姬和暴雪,显然丁豪这番话说的并没有什么问题。
这一次丁豪并未表现的如之前那般激动,反而极为认真的说道:“你的话没有错,你的选择更没有错。咱们兄弟一场,你帮我救出了师父,这份情我无论如何都会记得,不过今生可能无法报答,不过我想你也不会怪我的。”
话到最后,丁豪咧嘴微微一笑,说道:“不管如何,我欠琳智实在太多,哪怕她就是去送死,我也会舍命相陪,希望你不要阻止我!”
只不过丁豪还未转身,便被左风的手死死的按住,根本不给其开口的机会,左风便说道:“你怎么就如此急不可耐的去送死,刚刚也是这样,根本不给我机会好好说清楚,也不给我机会布置妥当。
就是你的一次冲动,会给我们这些人带来无法估量的危险,若只是一心想死我不拦着你,可若是你想救人,那就在这里安安静静的听我把话说完。”
被左风劈头盖脸的训斥了一顿,丁豪整个人反倒冷静下来,只不过他望着左风,仍然充满了不解。
没有迟疑,左风立刻解释道:“我先后两次调整方向,是因为我察觉到有人暗中布局,表面上是在对付琳智,实际上却是冲着我来的。此人正是伯卡,看现在的情势发展,伯卡的布局显然要超出我原本的估计。
不过贲霄阁和城卫军的力量,可不是他所能够轻易使用的,相信他也是玩儿了一些花招,就像利用这满城的妖兽一样,他也是在利用各方势力。咱们越是在这个时候,越需要保持清醒,如此再看眼前的形势,就不会像你那么悲观了。”
话到此处,左风朝向着远处琳智离开的方向指了指,说道:“咱们之前一直保持低空飞行,这样不光灵力消耗的少,也更容易隐蔽身形。那么你没有注意到,琳智等人离开后不久,气息便如消失一般,那说明他们已经完全落地,凭借双脚在赶路了。”
刚刚所见的一幕犹在眼前,丁豪立刻便回忆起来,双目也不禁微微亮了起来。
见此情景,左风继续说道:“这说明琳智并不是完全不信我的话,只是心中持有怀疑,只要她保持着小心翼翼的前行,其实并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对方不明情况,当然会用十分招摇的方式赶路,反观琳智他们会小心隐蔽行藏。琳智等人会在真正遭遇前,发现对方的存在,当她看清楚前方的情形后,应该会知道如何选择的。”
本来丁豪充满疑惑,如今听了这些后他终于完全明白。他之前对左风并无任何不满,毕竟对方为了帮助自己救人,明知道是个圈套,仍然选择一脚踩进去,换做任何人做到这个份上,都可以说是仁至义尽。
所以左风放任琳智离开,这对于左风来说并无任何不妥,而丁豪只不过是因个人感情,无法眼看着琳智送死。
可现在他才终于明白,左风从始至终,都未曾放弃过琳智,甚至在琳智等人说了那番让人心冷之言后,左风仍然为了自己选择帮助琳智。
看着丁豪双目泛红,嘴巴张张合合却是说不出话来,左风笑着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肩头,说道:“都是自家兄弟,就别想的太多,只要还有希望,我也不会让你抱憾终身,更不可能眼看着你去送死。
只不过眼前的形势非常微妙,伯卡的安排我虽然并不清楚细节,也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手段。但是看现在的情况,他应该已经开始利用各方势力,开始对我们展开围堵,我甚至怀疑咱们这些人,已经在其布置的包围圈之中。”
“那我们该如何做,这包围圈是针对我们的,可是现在卫城之中,应该无人能够战胜这位前辈吧。”
丁豪在说话之时,忍不住将目光投向了闪姬,刚刚的战斗他清楚的看到,育气中期用尽全部手段的琳鹄,再加上一个凝念三级的伯卡,都无法奈何琳智,他想不出卫城还有谁是其对手。
摇了摇头,左风面上露出一丝苦笑,同时说道:“你太小看贲霄阁的实力了,琳鹄只不过是小阁主,带着的手下又少。那位阁主吴天的修为虽然只有育气巅峰,可是战力却绝对要超过伯卡,在加上另外一名小阁主曾寒,还有一众贲霄阁武者,情势绝不像你想的那么乐观。”
不光是丁豪,众人听完左风的分析后,一个个脸色也都阴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