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重生支配者 > 第五百二十六章:月下仙阙图
    “噗!”这个时候跪在地上偷听的一个凤阳书院的女弟子一下子没忍住,笑出了声来,立刻就看到脸色一片漆黑盯着她的山长。

    不过当着丰圣人之面,看到这位圣人看都没看过来,没有丝毫计较,凤阳书院的山长也不好发作,狠狠的瞪了自家的女弟子一眼之后,便决定等到后面再收拾她。

    不过大多数人都没有丝毫表情,毕竟,扫把星也是正派的天庭星君,上界主星之一,掌管一座大型洞天星府,这样的仙神除了名字不好听了一点,丝毫不比其他星君之位差。

    “哈哈哈哈!”听到白鹤说起遇到这扫把星之事,钧天仙君不由得笑了起来,音容笑貌一如白鹤当初参加灵枢山论道仙宴一般,潇洒若仙,让他感觉到格外熟悉。

    原来是在天剑山下,他们遇到了一个放牛的孩子,那孩子看他们四个人穿着气度不凡,潇洒脱尘,便认为他们四人是传说之中的仙人,想要拜他们为师。

    别看白鹤在钧天仙君面前执弟子礼,恭敬至极,但是其可是堂堂散仙,真仙观观主,执掌鬼仙一道,在整个东洲,也是顶尖的大修行者,在外堪称老祖一级别的人物,他这样的人物哪里会轻易收弟子,尤其是在如今修道了九转鬼仙,即将飞升的时候。

    而且这放牛娃看上去资质不高不下,也就勉强能够跨入修行门槛的资质,既不符合大门派子弟的挑选,也不符合白鹤鬼仙一道想要的那种凡胎却内秀的特点。

    没想到那放牛娃竟然开口说道:“今日你们看不起我,他日必定会再次求上我们来,求着收我为徒。”

    当时白鹤散仙还未曾将之放在心上,没有想到出门就碰上了那天剑山的仙剑出世,迎面撞上仙剑,那天剑山乃剑修一脉的祖庭,仙剑乃是其祖师留下,真正的仙器,杀伐犀利无比,直接将白鹤散仙撞了个大跟头,接下来又稀里糊涂的天剑山一群剑仙又和真仙观四散仙大战了一场。

    离开了天剑山一代,他们四人又碰上了一系列倒霉至极的事情,堪称出门踩狗屎,放屁砸脚后跟,万事不吉,白鹤就感觉有些不太对劲,虽然天机被遮掩,他也无法掐算到底是什么原因。

    但是却隐隐可以看到,自己的气运此刻被一团黑云笼罩。

    作为一名近仙的人物,天然就对气运命格有着天生的嗅觉和灵感,一瞬间他就联想到了那个天剑山脚下的放牛娃,觉得不太对劲,果然回去看了一下,发现这孩子出生的时候,恰逢仙门大开,群星下界,本身也有着各种奇特的地方。

    虽然从外面看去,哪怕是他都觉得这就是一个普通的孩子,连资质都不怎么样,但是白鹤却明白,自己很可能碰上了真正的星命转世之人了。

    接下来四人在天剑山和古高国一代又住了一段时间,就是为了这个星命转世之人,直到感觉到了钧天仙君的气息,一位钧天仙君也转世下界而来,匆匆赶来护道。

    方修能够想象到白鹤当时的囧状,作为当世散仙,九转鬼仙修到极致的人,能被一个孩童给治了,不由得让人发笑。

    “这等星命之人也能够让你等碰上,不知道是尔等的晦气,还是这星命之人霉运至深。”

    “不过,我此番下界并非投胎转世而来,天庭一开,我自有自身缘法,无需和太古转世下界的星命之人争夺星君之位,尔等能够遇上这星君转世之人,是你们自身的机缘。”

    “至于是你想将这星命之人收为弟子,还是想要谋取这星君之位,你自身决断便可,无需问我。”

    “不过上天有好生之德,星君之位并不仅仅是靠杀伐夺取,而是看谁更具这份命格气运,你若是能够顺应命格而行,在天命之上打败这星命之人,星命自然会抛弃其而去,归属于你,你若是没有这天命,就算是杀了这天命之人,也夺取不了这星君命格。”

    “而且这每一位星命之人都是太古仙神转世,贸然动杀心,必招祸劫,堂堂正正方是正道。”

    到了钧天仙君这个地步,说出来的话必定有深意,白鹤散仙和三名真仙观弟子不敢小觑,纷纷牢记在心中:“谨遵仙君教诲!”

    “去吧!此次星君杀劫,尔等或可以从这扫把星星命转世之人入手,寻找其他星命之人或者太阴星命转世之人,或许能够有一番收获。”

    真仙观四散仙拜别:“若是仙君有召,不论天涯海角,白鹤必定赶到,若有任何要求,赴汤蹈火吾等也会完成。”

    等到真仙观四位散仙离开之后,才算是论道了凤阳书院的人说话了,凤阳书院的山长这个时候连忙上前:“凤阳书院第四十二代山长邹虹君见过丰圣人。”

    丰圣人看了这邹虹君一眼:“我下界之事和刚刚所说的话,不可对外泄露。”

    “弟子虹君知晓!”

    山长看上去毕恭毕敬,但是这些凤阳书院的小姑娘就不一样了,虽然一个个低着头,但是还是忍不住好奇的看向他,好像在旁边偷偷打量,就不会被丰圣人给发现一般。

    不少人眼巴巴的看着丰圣人,就想起神话故事之中,凡人遇到仙人,仙人总会赏赐些什么,更不用说自己还本身就是丰圣人门下的弟子。

    虽然内心这么想,不过却没有人敢说出来,但是丰圣人哪里还看不出这些晚辈的心思。

    原本方修也没有想到这船上会碰上自己学宫的门徒,也没有什么准备,想了想,随手将之前在幽都画的一副月下仙阙图拿了出来,上面还可以看到他的题字和用印,丰圣人诗词做的不怎么样,但是这画绝对是天下第一,除了之前在幽宫之中被幽都仙主胁迫着画了几副,天下还没有几人手上有丰圣的画。

    凤阳书院山长邹虹君堪称喜极而泣,这丰圣的画,除了上古时期,现在恐怕在尚贤学宫都找不到了,而凤阳书院得到了一卷,若是挂在书院之中,凤阳书院的地位恐怕再要拔高一层。

    “谢丰圣人赐!”

    “谢丰圣人!”

    “谢丰圣人。”

    而方修赐予这画,并不是单纯的随意之举,便叮嘱说道:“此次下界杀劫起,学宫可能会牵连其中,尔持这仙图挂在书院之中,若有灾劫,便可为书院挡上一劫。”

    在船舱内呆了几天,方修与这泥胎,终于有了相合了七八成,活动也不再受到阻碍,便踏着云光慢慢走出船舱,望向了外面渐渐降临的夜色。

    这泥胎圣像踏江而过,在暗淡夜幕的淡淡波涛之中,仿佛和天地融为了一体,消失在了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