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重生支配者 > 第五百二十七章:文运四星
    埗郡乃是天下文气汇聚之地,文风最为鼎盛,此地堪称是家家户户读书,每个家族都有人在朝中为官,世家大族层出不穷。

    更不要说此地还是尚贤学宫所在之地,千年学宫和夫子都在此地,除了大周阳京之外,埗郡便是天下最繁华的城池。

    原本大河并不从埗郡经过,但是在前朝时期动用了大量民夫和修行者,甚至是神祇之力,开了一条大运河从这埗郡经过,埗郡能够繁华至如今之盛,也有着运河的原因,而阳京所需的大半物资,也都经由这运河运输。

    此刻在运河码头的角落里,几辆马车停靠在这里,几个穿着文士长袍的老者站在河畔,看着远处船来船往络绎不绝,脚夫挥汗如雨,一直等候到傍晚,大日晚霞漫天,船舶渐稀。

    “算一算时候,差不多应该到了吧!”一名老者等的有些疲倦,虽然一身浩然正气通天彻地,但是学宫弟子比不得那些武道之人,哪怕强到人间极致,肉身也并不强悍。

    “船应该差不多到了!此次圣人下界,吾学宫定能在这番大劫之中顺势而起,再次独占鳌头。”另一个穿着学宫教习服饰的人之前便是安排船前往甬北郡的,私底下还派了弟子沿途跟着,前几日还传书过来,说船已经到了凤阳。

    站在最前面的,时尚贤学宫这一任的夫子,脸上也露出了欣喜之色,捋了捋胡须:“群星下界,太古仙神纷纷转世,这样的局面,哪怕是千年学宫的底蕴,光是依靠吾等,也恐怕一步不慎,掉入万丈深渊啊!”

    “到时候有何面目去见列代先贤,见五圣,幸而上界早有安排,我们跟随着圣人口谕行事便可。”

    “更何况,此次下界的还是那一位。”

    说到这次下界而来的圣人,所有人都涌出了一股无比的自信,仿佛有其在,哪怕是这次杀劫之中仙神转世遍地,学宫也能够稳坐钓鱼台。

    不过船还没到,一纸鸳跨过云层,从天上落下到了学宫教习的手中,其看了一下,脸色立刻变得起漆黑。

    夫子看了过去:“出了何事?”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学宫教习的表情,便知道出现了意外,要知道他们这一次他们可是来迎接丰圣人下界,要知道仙神不可轻易入世,那些太古仙神都是一个个转世下界,丰圣人虽然他们已得知不是转世下界,但是肯定是用了某种方式下界而来,若是在半途之中出现了什么意外,他们这一代学宫所有人都承担不起。

    想到这里夫子顿时心中一沉,声音都变得有些严苛起来。

    “没有出什么事!只是真仙观四散仙在半途之中拜见了丰圣人,随后丰圣人在凤阳湖突然离开,现在已不知去向。”

    夫子面色依旧不好,但是却松了一口气:“圣人如龙,其行必有其深意,吾等不必揣测,不必等了,我们返回学宫。”

    走到半道之上,几名尚贤学宫的前院教谕突然赶来,说在学宫门口突然多出了一辆马车,堵住了学宫的大门,所有学宫门徒只要一靠近马车,浑身浩然正气就好像遇到了克星一般受到了压制。

    好似大日临前,浑身被灼烧,普通门徒连大门都出不去,只有几名修行浩然正气有成的弟子,才能够勉强跨门而出。

    夫子带着几位当代大贤立刻赶到了学宫的大门口,就看到了学宫门口那棵千年月槐树下,停着一辆马车马哼哼的打着响鼻,车内在普通人或者修行者看去,好像没有丝毫特别,但是在学宫之人眼中就不一样了。

    他们一眼望去,车内就好像有着一颗太阳在燃烧一遍,光芒遮盖住了整个埗郡,耀眼刺目至极。

    夫子一看,便知道来着是谁了,直接上前跪倒在地,身后一行人也纷纷跪下。

    “尚贤学宫第二十四代夫子公羊礼拜见圣人!”

    “尚贤学宫弟子周舟拜见圣人!”

    “尚贤学宫弟子涂海拜见圣人!”

    此刻夜色已经降临,幸好学宫门口并无人,恐怕看到这黑压压跪倒的一片,其中还包含着尚贤学宫的夫子,足以让人瞠目结舌。

    “起来吧!此次下界不可伸张,且我并非真身下界,行走出外不便,入内再说!”马车之内传出的声音入几人耳朵之中,顿时让几个人振奋得血脉膨胀,几名跪在后面之人不由得感觉到一股战栗感涌上脊梁,半天都站不起来。

    虽然早已知道此次下界的是丰圣人,但是当面的时候,还是感觉有些不能自已,感觉好像如同梦境,毕竟一位只在神话传说之中才出现的人物,亲自走下凡间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夫子公羊礼亲自牵着马进入学宫之内,直到学宫后院的禁地,先圣宫之内。

    上界钧天星府也有一座先圣宫,正是丰圣的居所,此处的先圣宫便是仿照上界的先圣宫所建。

    只是不论是外形还是大小,都差远了,上界的先圣宫光面积就如同一座城池,而此处不过一座普普通通的宫殿罢了。

    丰圣人这个时候才从马车之上走下,此刻其身形看上去与常人差别并不大了,但是依旧有着部分泥胎神像的感觉,有着一股香火气息,看着不像是从马车上走下来,而是从神坛之上走下来。

    不过这种形态,反而更符合学宫门徒印象之中丰圣人的样貌了,他们见到的丰圣人,就是在神台之上的神,高高在上,不可直视。

    先圣宫内的摆设也类似于上界,唯一不同的是,上界是五圣真正聚集在这先圣宫内,上古圣贤同聚一堂,而这内里只有这个五圣的神像和上古圣贤的牌位。

    丰圣人看了一眼,最后站在了自己的神像下:“此番星君杀劫,我学宫所为依旧是执掌文道气运,然而是在杀劫之中尽量保全天下百姓,不至于杀劫过重,东洲人道元气大伤。”

    “天下执掌文运之星当有文曲、文昌、魁星、禄星,此四星命之人当入我学宫一脉。”

    “文曲、文昌、魁星此三星,想要登上星君之位,必定是科举出身,和吾学宫脱不了干系,唯有这禄星,不一定出在吾学宫门下。”

    “尽快找到文曲、文昌、魁星三星,然后计划筹谋这禄星之位,从现在就开始布局。”

    “此乃我学宫筹谋,文道文运之势,除此之外还有天下大局。”

    “天下大局,不出外便是杀破狼三星开启杀劫,紫薇星星命之人终结乱世,尽快找到杀破狼三星和帝星,便可以尽早的完成杀劫,终结这一场星君杀劫。”

    尚贤学宫夫子如同学生一般恭候在丰圣人之下,将丰圣所说一言一句全部记载心中,数言已经决定了整个学宫后面一二十年的布局,甚至是天下大局的走向。

    这个时候夫子面露有些不忍,仿佛不愿看见这天下大乱生灵涂炭的局面:“请问圣人,当杀劫起之时,我学宫究竟是扶持这紫薇星命之人,还是保全这大周江山。”

    丰圣人看向了这夫子公羊礼:“顺应大势而行,若是大周可稳定这星君杀劫,便保全这大洲江山,不可为便扶持紫薇星命之人终结乱世,不过唯有一条,尽快结束杀劫,若是形成僵局,杀劫绵延数十上百年,恐怕人道气运和整个东洲修行界都将元气大伤,此次招仙使贾益邀我下界,便是不欲杀劫演变成这一副局面。”

    “还有,南华仙君也转世下界了!昔日南华仙君也是学宫门徒,曾与汤黎同门一同修行,也受过我一些指点,算是我半个弟子,此次下界也告知过我,你等前去迎他归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