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重生支配者 > 第三百五十四章:法宝化形
    仙岛幽都,神宫大殿之上,此刻没有满朝仙官妖吏,只有高高坐在仙座云床之上的仙主,还有拱卫侍奉在左右的仙侍。

    幽都仙主慵懒的坐在上面,狭长的眸子轻启,看向了下面,好像百无聊赖的寻找探索着什么有趣之物,不过却罕有让其提得起兴趣的东西。

    而此刻身穿着白衣的九尾天狐白魅跪倒在地上,朝着上面毕恭毕敬的行礼,身旁几名宫侍,正捧着一幅幅横幅大作展开,飞起在半空之中,挪动展现在幽都仙主面前。

    横幅之上有笔走龙蛇的诗赋,有幽深重叠的幽宫美景搭配长句,也有神仙下界,众多仙官相迎的画卷。

    长达七八米的横幅之上,写满了辞赋,用的东洲如今最盛行的屈体,看起来非常赏心悦目,其中有些夸张的词句,让高高在上的仙人笑了起来。

    “这首诗赋又是何人所作?”

    跪在地上的九尾天狐立刻伸出了右手,大声说道:“这幽宫赋、幽歌九章乃是东洲学宫金元圣所作!数十年前金元圣金榜题名,却辞官不做,逍遥离去,其诗作在东洲流传甚广,在海外也颇有名气,号称诗赋当代天下第一。”

    “如今东洲只要提起仙圣,就必定会提起仙主,无人不知仙主,无人不尊仙主,历年下来,留下了无数名篇。”

    九尾天狐立刻指向了另外几幅:“还有这仙主辞,乃是如今的夫子青年时候所做,除此之外,还有海外南洲之人所做的诗歌……”

    在幽都仙岛,不缺各种法宝神物,更不缺各种精巧离奇的物件,而这一篇篇夸赞赞美仙主的诗赋,书画,却是难得一见的,而且幽都之人也写不出这等优美的词句。

    一篇篇横幅被美丽的宫侍拉开,展现在大殿之上,慵懒躺在上面的仙神也终于抬起了一丝精神,一幅幅点评了起来。

    原本胆颤心惊,生怕上面的仙主不满意的九尾天狐,言语也开始变得顺畅了起来,接下来上来的是一副长达数十米的彩绘画卷,拉了半天才展开。

    画卷之上人物有足足数百,画上可以看到明月高悬于云海之上,一架由龙凤拉扯的神车仙辇从云层之上落下,龙凤呈祥的姿态卷起重重云雾,两侧一位位穿着霓裳羽衣的仙女和童子跟随在一旁,驾着云浩浩荡荡从云头落下。

    众多仙女仙童拱卫的神车仙辇之上,则是坐着一个容貌清丽高贵的神女,其落下带着重重清辉,好似月神降世一般,成为了整幅画的核心,那高高在上的清冷神圣的姿态,让人一见就难以忘怀。

    而在云海之下,则是瑰丽玄奇的仙都神宫,如同传说之中的仙人之城白玉京一般,耸入天穹的宫门,浩大绵延至尽头的宫阁。

    无数的仙官神吏从仙宫之中飞出,在半空之中迎接着仙人的座辇,更加体现了仙神的高高在上。

    “还有这幅仙人下凡图,乃是画圣吴云仙所作,不过这奴婢认为这画圣不过世人谬赞,这画中的之人和气势,比不上仙主之万一。”

    “不过凡人眼界有局限,如同井底之蛙,都不知道真正的仙神是何等姿态,哪里能够描绘得出仙主的仙姿!”

    幽都仙主仔细看了一番,点了点头:“嗯!差了点,不过凡人能够画成这样,也算是有点意思,收进仙库之中。”

    看见幽都仙主对于画作好像有些不满意,九尾天狐心底里立刻变得摇摆不定,这位上古真仙可是喜怒无常,如同天威,立刻转移起了话题:“听闻丰圣人也精通此道!肯定胜过此人远矣。”

    幽都仙岛之中,所有人皆知只要提起这位,就绝对能够引起仙主的兴趣,甚至是带来一些关于这位的趣闻轶事,比起送一些珍奇异宝还要讨其欢心。

    果然,立刻就看见幽都仙主眉头挑了一挑:“他?”

    “他现在在哪?在干吗?”

    “有没有说过何时归来?”

    九尾天狐白魅小心翼翼的说道:“仙君如今在东洲酒池,人间福地埙都学宫之内历劫,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飞升上界。”

    “到时候仙君就会在上界与仙主相会了。”

    幽都仙主兴趣缺缺:“不过飞升成仙而已!怎的这般磨蹭!”

    九尾天狐白魅脸上立刻露出了一丝难以言表的表情,不知道这数千年来,多少人苦苦以求,千万人竞逐,皆数倒在半途之中,就是为了证道成仙。

    可是直到如今,目前可还没有人真正历尽劫数,脱劫飞升之仙,怎到了这酆都仙君身上,就变成了不过飞升成仙而已,幽都仙主竟然还嫌他磨蹭。

    仙宫大殿之内呆了不过一个时辰,对于九尾天狐来说却好像已然过去了千年一般,身为天妖,竟然额头都沁出了细细的汗水,整个人在那仙神的威压之下,紧张得魂魄似乎都有些离散。

    其倒退着慢慢走出了大殿之外,之后转身才松了一口气,走下了宫阶。

    站在神宫大殿之前,沿着宫阶往下走,可以看到整个幽都城的景象。

    古香古色的楼坊一座接着一座,好像天上宫阙一般互相连接,天穹之上飘着各式各样的灯笼,互相纵横交错,一位位穿着各色古袍的幽都之民,踏风御器飞翔在这高大的楼坊夜市之间。

    街头巷尾到处可以看到各式各样的杂戏,搭配着法术而使出,美轮美奂,而码头之上的大船也接二连三的到来。

    如今抵达幽都仙岛的,不仅仅有着异域之人,还有着四海仙山的修士、神祗、妖魔,一位位跨越千山万水而来,给这座仙岛带来勃勃生机。

    一个个强大的修士、神祗、妖魔,带来了各种各样的外界宝物,又从仙坊之中带走各种神物前往山海,加大幽都仙岛的传说,引来更多的人。

    九尾天狐白魅完成了觐见仙主的职责之后,又拜访了一下幽都仙岛的各脉天妖,便匆匆准备离去。

    码头之上人山人海,一位位穿着四洲各色服饰的强大存在,从大船之上走出,进入繁花似锦,如同天上宫阙的仙岛神宫之内,其中天妖和长生境修士也并不罕见。

    如今因为来往幽都仙岛的人众多,加上还有四洲之地,四海仙山,所以幽都市舶司如今也并不止一条仙船,又添加了许多宝船,才有了如今这幽都仙岛宾客络绎不绝的境况。

    原本的仙船只有在重要时刻,或者重要人物进出的时候,才出动,整个幽都仙岛也有很长时间未曾见到那昔日酆都仙君留下的仙船开动了。

    白魅拿着一张玉令准备登船,却在码头市舶司的大堂之内被拦下,请到了后面,见到了如今市舶司的掌船吏。

    这位同为天妖的掌船吏白魅也相熟,不过引起白魅注意的,却是站在他身边的一个怪人,其身上散发出一股股道蕴,隐隐牵动着天地灵机,连白魅都看不出其到底是什么境界。

    也正因为如此,才让白魅心惊,她作为跨入天妖境多年的妖修,只要找到一件凭依之物就能够登上五阶的强者,竟然连对方境界都看不出,这足以说明对方的修为绝对远超自己之上。

    其看上去面相古怪,身材高大,身上套着一层好似甲胄,又好像骨质外壳一般的东西,一看就知道绝非人族。

    “九尾白氏一族白魅见过仙官,不知仙官所为何事?”

    掌船吏却看了一眼身旁的怪异之人:“见过白族长!这位是林墟,这一次是他要找你,有事相求,我只是代为介绍。”

    九尾天狐白魅奇怪的看了一眼这人,确定自己并不认识对方:“不知这位前辈有何事需要白魅效劳的!”

    怪异壮汉好像话都有些说的不太清晰,声音都有些翁翁的声音,听不太清晰:“不敢不敢!”

    “我乃是昔日酆都仙君留在幽都仙岛的仙船灵墟仙船,千年前终于开启了一丝灵智,苦修千年,终于化形而出。”

    “听闻你是东洲之人,而且知道酆都仙君在何处,还请带我一同前往东洲,拜访酆都仙君。”

    九尾天狐这一下彻底惊呆了,愣愣的看着面前这自称林墟的壮汉,有些不敢置信,面前这怪人竟然就是幽都的那艘仙船。

    “法宝?法宝也能够化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