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长宁帝军 > 第六百七十九章 贵的要命
    韩唤枝的左手没有离开他的后腰,伤口在那,他没时间去包扎,可若是什么都不做流血也会让他很快失去力气,那是要害,敌人不可能给他包扎的时间,他离死那么近了,敌人似乎都能看到他死是什么样子。
    所以他的左手一直捏着伤口,那是一种何等的狠厉?
    关柔跌跌撞撞的往前走,所有人都在围攻韩唤枝,倒是她这边没有一个人来管,额头上遭受的重击让她到现在也没办法清醒过来,一阵阵的干呕中继续向前,走路的姿势,狼狈中满满的勇敢。
    她到了围攻韩唤枝的人群外边,啊的叫了一声,像是一头母狮。
    剑刺进面前敌人的后腰里,剑尖戳进去的那一刻血就往外喷涌,她狰狞着转动剑柄,面前的敌人想回头却没办法回头,疯狂的把手往后扫了几下终究还是倒了下去。
    她抽出剑,自己也摔倒在地上,她眼前是一片脚,所以她挥舞着长剑乱砍,前边的人哀嚎起来,有人被扫断了脚踝,有人被扫开了小腿肚子,他们摔倒在地,然后注意到了那个女疯子。
    于是有人扑过来压在关柔身上,两只手狠狠的掐住了她的脖子,很快,关柔的眼睛开始翻白......她的长剑艰难的刺进上边那个人的心口,因为力气不足,剑一点点的缓缓刺进去,那人的表情一点点的变得凝固然后倒在她身上,关柔拼尽力气想挣扎出来,却没能成功。
    有人抓住她的脚踝把她拉出来,一脚踩在她的小肚子上,这一脚把关柔踩的向上弯曲起来,然后整个人蜷缩成了一团,那个男人抓着关柔的长发把她拉起来,另外一只手里握着的刀朝着关柔的心口刺了下去,刀子即将刺穿心口的那一刻,关柔一把攥住了刀锋,血顺着她的手往下流淌,那人暴怒想把刀子撤回来,关柔往上一仰头咬住了那人的胳膊,狠狠的撕咬下来一大块肉。
    暴怒的敌人将关柔摔了出去,他小腿之前被一剑扫开,踉跄着过来,刀子剁向关柔的脖子,这一刀落地,必将人头分开。
    关柔的剑比那刀稍稍快了一些刺进敌人小腹,拼尽最后的力气翻身,借助翻身的力量让长剑在那人小腹里转了一圈,那人扑倒在她身边,刀子剁在地上,她的长发被斩掉了一截。
    大口喘息着,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她侧头看向人群那边,还想着爬过去。
    人一层一层的围着,她看不到韩唤枝,却偶尔能看到在人群缝隙里炸亮的剑光......韩唤枝的剑很软,所以剑招很独特,杀人也很快。
    他的剑抖出来一朵剑花,面前那个敌人的脖子上就炸开一个血洞,动脉被刺穿,血液如同瀑布一般往外喷涌,那人双手都抬起来捂住脖子,却堵不住血流。
    韩唤枝好像没有离开他刚才站着的位置,四周的人犹如潮水一样一下一下的拍击,在人潮之中他的剑一下一下亮起,于是人一个一个倒地,短短片刻,他四周倒下的尸体已经铺了一层,还有尸体在不断的铺上去,这让他看起来像是在修一口井,四周一圈是用尸体堆积起来的井壁,而他站在井底。
    尸体被撞开一个缺口,咬着牙冲过来的杨东元将长刀刺向韩唤枝的心口,韩唤枝的长剑在半空之中划出来一道漂亮的弧线,完美且迅疾,剑锋将杨东元的手腕斩断,长刀和手落下来,他的断臂戳在韩唤枝身上,却没有什么意义。
    韩唤枝一剑刺死身边靠近的敌人,收剑回来的时候剑柄撞在杨东元的太阳穴上,这边的太阳穴瘪了下去,另外一边的太阳穴却好像鼓了出来。
    杨东元的两只眼睛骤然僵硬,很快眼睛就变成了红色。
    倒下去的人并没有什么特殊,只是众多尸体之中的一个罢了,没有人会在意,韩唤枝不在意,杨东元的同伴也不在意,他们已经疯了,此时此刻他们好像看不到死亡也不知道恐惧,只有将韩唤枝的人头割下来他们才会满足,在大雨之中举起韩唤枝的人头应该是一种壮举。
    雨水依然在落着,血水让地更加泥泞。
    陆王不知道在什么地方,韩唤枝身边最后两个黑骑也倒了下来,他们拼尽了力气,战至最后一刻。
    韩唤枝没有看他们,他不能分神,也不能去救他们,此时此刻的韩唤枝显得无情,因为他不想让十几名黑骑士兵为了保护他而白白死去,他让自己活的更久一些才是对得起那些部下,他左手压着后腰上的伤口,右手的长剑不停的刺,不停的扫,不停的劈砍,软剑能缠住一个人的脖子,剑离开的时候脖子上留下一道血痕。
    突然,他一剑落空。
    四周变得稍稍明亮起来,雨水冲刷着他的锦衣,噼噼啪啪的声音变得那么大,韩唤枝微微一怔,这才反应过来雨水的声音变得那么大是因为周围的喊杀声已经消失不见。
    地上全都是尸体。
    他竟然杀光了所有人,粗粗的估算一下,至少有一百六七十人倒在他身体四周,最开始的时候他身体周围的尸体倒下去如同造井,后来敌人冲到尸体上往下劈砍他,他将爬上去的敌人刺杀,尸体滚落下来被他踩在脚下,逐渐的他已经不是在造井,而是在堆一个小山包。
    当四周变得明亮喊杀声消失,韩唤枝才察觉到自己站在尸体堆上,他脚下的高度差不多有一人那么高。
    他艰难的从尸体堆上走下来,看了一眼不远处,陆王的尸体倒在一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死的,脖子被人切开,血管都露在外边,更远的地方有一个人站在那瑟瑟发抖,看起来是真的吓坏了,韩唤枝还能辨认出来那是信王妃,然后他注意到陆王的尸体旁边信王也倒在那,连信王是什么时候来的都不知道,韩唤枝想着信王应该不是救来自己,他是要救他的兄弟,信王并没有死,伤口在小腹,他躺在那喘息着,嗓子里有血咕噜咕噜的声音,而他的手紧紧的握着陆王的手,满满的把头歪向陆王这边,血就从嘴里流出来。
    他们是亲兄弟。
    信王的眼睛一直看着陆王,眼睛都是期盼,期盼着奇迹出现。
    “昨日我还笑你不像个李家人。”
    信王惨笑着看着陆王的脸:“你比我像,你是个爷们儿。”
    韩唤枝没有过去,他走到关柔身边,关柔倒在那昏迷了过去,韩唤枝艰难的蹲下来想看看关柔是否还有气息,就在这时候远处农场大门外又进来一辆马车,马车停在不远处,有个看起来身材很健硕的中年男人举着一把伞从马车上下来,他并不着急,还有兴趣停在韩唤枝的马车旁边看了看。
    “果然很奢华。”
    中年男人把雨伞稍稍抬起来露出脸,韩唤枝看到那张脸后似乎是迷茫了一下。
    “我们还不认识。”
    擎伞的中年男人往前走,路过韩唤枝的马车。
    “我叫牵黄,虽然不认识但你应该听过我的名字,毕竟在二十几年前廷尉府的人追杀我追的我像一条丧家犬,那时候我没有想过会不会有一日能杀了你,只想着有一日不被追杀可以安安稳稳的睡个觉,好难的啊。”
    韩唤枝艰难的站起来,没有说话。
    牵黄走过马车,距离韩唤枝越来越近。
    “我没有想到你能撑这么久,这农场里有近二百人,你一个人杀了那么多居然还没死,你为什么那么不容易死?”
    牵黄摇了摇头:“真的很难理解......在你后腰中了一刀的时候我就以为你会死了。”
    韩唤枝忽然笑了笑:“我的马车好吗?”
    牵黄脚步一停,回头看了看那马车。
    马车里有一柄刀到了。
    刀裂开了牵黄的头颅,裂开了他的身体,刀没有落地,却在地上斩出来一条笔直的线,在那一刻似乎雨水都被刀一分为二,有那么一个瞬间,韩唤枝甚至错觉那刀劈出来的直线会一直延伸到自己这边,把自己也劈成两片。
    马车的车门碎了,马车里坐着一个人。
    一个不能动的人,他走几步路都会很累很辛苦,如果让他一边行走一边出刀,他可能走不出去多远就会失去力气,所以他只能坐在马车里。
    之前关柔回到马车里的时候看到了这个男人,所以吃了一惊,然后明白过来韩大人为什么让她回到马车里,马车里有这个人在那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个男人之前身负重伤之后没多久头发就白了不少,而他的名字里也有白发这两个字。
    刀魔虞白发。
    当韩唤枝被围攻关柔从马车里爬出去的时候还回头看了虞白发一眼,虞白发只是微微摇头,不是他不想出去,而是韩唤枝说他不能出去,他得等。
    况且,出去之后他连一支弩箭都躲不开。
    他只有一刀之力。
    一刀之后,如同废人。
    虞白发坐在马车里,车门碎了,他看到韩唤枝站在雨幕之中眼神里有只有歉意,如果他还是原来的那个虞白发该多好,以他的实力和韩唤枝联手的话,这农场里莫说二百人,再加一倍也可杀的干干净净。
    “你死不死?”
    虞白发问。
    韩唤枝摇头:“不死,不能死。”
    虞白发哦了一声:“那我还得赔你的车门......贵不贵?”
    韩唤枝认真的回答:“贵的要命。”
    虞白发看着他那精疲力尽的样子微微叹息:“还真是贵的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