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量子意志 > 第六百六十二章:来因
    坎德尔永远都忘不了那个夜晚。

    “当时我和朋友喝了点救,顺便把托管在店里维修的跑车开了出去,那跑车的性能真好,一脚油门下去,时速就上了200码。”

    他在自己的营地,又一次讲起了这个自己说过无数遍的故事。营地升起了篝火,除了王沈等人之外,还有几个水手围了过来,不过他们过来的主要原因不是为了听故事,而是眼巴巴地望着欧米伽啃着的炸鸡腿。

    外带全家桶——他们已经很多年没见过这等高档美食了。

    而王沈则意识到,坎德尔的故事从一开始,就已经违法了,在他被指控的罪名里应该还要加上一条盗窃罪。

    “我承认那天喝得有些上头,不过后来的事我记得很清楚,当我快要驶入山道高速公路时,一个奇怪的男人挡在了路中间,他像是凭空出现在了那里,我紧急刹车之后,他自说自话地敲门上了车。”

    “没有说目的地,只是让我载他一程,我一开始以为他只是赛车爱好者,也就欣然同意了,毕竟没有人分享这风驰电掣的感觉未免有些太可惜了。”

    “可是后来,警车越来越多了,然后我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突然脑子一热和警车和直升机飙起车来了……可是——!”

    说到此处,坎德尔一脸愤恨。

    无论他把这个故事说上多少次,还是会生气。

    “可是我后来才知道,那些人都是被那个奇怪男人引过来的,那家伙是个通缉犯,而我只是个普通的汽车修理工。”

    “你是怎么知道的?”王沈问道。

    “因为那些人根本没有把我送去警署,而是直接带去了SIA情报部门!”

    当坎德尔被绑在一张椅子上,面前摆着的是种类齐全的审讯工具时,他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这似乎不是一两个月的拘留能解决的问题了,虽然他不止一次的和同事说过要是能开上一次这辆跑车少活十年他都愿意,但任何人都知道那是他开玩笑的,他从来没打算少活十年。

    “然后有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审讯了我,我已经准备好了交代所有问题了,可是她问的问题我一个都不知道……谁知道那个男人是从哪冒出来的,又要去哪?那家伙根本没给我透露任何计划,而且他们似乎根本就不关心我在哪家修车厂上班,也不问那辆跑车是谁的。”

    说着,坎德尔掀开了自己的粗布上衣,当年烙印在他身上的疤痕如今还依稀能看见。

    “那个狠毒的女人折磨了我一段时间,确认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了之后,就把我送来这里了!”

    “嗯,审讯你的那个女人应该就是瑟琳娜。”王沈说道。

    SIA符合以上叙述的人不用想也知道是瑟琳娜,后者对审讯与酷刑的狂热他是见过的,那是和他这种人情派完全不同的流派,恰恰也是他不擅长对付的类型。

    “你认识她?”

    坎德尔眼神飘忽,可见瑟琳娜给了留下了多么难以忘怀的心理阴影。

    “算是吧,不过如果是我的话,我应该会请你吃一顿猪排饭,希望你能自己把事情交代清楚。”

    为了缓和气氛,王沈说道。

    猪排饭审讯法是人情派的终极技巧,没有什么是一碗猪排饭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加个煎蛋。

    “但我也不是一无所获。”

    坎德尔双目一凝,无比严肃地说道:“在审讯的过程中,我记住了那个害得我沦落至此的男人的名字!我一直盘算着,一旦有一天我从这里出去了,无论天涯海角,我一定要找那个混蛋算账!”

    “哦?真是个远大的目标啊,他叫什么名字?”

    “沈奇!”

    “噗——!”

    王沈失态的反应让营地气氛突然间变得无比紧张,坎德尔用犀利的眼神瞪着王沈——“你认识他?”

    “认识谁?沈奇吗?怎么可能?这人是谁啊?你认识沈奇吗?还是你认识沈奇?”王沈夸张质问纪明雪和夏冰,然而后者似乎并不想搭理他:“你看,这里根本没有人认识沈奇。”

    老爹他在搞什么!

    居然把一个完全不相干的汽车修理工坑进这里了!

    “可是你刚才……”坎德尔将信将疑。

    出去找沈奇复仇成为了他的人生信条,也是他在这个诡异岛屿活下去的全部动力,所以他绝不会放过任何沈奇有关的消息。

    “我喝七喜被呛到了。”王沈心虚地解释道。

    “可是你喝得是可乐……”

    “有什么区别啊,反正味道都差不多!”王沈强行转移了话题:“你刚才说道离开这里……想离开这里的话,直接把你的舰队开回去不就可以了?”

    “要是真有这么简单我们早就逃出去了。”坎德尔说道:“统治着这个岛屿的人,是第一舰队的船长奥古斯-巴赫特,他制定了岛屿上的规则。只有击败了每个区域支配者的人,才有选择的权利——胜利的一方能够选择继承负责人的职位或者离开。”

    很快,旁边的水手们补充了坎德尔的话:“那些试图强行逃离的人,都突然间浑身抽搐着死去了……看见这片迷雾了么?那个邪恶的男人就是通过它来掌控整个岛屿的。”

    “而去挑战支配者的人,最终无一例外都成为了那家伙的傀儡。”

    另一人说道。

    前无进路,后无退路,这就是所有人面临的现状。

    而奥古斯-巴赫特在这深深的绝望中,又留给了他们一丝希望——每当有新的犯人被送来时,他们就有机会壮大自己的队伍,虽然有潜力的犯人会被奥古斯直接收编,但对他们来说,只要积累了足够的人数,有那么还是有那么万分之一的可能击败该区域的支配者。

    毕竟,所有的支配者也都是从犯人转变而来的。

    “对了,你们又为何而来?感觉你们不像是犯人。”坎德尔说道。

    王沈等人来的时候并没有乘坐押送犯人的船只,见面时,他们似乎正处于某个巨大生物的脊背,但很快那个诡异的生物就不知跑去哪里了。而且他们都戴着准备好的防毒面具,将雾气隔离在外,看上去早有准备。

    “我们?”

    王沈想了想说道:“我们是来救人的,你们之前说来了一批新犯人,知道他们现在在哪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