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重生支配者 > 第五百七十五章:道门算计
    舒望山最显眼的便是那仿佛从九天落下的瀑布,瀑布下有水潭,潭壁之上还有着一座钧天仙君的神像。

    因为昔日钧天仙君便是在此地渡劫,舒望山因此也被称之为真仙福地、仙神之所,整个山脉绵延千里,上面有着大大小小数十个门派。

    而九尾天狐白氏一脉的灵境就在瀑布之上,几百年前据说还常见白氏一族的画船楼房从瀑布而下,沿着这条河流进入皋阳城内,皋阳城内时常能够看见天狐一族的身影,不过随着天狐白氏的那位大能准备飞升,整个灵境都封闭了,无人能够进出内外。

    这一日从南方一道身影跨越千里而来,匆匆赶到了舒望山之上,头也没回的便朝着瀑布之上钻去。

    其身形如同移形换位,竟然无视了灵境的大阵隔绝,直接穿过大阵闯入了天狐白氏的灵境之内。

    如果说山外的舒望山算得上是钟天地之神秀,那么此刻这灵境之内,便是真正的仙神之所了,灵气浓郁到凝结成雾气不散,但是却没有丝毫湿意。

    灵境是一座山谷,不过内里几乎被重重精致且充满幽都风格的宫阁建筑给布满,远远可以望到假山亭台之间,一位位俊男美女穿着华丽的装束在其间嬉戏、修炼。

    心月狐胡秀儿刚刚踏入灵境之内,出现在一处宫廊的转角灯火之下,就突然听到一声传遍了整个灵境之内的声音:“何人闯我天狐灵境?”

    这之前闯入皋阳,连护国大阵和钦天监的浑天仪都没有发现踪迹的月火仙遁之术,此刻一进入天狐灵境之内,立刻就被对方发现了踪迹。

    胡秀儿立刻感觉到一股强力将其拖上了九天,然后一下子又摔倒在了地上,她抬起头,就看到了面前的一座浩大悬挂着一座座宫灯的神宫,赤红色的大门上悬挂着一个牌匾。

    “大日神焰宫!”

    整个神宫看上去非金非木,但是上面天上就带着一股似大日又似真火一般的道纹,天生就星辰一股大道法则在其上,哪怕是在夜里,也能够接引大日浩阳之日下界。

    那宫灯之中燃烧的也并非是凡火,而是真正的仙火,大日真火。

    这火和胡秀儿所使用的月火遁术的大道之力完全相反,又或者相生相克,让胡秀儿感觉到了强烈的压力又同时吸引着其不断的朝着其走近。

    走进之后,尤其是沿着阶梯而上,跨越上了大日神焰宫之内,胡秀儿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大道法域,仙器。”

    宫门轰然打开,几个穿着宫群的少女从里面走了出来,虽然呈现人形,但是修为不够,连后面的毛茸茸的白色尾巴都藏不住。

    几个天狐白氏的少女好奇的看着面前这位和和她们同属天狐一族,出自狐相一脉的心月狐胡秀儿,开口说道。

    “进来吧,老祖宗要见你。”

    胡秀儿拘谨至极,小心翼翼的踏入了神宫之内,一重重屏风拉门启开,走到最深处,终于见到了一个坐在华丽宫室之中的女仙。

    胡秀儿一把跪倒在地上:“青丘国九尾狐一脉胡秀儿,拜见白氏仙君,望仙君看在同出一脉的份上,救救胡秀儿吧!”

    妖仙白魅抬起头看了这胡秀儿一眼:“仙君之名乃是称呼上界仙神大能,我不过一区区下界修行者,怎敢称仙君。”

    “你之事我已知晓,乃是咎由自取,明知星君杀劫降临,不知道多少道门、神祇皆入劫中,多少修行数百近千年,甚至有望飞升者劫数陨落,还想妄图插手杀劫,简直自寻死路。”

    “九龙帝玺干系到星君杀劫最关键的一环,最终不知道多少星命之人都得依靠这九龙帝玺聚拢天下人道气运归位,你明知此物如此棘手,为何还死抓着不放?”

    心月狐胡秀儿立刻说道:“胡秀儿自知大祸临头,虽然天机遮掩之下,但是却知晓自身灭亡大周龙庭,气运急转直下。”

    “我正是有九龙帝玺在身,所以这气运还能够护住我,若是放手这九龙帝玺,恐怕顷刻间就是大祸临头,救无可救。”

    妖仙白魅冷哼了一声:“你这一路行事愚笨至极,倒是在这气运感应上面有着几分天赋,不亏是吾天狐一族的血脉,这通天术修的倒是不错。”

    心月狐胡秀儿跪地不起:“请狐君施以援手,救救我吧!”

    妖仙白魅这个时候没有看向胡秀儿,反而看向了远方,这个时候远处一朵祥云遁光而来,瞬间划过罡天落下,一位手持着浮尘的女仙已经降落在了舒望山之上。

    白魅低头看向了胡秀儿:“三代天师张玉素来了,我是救不了你了,能不能活就看你自身机缘了。”

    胡秀儿毕竟还是天狐一脉的,同为天狐一脉,如果能够出现一位上界天庭星君,整个天狐一族都将受益,白魅当然不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这胡秀儿死在自己面前。

    哪怕天狐一族本身背后就是依靠着幽都仙主这位太古金仙,但是能够出一位天庭星君,哪怕并不是排名靠前,权柄极大的星君,也能够庇佑天狐一族千世万代。

    “天师派三代天师张玉素,求见狐君白魅真仙。”

    张玉素落在瀑布灵境之前,就看见灵境重重打开,一个如同气泡之内的灵境出现在其眼前,任由其一步跨入。

    张玉素手握着浮尘,在几名狐族的长老毕恭毕敬的邀请之下,进入了大日神焰宫之内,明明是为了那心月狐胡秀儿而来,却看都没有看她一眼,一进来就和白魅互相行礼。

    “见过白魅道友。”

    “见过张天师。”

    略微寒暄了一番之后,张玉素立刻说道:“心月狐胡秀儿截断大周气运,夺九龙帝玺,还请狐君将她和九龙帝玺交给我。”

    “北方战局将定,星君杀劫终,此事万万不可拖延。”

    白魅立刻说道:“天师来之前,我早已问过秀儿,此事乃是通天国和青丘国所谋划,大周气运龙柱也是那通天国太子虚日鼠舒旭所为,胡秀儿虽然有过错,也只是被人所误而已。”

    张玉素出自天师派一脉,自身也修到了渡劫八重的境地,尤其是面前这白魅还出自妖族一脉,本就被道门所低视:“大周龙庭覆灭,新帝就位之时,总要有一人为这天下大乱之局负责。”

    白魅一听这话顿时怒气涌上了脸庞:“这大周灭亡不早在你们道门的算计之中吗?”

    “恐怕那不论通天国还是青丘国,早就被你们道门算计安排好,由他们来终结这大周龙庭的气数,可惜这青丘国和通天国之人尽是些愚蠢至极之辈,连这都看不出,自愿入你等算计之中,为你们道门当了棋子。”

    “千年皇朝一朝崩塌,二者本身就罪业缠身,若不是如今周天星辰大阵列下,天机遮掩,罪孽不显,恐怕他们俩早就遇上了那九霄雷劫或者横遭祸劫。”

    “再二者,这九龙帝玺是昔日钧天仙君所炼,天下只有真龙天子才配持有这帝玺,你天师派有何资格来夺这九龙帝玺?”

    天师张玉素静坐不语:“天钧师叔之前已说过,这九龙帝玺可交予我天师派一脉。”

    妖仙白魅却只突出了三个字:“我不信!”

    二者怒火交加,两位接近人间巅峰,而且皆持有仙器的大能修行者仿佛顷刻间就要动手,最后张玉素却说道:“如今钧天师叔便在尚贤学宫之内,你若是有胆量,可前往尚贤学宫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