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秀才家的俏长女 > 第七百五十九章 御洁坊股本变更
    经过半个月的审讯,赢州之案审结,主犯斩立决。

    参与该案的大长公主府被圣上申斥并罚没其在赢州的产业,平宁侯府则被剥夺爵位,同样罚没其在赢州的产业。

    赢州的那个世家同样没能逃脱甚至更惨,几乎九成产业被收入国库,其中就有陆瑾康一直盯着的那个庄子。

    虽说圣上还没有要将这个庄子拿出来出售,陆瑾康盯了那么久自然不会轻易放过,这日趁着圣上找他说话的机会,向圣上提起苏云朵那个御洁坊扩张改造的计划。

    圣上听了很感兴趣,细细询问起相关细节。

    皇家产业遍天下,真正入圣上小金库的并不算很多,其中投入产出比最好的却是御洁坊,也就是说才开张不过一年半的御洁坊大大补充了圣上的小金库。

    见圣上果然感兴趣,陆瑾康渐渐将话题铺开,让圣上了解苏云朵的计划,了解苏云朵为御洁坊制定的发展蓝图,明白苏云朵为此所牺牲的是什么。

    圣上越听眉头皱得越紧,苏云朵这是将杨家集那庄子整个建造成为作坊的节奏,若是不进行股份的调整苏云朵岂不是要亏大了?

    虽说圣上不太愿意将进了小金库的银子再拿出来投资,却也不想占苏云朵的便宜,于是与陆瑾康讨论起御洁坊所有股东按实际股本比例再次出资向苏云朵买下整个庄子。

    陆瑾康微微一愣,片刻之后觉得这也是一种可行的方式,却与苏云朵的计划有些偏差,于是摇了摇头道:“听微臣娘子的意思,似乎想用御洁坊的名义出资,重新调整股本比例。”

    圣上在还没有坐上这个位置的时候,私底下曾经做过一些生意,对于生意上的事并非一无所知,自然明白自己的提议对于苏云朵而言才是最有利的。

    也许按陆瑾康所说的方案来操作会相对便利些,毕竟御洁坊留存的资金完全可以买下那个庄子,无需其他股东再出资。

    只是这样一来苏云朵在御洁坊的股份占比会减少,相对的其他股东的占比却有所提高。

    以苏云朵的精明,圣上不觉得苏云朵会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苏云朵却偏偏选择了对自己最不利的调整方式,圣上就有些看不懂苏云朵到底是怎么想的了,索性召了苏云朵进宫来听她说个明白。

    苏云朵的确想过让所有股东按股本出资买下整个庄子,而事实上让所有股东按股本出资买下整个庄子才是最为便捷的一种操作方式。

    她之所以弃简从繁,原因很简单,御洁坊的敛财能力太强,就算有圣上和镇国公府一同替她撑腰,随着御洁坊的扩张收益还会越来越可观,眼红的人也会越来越多,倒不如缩减自己手中的股本,扩大圣上的股本,让圣上成为御洁坊的第一大股东,自己退居第二,甚至第三,降低世人对她的关注度。

    苏云朵早就准备好了一套说辞,这套说辞既坦白又直接。

    圣上终于明白苏云朵这只是以退为进,看看陆瑾康再看看苏云朵,不得不叹服这对将算盘珠子拨得噼啪响的小夫妻。

    经过一番开诚布公的商议,御洁坊股本结构的调整预案基本确定。

    御洁坊全额出资从苏云朵手中买下杨家集的那个庄子,苏云朵在御洁坊的股本占比由三成半徒然下降为两成,毕竟当初苏云朵能占三成半主要除了技术入股还因为庄子在她的名下。

    这空出的一成半股本,由其他三位股东,按各自的原始股本的比例进行分配。

    于是圣上成了御洁坊的第一大股东,所占股比为三成七。镇国公府则成了第二大股东,所占股比为三成。宁家的股本占比本来就最低,这次提升的比例自然也最小,却也有所提高,所占股比从原来的一成提升为一成三。

    任谁看了御洁坊的新股本构成,都会觉得苏云朵这次损失大了!

    事实上苏云朵的损失却只是明面上的,暗地里拿到的好处却并不少。

    不但御洁坊向她支付了大笔的资金,圣上还直接将陆瑾康看中的赢州的那个大庄子直接赏给了苏云朵,也就是说苏云朵一文银子都没花,就将那个将近二十倾的大庄子归为己有,同时与御洁坊签订了为御洁坊提供粮食、蔬菜和鸡鸭鱼肉蛋的终身供应的合约书。

    这两项加在一起,完全可以补足苏云朵因为御洁坊股本缩减而带来的损失。

    待看着苏云朵喜滋滋的离开御书房,圣上也不得不由衷地感叹一声,苏云朵的精明。

    这招以退为进,实在是利害!

    当然圣上心里也明白,赢州那个大庄子没有比在苏云朵的手上更能发挥出作用。

    只看苏云朵目前在经营的几个庄子,哪个不是赚得盆满钵满的?

    真不知苏云朵的脑子是怎么长的,看她的爹娘没一个是会经营的!

    镇国公府几房婶娘得知镇国公府在御洁坊的股本从原先的二成半上升为三成,自然个个眉开眼笑,暗自拨着算盘珠子,就算只按今年的分红来算,每年他们至少可以多拿一万。

    这次股本之所以进行调整,是因为御洁坊需要扩大生产规模,随着御洁坊不断扩大,收益肯定见涨,每年分他个十万八万的日子可期!

    与镇国分府的几房婶娘不同,宁家那边就有些心疼苏云朵了。

    按苏云朵在御洁坊的股比,今年苏云朵分到的红利有七十万。

    那明年呢,只占二成股比的苏云朵岂不只能拿到四十万,而宁家却白白多得了六万两,这岂不是从苏云朵手上抢钱?!

    这可不成!

    为此宁老公如今大家开了一次全家会议,商议决定由宁忠平出面与苏云朵协商,宁家要将多出来的这三分利还给苏云朵。

    宁忠平在三日前接到调令,今日正好带着妻儿一同返回到华阳街。

    返回华阳街的宁宅,还没安顿下来,就被老父母召去上房。

    虽说知道这事已经成为定局,却也明白老父亲的固执,宁忠平一口应了下来,这才有宁家的全家会议。

    宁忠平这次的差事是由陆名扬和陆瑾康共同商议定下的,属于殿前都指挥使司辖下的一名不算起眼的参将,为从六品武职。

    虽说职务不起眼却成了陆瑾康按在殿前都指挥使司的眼睛,更令人欣喜的是品级由从七品升为从六品,算是一个相当大的飞跃了。

    既然家里人人都觉得这三分利不能拿,宁忠平自然要将这个意思明明白白地带给苏云朵,何况今日他本也打算去镇国公府走一遭。

    宁忠平到镇国公府的时间选得很合适,虽说这时候陆瑾康还在宫中当值,却也离下值不远了。

    苏云朵听说宁忠平来了,急急带着人迎到了二门,亲自带着宁忠平去正和堂与陆名扬和安氏见礼。

    这次陆名扬没有乐游山庄住到过年,而是早早从乐游山庄回了镇国公府。

    说起来还是北方的暴雪让陆名扬不得不收起在乐游山庄住到过年的心思,虽说法他已经提前让了爵,身上却还有其他的职务,作为一代战神,对于暴雪可能会引起的一系列事端心里再明白不过。

    这些日子几乎每日都会进宫去,与其他老将一直议事,只是不像正式坐班,每日去的迟回得早,今日同样也是早早就回了府。

    宁忠平带了些杨家集那边的特产,最让安氏喜欢的是从溶洞里找来的形状各异的石头。

    这些石头多半是从溶洞深处寻到的,带出来费了些劲,带出来之后,宁忠平花了些心思抽空进行了打磨,才有了如今这般喜人的模样。

    陆名扬自然知道宁忠平今日刚刚从杨家集回来,此刻匆匆前来必定是找苏云朵有话说。

    对于御洁坊的股本变更事宜,陆名扬是极为赞同的,对苏云朵懂得取舍更是满意得不行。

    人活到陆名扬这个年龄,自然明白一个人活在世上,必须要懂得取舍。

    宁家,特别是宁忠平对苏云朵的维护,陆名扬也一直看在眼里,想今日宁忠平过来,谈的多半应该就是御洁坊股本变更的事情。

    可以说陆名扬这块老姜看事还是十分精准的。

    虽说他是苏云朵的亲舅舅,却也不好在陆瑾康不在啸风苑的时候多在啸风苑耽搁,于是宁忠平随着苏云朵在啸风苑的小会客间坐下,直接就来了个开门见山:“朵朵,你外公让我来与你说说御洁坊股本的事。”

    事实上宁忠平匆匆而来的时候,苏云朵心里就有了大概的猜想,如今听了宁忠平的话,心里不由叹了口气,又觉得暖和得如沐春风。

    不过这事却是不可能有变的,于是苏云朵细细与宁忠平分析了一番。

    这次她手中的股本变化如此之大,与她先前与宁忠平谈的计划自然也是有些出入的,原本她只打算让圣上成为第一大股东,待回府再细细考虑,才决定索性让镇国公府成为第二大股东,她自己退居第三。

    待这个决定真正定型,并得到圣上认可,苏云朵心里却是大大地松了口气。

    御洁坊的前程似锦,若她不适时退后,长此以往连苏云朵自己都看不清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与其为此担惊受怕,倒不如退后一步,让两大巨头站在最前面,替她与宁家挡却可能的危机。

    苏云朵在宁忠平面前历来坦荡,细细与宁忠平分析了一番,又告诉宁忠平,圣上已经对她进行了其他补偿,顺便将自己起草圣上御签的御洁坊与赢庄之间的供应协议书拿出来递给宁忠平,请宁忠平代宁家签字。

    宁忠平接过协议书,细细地看了起来,又在心里算了一笔账,终于明白苏云朵这是以退为进,明面上苏云朵是损失不小,实际上苏云朵的收益并不会因为御洁坊股本的变更而缩水,这才实实在在地松了口气。

    回去该怎么说服老爷子,宁忠平的心里也已经有了个大概,自然不可能将苏云朵告诉他的事说出来,却也可以露个口风,总之只要让大家明白苏云朵的损失并不大,宁家多的这三分股本是宁家该得的就成。

    苏云朵与宁忠平将事情摊开来说了个清楚明白,陆瑾康也下值回来了,于是宁忠平被请去了外院书房,与陆名扬和陆瑾康在书房里整整谈了一个时辰,连晚膳都是直接送进书房用的。

    “小舅直接由从七品升为从六品,不知朝中可有什么动静?”对于镇国公府提挈宁忠平,苏云朵自是心怀感恩,却也生怕因此让双方都陷入泥淖,待陆瑾康回来不由就多问了一句。

    “小舅进殿前都指挥使司是圣上亲笔所点,谁敢多言试试?!”陆瑾康的答案实在有些霸气。

    苏云朵不由嗔了陆瑾康一眼,当她是傻的,一个从六品的小官职还需要圣上亲点?!

    陆瑾康自然明白苏云朵的意思,可这次宁忠平从杨家集御洁坊从七品督造一职调入殿前都指挥使司,成为从六品参将,明面上的确是圣上亲点。

    当然背后陆瑾康没少使力,再加上苏云朵让出的御洁坊大块的利益,圣上为宁忠平亲点个从六品的武职也算间接地又给了苏云朵一个小小的补偿。

    苏云朵不知道的是,圣上曾经有意提拔苏诚志,可惜苏诚志醉心教书育人无心为官,圣上只得退而求其次,将这份补偿给了苏云朵敬爱的宁忠平。

    赢州的庄子已经在官府进行了所有人变更,苏云朵直接将其命名为“赢庄”。

    既然赢庄已经到手,御洁坊的扩建计划也将徐徐展开,住户的搬迁工作也就提上了议事日程。

    虽说圣上成了御洁坊的第一大股东,御洁坊的管理体制却并没有发生改变,依然由苏云朵全权总负责,另外陆名扬特地将他最得意的掌事升贵给了苏云朵。

    年初的时候,苏云朵曾经升贵有过接触,当时就觉得这是个能人,很想将此人要到自己身边来,可惜却没能如愿,没想到这次不用她提,陆名扬就直接将升贵调给她使唤,真是个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