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电影的世界 > 第70章 老爸来了
    “队长,救我!”

    “安心地去吧!闭上眼睛,我现在为你放血,这样你会走得畅快些。”长头发的队长平静地说着,双手拿起一根尖锐的铁管,迅速插入躺在床上家伙脖子上的大动脉,床上家伙的痛觉神经已被切除,倒也没有感觉到多大的痛楚,只是心脏很快就因为供氧不足而停止了工作,脸色渐白,很快就失去了呼吸。

    “把他抬走。”队长向身后的两名手下挥手说道,这才转头问一起回来的那个家伙:“什么人干的?”

    “几个小警察,只是巧合,对方突然要查我们俩的身份,然后就冲突起来了。”被队长问话的家伙低着头答道。

    原来他们两个正是跟徐一锋、李天隼、李家俊枪战的家伙,刚刚被队长放血挂掉的家伙却是被徐一锋打中了两枪胸口,身体虽然没有痛苦,但是子弹确确实实地破坏了他的内脏,能撑着回来已是生命力旺盛。

    “小警察?巧合?”队长阴着一张老脸:“几个巧合的小警察就让我的两名爱将一死一重伤,查,快给我查一下这几个小警察,如果港岛都是这种小警察,我们的计划还这么运行?”

    “明白!”队长身侧的一名队员迅速答道。

    “还有,来而不往非礼也,也给我送一份大礼给这些港岛警察。”队长低着头深思了一下后,挥了挥手道。

    ……

    “林院长,我儿子没什么事吧、会不会有后遗症,有什么事你直接跟我说,我要知道全部的情况。”徐一锋中枪的事终究没能瞒得住莎莲娜,很快包括李天隼跟李家俊在内的三人,全部被莎莲娜强制带到她的私人医院检查了一遍。

    “从CT扫描的结果看来,第一、第三根肋骨有一些重创的裂缝,保险起见,先住院观察几天吧!”院长虽然是莎莲娜公司高薪聘请回来的,但是看到老板娘这么紧张,搞得医院上下都紧张了起来,管他伤得重不重,留院谨慎观察总没大错。

    “好好,住院观察。”莎莲娜想都不想就应了下来。

    “妈,不用的,我就是一点小伤,过几天也就恢复了。”徐一锋瞪了那个院长一眼,低声地向莎莲娜说道。

    “谁说是小伤,中枪是小伤?你这几天不用回警务处上班了,安心在医院养伤,妈咪帮你请假。”莎莲娜强硬地反对道,商界女强人的风范展露无遗。

    徐一锋赶紧望向李天隼、李家俊跟陈祖名,这三个家伙全部耸了耸肩膀,一副爱莫能助的姿态,他们可不敢惹生气时候的莎莲娜。

    “你看他们三个干什么?”莎莲娜看到徐一锋无奈的表情笑骂道:“他们三个也要留院察看。”

    “啊!!!我们没有受伤的。”陈祖名赶紧跳起来摇手道:“莎夫人您看,我没有中枪的。”这家伙还傻愣愣地转了一圈,让莎莲娜看他没有受伤。

    莎莲娜冷冷地瞪着陈祖名:“作为好朋友,你们没有受伤,不该留在医院陪一锋吗?特别是你这个小猴子,我听说一锋是赴你的邀请才出事的?”

    “吓——!”陈祖名呆住了,这都能怪到我头上,李天隼与李家俊很识相地望着天花板不说话,护犊子的女人真是太恐怖了,他们怕被莎莲娜揪到什么小辫子。

    “怎么样?大家都没什么大碍吧?”一个脚步声从远到近地传了过来。

    “朱标,你是怎么管你管区的,我儿子在尖沙咀遭受匪徒枪击了你知不知道?”莎莲娜原本还想给朱华标面子,等没人的之后再说他几句,看到朱华标并不是很着急的态度,莎莲娜忍不住劈头盖脸地斥道。

    “……”朱华标看到莎莲娜也在,眼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他听手下的人报到说中枪的是徐sir儿子的时候,就吓了一大跳,何况还涉及到湾仔署长李鹰、警务处行动部李文彬、警务处管理部陈家驹这些大佬的儿子,朱华标也是心惊胆颤,担心是什么针对警队高层的大阴谋。

    “莎夫人您好!”朱华标迅速扫了一眼房间,没有看到徐一凡,悄然松了一口气。

    “莎夫人,请您放心,这个案子我一定会彻查,势必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别看朱华标现在已经贵为尖沙咀警署的署长,看到莎莲娜照样要低头,没有办法,莎莲娜公司是整个警队的财神爷,有时候警队跟财政司申请预算,还不如跟莎莲娜公司申请来得方便简单。

    “妈咪,朱sir可能要问我几个有关案子的事,您先回去吧,我有事给你电话好不好?”徐一锋担心莎莲娜说重话,搞僵跟朱华标的关系,赶紧开口说道。

    莎莲娜抬头看了徐一锋一眼,一眼就识穿了徐一锋的那一点小心思,狠瞪了朱华标一眼,不想让自己儿子为难,正要回避一下,突然看到门口站着一个黑口黑面的家伙。

    是我们的徐sir。

    徐一凡板着双手,一双眼睛审视地冷冷看着房间里面的所有人。

    “一凡,你来了!阿锋他们几个遭受匪徒枪击,你赶紧查一下怎么回事?”莎莲娜惊喜地向徐一凡快步走了过去。

    徐一凡看到莎莲娜脸色缓和了一些,伸手握住自己老婆的手掌,莎莲娜的手掌很是冰凉,看来徐一锋中枪真的吓到她了。

    徐一凡拍了拍莎莲娜的手背,示意自己搞定。

    “怎么回事?谁能给我说说?”徐一凡嘴里虽然这样问,眼睛却直盯着朱华标,徐一锋毕竟是在朱华标的地盘出事的。

    “徐sir晚上好!”朱华标看到徐一凡出现,先是立正,敬了一个标准的警礼,眼睛有些狂热。

    朱华标没得挑,他本来就是行动派上位到一署之长,以前又是徐一凡亲信手下,从上任之初就被管理部的人定性为行动部派系了,幸好朱华标是徐一凡的忠实粉丝,也乐得如此,理所当然地成为徐一凡派系的重要力量,但是他实际没为徐一凡做多少事,朱华标希望借这件事好好表现一番。

    “徐sir,我来之前已经封锁了尖沙咀的全部码头,还有各大机场大巴,只要对方还在港岛,我一定以最快的速度把人揪出来。”朱华标信誓旦旦地说道。

    “徐sir,朱sir,这两个人有些古怪,要小心应对。”徐一锋迟疑地有些吞吞吐吐说着。

    “什么意思?”徐一凡皱眉,他最讨厌这种模糊的感觉。

    “徐sir,是这样的,我们跟对方枪战的时候,我打中了对方一枪,一锋也射中了对方两枪,但是对方好像没什么感觉似的,而且对方的作战意识非常强,训练有素,好像军人一样。”李天隼忍不住说道。

    “会不会是穿着避弹衣?”朱华标问道。

    “绝对不会,我是近距离射击,亲眼看到子弹穿过了地方身体。”徐一锋肯定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