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重生支配者 > 第一百三十一章:我来接你们了
    “按照大祭主传授的天星定位诀,我们应该马上就要抵达南洲了!”坐在甲板之上的青阳,捧着一个司南,任由那勺柄不断旋转,肯定的说道。

    “可是我们在海上航行了大半年,听你这句话也说了大半年了!”贾益光着膀子,和车绍扯动着船帆的绳索,哪怕山海界这等艰苦的生活,依旧未曾见他瘦下半分。

    “这一次是真的要到了!”

    青阳斩钉截铁的说道,不过说完,立刻脸上露出了忧愁。

    “我更担心的是!酆都有没有到?”

    “毕竟在这山海……没有人掌握自己的命运!”青阳放下了手中的司南,看向了远方。

    贾益将绳子绑紧,靠在船舷旁,拿出了自己所剩不多的卷烟叶,深深的嗅了一口,也没有抽,然后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

    “嘿,要我说的话,如果回不去的话?我们就回大桓王朝,回去当一国之主也不错啊!”

    “毕竟也没有办法是不是?有的时候就得认命啊!老朱、陈冲、篮子几个不也没办法回去么!”

    说到这里的时候,贾益骤然间声音低了下来:“连块骨头都带不回去了!”

    这一日,海上起了大雾,迷雾茫茫之中,一艘大帆船终于破开水面,站在甲板之上的青阳和贾益,终于看见了南洲。

    迷雾散开,得见群山,重重叠叠、浩浩荡荡不见尽头。

    登陆之后,三人沿着绳索跑下船,沿着那砂砾滩狂奔,狂呼乱叫。

    修整了两天之后,接着他们就沿着南洲大陆的方向,接着朝着南方航行,寻找那片他们熟悉的海域和大山。

    终于于一个月之后,找到了羽民国的方向。

    看到天空盘旋着的熟悉身影,数百上千的羽族盘旋于天际,追逐浪涛,捕捉海鱼,青阳和贾益站在甲板上相视大笑。

    那穿着麻衣短装,鸟头人身,展翅飞行的羽族,不断的环绕着青阳他们的船绕行,开口就说出了他们熟悉腔调的灵言。

    经历了山海这一行,短短数年,仿若经过了一生。

    羽民国变了很多,人口更多了,另外还拥有了两座城,海岸旁还拥有着一座城镇,城内甚至可以看到鲛人族的踪影,还有通了灵智的妖物,甚至那化形为人的大妖魔,都可以看到。

    听说这些大妖是吞服了鲛人族炼制的化形丹,才能够脱去那妖魔之躯,化身为人。

    集市热闹无比,远超曾经的飞鼠城万妖集市,热热闹闹的夜间集市,万妖涌动,灯笼闪烁,仿若百鬼夜行,别有一番风气。

    停留了一夜之后,就直接前往羽民国的风神山,羽民国的人说有人在那里等着他们。

    从天空飞过羽民国国境的时候,可以看到下面阡陌纵横的农田、村镇、城郭,还有兽场,数百上千的羽民国人展翅通风而起,翱翔天际。

    甚至有那神异的羽人御风使,御风而起,操控雷电,和上一次青阳他们离开的时候,恍若逝去了不知道多少春秋。

    然后抵达了那神奇秀丽的风神山,山下的大片丛林全部都开拓了出来,围绕着山下全部都是房屋镇落,然后落入了那半山腰的广场祭坛,高大的羽民国石碑下。

    晚宴之中,他们看到了随着御风使出行归来的张鹤鸣,还有另外两个从人间界下来的人。

    “这么说的话?酆都还没有到?”青阳一听到这话,哪怕满桌美食,也一下子也没有了食欲。

    贾益端着的青铜杯也一下子放了下来,脸上带上了一丝黯淡:“我们已经迟了,酆都到现在还没有到,看起来很可能已经……”

    张鹤鸣好像因为很久未曾说话了,三个人在丛林之中,已经彻底化为了蛮人野兽,说话都结结巴巴,良久才说明白:“不……不是……我……我是说……”

    “酆都他……他现在在鲛人国!”

    “他还……还……已经来信给赤焰国主了!”

    这个时候张鹤鸣才一下子咬清楚了舌头,一口气吐了出来:“应该两天后就到!”

    青阳才长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只是不知道是说的人没事就好,还是说能回去就好!

    贾益则看着青阳,和他身旁那两个,看上去就散发着一股野兽气息的两个外国人,看上去就真的和那些妖魔、蛮人、巫祭差不多了,谁也恐怕认不出他们是一个受过完整教育,出身高度文明社会的人。

    “看来你们也不容易!”

    张鹤鸣听完了他三人的经历,突然才发现少了一人:“祝融……也……也死了?”

    青阳站了起来,将手上的一杯酒倒满,然后放在了一边的空位上:“嗯!为了救我们两个……就……就死了!”

    “上一次还记得我和酆都、祝融,我们三个人通行,畅游大山险峰,御风渡海,斩妖龙,闯幽都……”

    青阳一口将酒水喝了下去,大吼一声:“何等惬意潇洒!”

    三个人在风神山的羽民国王国喝的伶仃大醉,一醉到第二天夜里才醒过来。

    这个时候才想到要去海边迎接酆都,然后匆匆赶往大海。

    三个人花了一天时间,急急忙忙赶往了羽民国的另一座城,屹立在大海之畔,发现酆都还没有到。

    “海上没有半个船影子!”青阳站在海边的一座巨石之上眺望远方,神目绽放出亮光,仿佛穿透了无尽距离。

    “你说这家伙是不是被鲛人国的那些美人给迷住了,就不来了?”

    “你别说,我们几个中就属他最闷骚,上次还说什么我们见了那鲛人国的女君流口水,我看他才是那个心底里发骚的那个,这次进山海界来,说什么有目的,就是冲着那鲛人国女君来的!”

    三人对着酆都的人格品行,一阵评判,然后下定了结论。

    “不过这家伙从来最守时,这次看来……!”

    贾益刚要说些什么,这个时候,海面之上突然出现了动静。

    轰隆一声,平静的大海突然炸裂开来,掀起了巨浪,朝着周围席卷,甚至拍在了巨石沙滩之上,将沙滩之上的三人打湿成落汤鸡。

    一艘三层白骨楼船,破开海面,从海底之中显露出来,出现在了大海之上。

    三人一眼就看出来,那是一座法器,只是这么大的法器,是谁也没有想到的,能够驾驭操控这样的法器的人,绝对不是什么修为低下之辈。

    随着海浪一阵冲击,那楼船以极快的速度,轰的一下靠近了海岸。

    伴随风雨大浪,一个穿着黑色龙绡长袍的男子,驾驭着那装饰华丽精致的白骨楼船,散发着阵阵灵光,踩在了船头的鬼头装饰之上,停下了楼船,高高在上的在楼船上弯下腰看向了他们三个。

    停在他们三人面前的楼船,看上去就好像一座城墙高楼,而方修则站在那城墙之上。

    “我怎么好像在听见有人在说我坏话啊!”

    青阳、贾益、天师同时大喊了起来,脸上露出了激动和狂喜。

    “酆都!”

    “酆都!”

    “你终于到了!”

    方修踩着鬼头,临于巨大华丽的白骨楼船上,长袖一甩,咧开嘴大笑:“我来接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