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唐时月 > 第374章 菜谱
        想到就去做,李丰满从来都是这么雷厉风行的人,做起事来从不拖拖拉拉。

    找晋阳公主借了笔墨纸砚,刷刷几笔下去,将小咸菜,小笼包还有水煎包、东坡肉以及小炒肉、炖羊排的制作方法尽数写于纸上。

    这些,都是晋阳公主与轻寒几个丫头以前在涪川时最喜欢吃的几道早点与菜肴。

    “这是几道菜谱,殿下可找一个信得过的厨师试着去烹饪,万一微臣事忙不能时常入宫,殿下还有几个小丫头也不至于会饿到肚子。”

    李丰满将纸上的墨迹吹干,双手将菜谱递给晋阳公主。

    正如他所言,以后开了饭店,办了学堂,他的时间只会是越来越紧张,肯定不能天天到宫里来探视,几个孩子还好,白天去幼儿园还能解解馋,晋阳公主不宜出宫,想要吃到一些可口的饭菜,也就只能依靠这些菜谱了。

    晋阳公主心生暖意,李丰满一开口她就知道太子哥哥这样做完全是在为她考虑。

    “多谢大哥,只是这菜谱若是外传,怕是会对大哥的酒肆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吧?”

    “要不还是算了吧,其实宫里的御厨也并没有那般不堪,他们做出来的饭菜,勉强也能入口。”

    晋阳公主虽不是厨子,可是也知道菜谱这种东西对于一个厨师的重要性,那就好比将军于之兵书,武人于之武技,都是极为隐密的东西,很多人都是一代一代父传子了传孙地往下承传,很少会有人将之外传。

    “无妨的。”李丰满不以为意地轻摇了摇头:“微臣的脑子里菜谱何止千万,区区几道小菜还动不了我的根本,殿下无须在意。”

    晋阳公主满眼小星星地看着李丰满,太子哥哥吹牛批的样子好帅气。

    伸双手将菜谱接过,晋阳公主再次出声道谢,然后慎重地将菜谱交给身边的小娥,并交待她认真学习,切不可外传。

    立政殿因为是先皇后长孙氏的居所,长孙皇后本身就擅烹饪,所以就在立政殿中设立了一个小厨房,锅碗瓢勺一应厨具都很齐全,有时候晋阳公主不想吃御厨的膳食时,就会由小娥亲自下手给她做一些简单的饮食。

    或是因为天性,小娥也很喜欢摆弄厨房里的锅锅铲铲,做出来的饭菜虽不比御厨那般精致,却也别有一番风味。这两天晋阳公主所吃的药膳,就是小娥亲自下手准备。

    李丰满抬头看了一眼小娥,淡声道:“先自己做着试试,搞不懂或是做不成的话,下次我再来时可以随时问我。”

    在李丰满看来,小娥也算是有些天赋,勉强可以一用。

    “多谢殿下,多谢县候大人,奴婢一定用心去学,绝不会让殿下与县候大人失望!”

    小娥激动得差点就跪在了地上,手里紧紧地捏着那份菜谱,信誓旦旦地锵声向晋阳公主与李丰满保证着,在她的心里,能够跟着前太子爷学习厨艺,这可是大造化。

    李丰满的手艺小娥已经不止一次领教过,心中佩服崇拜不已,若是她能掌握住这菜谱上的几道菜式,将来也算是有了一技之长,就算是出了宫或是嫁了人,也能为她带来天大的益处。

    厨师的身份虽上不得台面,可是小娥本身就是一个奴婢,在她的眼中,但凡有一技之长,就是安身立命之本,有机会能学就是天大的幸事。

    “好,加油,我相信你能行!”

    李丰满抬手握拳鼓励,给了小娥一个大大的笑脸,对于任何一个对厨艺有兴趣的人,李丰满都会心存善念,当然,对他有敌意的人除外。

    小娥激动得满脸通红,被李丰满这么郑重其事地一鼓励,瞬间感觉自己元气满满,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干劲儿。

    太子爷真是一个好人!

    心底里,小娥忍不住为李丰满发了一张好人卡。

    又与晋阳公主叙了一会儿话,李丰满开始一一地考较起了几个小丫头之前的功课,背诵《三字经》与《弟子规》,然后再玩一下对对联的小游戏,考较她们对《声律启蒙》的掌握程度。

    就这样,时间过得飞快,一个时辰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溜走了。

    就在李丰满准备起身告辞离开的时候,之前负责带他们入宫的那个名唤三宝的内侍面色微白地紧步从外间走来,躬身与殿内的主子行了一礼之后,轻声向晋阳公主禀道:

    “公主殿下,刚刚周安还有他带着的两位小内侍,因为盗窃宫中财物,被杨总管连人带物当场抓获,此刻已经着人杖毙在了千秋殿外。”

    晋阳公主一皱眉,周安是谁,他犯了宫规被杨震处罚,为何三宝会特意来向她禀报。

    李丰满闻言忍不住身形一颤,竟然死了,而且还是被活活打死在了杨妃所在的千秋殿外,李世民这是在警告杨妃吗?

    虽然明知李世民这是在为他出头,可是李丰满的心里还是有点凉,三条人命,就这么轻易地交待了,这算不算是伴君如伴虎,宫里这些人的性命,只在李世民的一言之间。

    李丰满不可怜周安几人,他只是在心惊人命在这宫中是如此地轻贱。这让他再一次地切身体会到了万恶的旧社会之中的种种风险。

    “殿下,周安就是那位在甘露殿拦了安平候去路的监察内侍。”三宝小声地提醒了一句。

    晋阳公恍然点头:“原来是他啊,身为监察内侍,竟然以身试法,也难怪父皇会下如此严令。”

    杨震虽是内侍总管,却也没有在宫中随意杖毙他人的权力,如果没有李世民点头,周安他们的罪过,最多也就是杖责数十,驱逐出宫。

    “这个周安,可是杨淑妃娘娘跟前的人?”晋阳公主出声向三宝问了一句,三宝恭声道:“回殿下,周安确实是千秋殿出来的奴才,依仗着背后有杨淑妃娘娘撑腰,平日里在宫中跋扈得很。”

    三宝在害怕的同时,心里也不免有些幸灾乐祸,平日里他可没少受周安的欺负,这厮死了,那也是活该。

    晋阳公主面无表情地轻点了点头,这下倒是能说得通了,为何周安会无缘无故地难为太子哥哥,原来这一切的背后竟是杨淑妃的手笔。

    父皇的反应有些过激了。

    晋阳公主抬头看向对面的李丰满,轻声言道:“大哥,日后如无紧要的事情,最好还是不要再入这后宫来了,皇宫中的凶险,丝毫不压于涪川时咱们遇到的那些刺客。”

    “好,微臣听殿下的。”

    李丰满从善如流,宫斗的电视剧他以前看过一大堆,深知这后宫女人的心机狠厉,如果不是几个孩子都住在这里,他压根就不想踏足这里一步。

    反正现在幼儿园开园在即,以后与孩子们可以时常在宫外相见,这后宫来不来都已经无甚所谓。唯一可惜的就是,晋阳公主不能时常出宫,以后再想与这个妹子时常相见,却是有些难了。

    “我会去恳求父皇,让他允我到幼儿园去做一启蒙先生,负责照看轻寒她们几个。”

    晋阳公主似乎瞧出了李丰满眼中的不舍,轻声道:“父皇平素最是疼我,只要我开口,他一定不会拒绝。”

    那么多皇子皇孙都能去,也不缺她晋阳公主一个,正好她也能借着机会时常出宫去透透风。

    身体大好之后,晋阳公主静极思动,正常十一二岁孩子该有的活力与好奇心正在一点点地在她的身上恢复,宫里高高的围墙,已经有些关不住她想要高飞的心了。

    李丰满脸上殿露笑意:“能如此的话,那是再好不过,这几个丫头也很喜欢跟殿下这个小姑姑一起顽耍。”

    这么乖巧懂事的妹子,李丰满也很舍不得,如果能够经常见面,那自是一桩喜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