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万界之我开挂了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死人不用承担责任
    “一会你可别说我杀人的事情,不然你妹妹会担心的,就说我是你的高中同学,如今也在美国留学。”李铁柱兄妹两住的地方是一个有些像仓库一样的破旧小木屋,也就三十平米不到的样子,来到李铁柱住的地方,王汉再次嘱咐道,李铁柱的妹妹绝对不像李铁柱这么呆,没什么经验,绝对是妥妥的人精一个。

    “嗯。”李铁柱认真的点了点头,来的路上王汉就和他说清了厉害关系,要是在美国被抓了,那就真的客死异乡了,他虽然呆,但不是傻,只是社会经验不足,死脑筋,否则也不会读出高中了。

    “你们还真顽强!不仅是意志,还有生命。”当李铁柱打开门锁,推开门,招呼王汉进去后,王汉看着屋子里的布置不由感叹。兄妹两人在两千零二年的美国硬生生的活出了五十年代时候,金融危机时穷人家的感觉,也许还更早。

    不到三十平方米的屋子就是一个破旧仓库倒腾出来的,中间一根柱子支撑着木屋的结构,里面没有隔墙,漏风的地方用废弃的木板遮挡着。屋子里的家具也是少得可怜,两个小凳子,一张桌子,一个放衣服的破柜子,两张破旧的床,中间用布帘隔了起来,除了屋子中间挂着的电灯泡外就没有什么电器,屋子一角有着一个熄灭的小火炉,一些煮饭的炊具,一个米缸,一只水桶,和一些看着就不新鲜或者是边角叶的菜叶,应该是捡来的,这些就是屋子里的全部。不过里面虽然简陋破旧,但是却也打整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空气也不污浊。

    “哥哥,来客人了。”屋子中,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少女见和李铁柱一起进屋的王汉赶紧问道。

    闻言,李铁柱赶忙介绍道:“妹妹,他叫王汉,是哥哥的高中同学,也是来美国留学的,是学医疗的。”

    “王汉,这是我妹妹,叫李思思。”

    李思思闻言,一边努力的想要撑着起来,一边赶紧招呼道:“是哥哥的同学,快请进,这里简陋,还请不要介意。”

    ‘警惕心真强啊,而且没有表现出来。’感受到李思思怀疑的目光,王汉心中不由赞叹。‘这才是独自在外该有的生存态度,李铁柱连说谎都说不利索,能在这个时代的美国活到现在还没被卖了,估计全靠他妹妹。’

    “思思,你还有伤在身,就不要起来了。”李铁柱赶紧过去扶着他的妹妹重新躺下,说道:“招呼客人就由哥哥来好了。”

    “苦日子我也过过,不会介意的。”王汉也摇头说道:“你还是躺下休息吧,受伤了还是要静养。”

    “谢谢体谅。”李思思闻言笑着道谢道,重新躺好。

    “你的伤是怎么弄的?很严重啊。”李思思躺下后王汉询问道。以王汉的经验仅仅根据刚刚李思思的动作和脸色便能看出李思思的伤势情况,不仅有很严重的外伤,内脏骨头也都有一些损伤,更重要的是伤势处理不到位,很随便,后期的治疗和保护也不到位,被拖严重了,有着严重的发炎发热现象,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如果再拖下去,恐怕以现在的医学技术就救不活了,哪怕这里是美国,很显然,打她的人根本没有留手。

    王汉一提,李铁柱再次忍不住想要哭出来,便打算把当时的情况告诉王汉。“我妹妹当时是为了帮我……。”

    李思思打断了李铁柱的话,说道:“帮我哥哥搬东西的时候,不小心摔倒的,没什么大碍的。”

    “放心,我并不是坏人,我是真想帮你们,因为大家都是华夏人。”王汉说道:“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但是你身上的伤确实很严重,而且发炎了,你身上的伤继续拖下去的话恐怕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要了你的命。”

    “什么,王汉,你说我妹妹会死。”闻言,李铁柱目赤欲裂的看着王汉。李思思则是沉默了,她也大概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自己现在是越来越虚弱了。

    “你的伤是被人打的,不仅有外伤,还有多处挫伤,而且就连骨头也有一些损伤,虽然没有断,但是恐怕有多处开裂。”王汉看着李思思说道:“而且因为后期没有得到有效的治疗和疗养,已经感染,发炎灌脓了。”

    “那怎么办?”听到王汉说的有理有据,加上李思思的伤确实是被人打的,李铁柱彻底慌了。

    “先去医院……”

    “李铁柱,赶紧带着你妹妹滚蛋。”王汉话还没说完,门口便传来了一个青年的声音,四五名白人青年和一对白人夫妇走进了屋子,当先的一名青年喝道:“房租不要你们的了,赶紧滚蛋。”

    看着进来的几个白人青年和白人夫妇,李铁柱牙齿顿时咬紧了,拳头死死的握着。要不是他妹妹拉着他,估计他已经冲上来了。

    “这样吧,房租我帮他们付了。”王汉见李铁柱的样子,那还不明白打人的就是面前的这些人。

    “钱不要了,这五百美元算是倒贴给你们的买药的,赶紧滚蛋,你也滚蛋,这里不欢迎华人。”白人夫妇中的男子骂骂咧咧的说道,丢给了王汉五张一百美元的钞票。

    “哼,这五百美元好大啊,是怕人死在这里,所以急着赶人,想洗脱罪名吧。”王汉淡淡的说道。

    “别给脸不要脸,给你们五百美元算可怜你们的,她的伤又不关我们的事,谁知道她是怎么受伤的,别想赖上我们。”闻言,白人青年骂道,其他几个青年也半围住了王汉,显然他们来之前就有动手赶人的打算,人必须要赶走。虽然华人不受待见,但毕竟是合法来美国的华人,要是真的死在他们的家里,警察也不能草草了事,他们也会有大麻烦的。

    ‘看来他们不仅是只赶人这么简单。’看着半包围自己的几个青年,王汉察觉到了一些微弱的杀气,并不是他们隐藏的好,而是他们的杀气太小,显然他们并不只是想赶人这么简单,而且只是赶人也不能洗脱罪名,恐怕他们另有计划。

    (纯属虚构,别认真。)

    发现这些青年用意的王汉淡淡的说道。“我们先出来谈吧,李铁柱的妹妹我会送去医院治疗的,也不要你们承担医疗费用,更不需要你们承担责任。”

    “好。”闻言,几个青年和白人夫妇相互看了看,点了点头。能够这样解决,他们也不想惹更大的麻烦。

    ………………………………………………

    “说吧?你想要什么才不用我们承担责任?”出来后,白人男子开门见山的问道。

    “命。”王汉冰冷的说道,白色的光芒快速闪过所有人的脖颈,让他们连呼叫的机会都没有。

    “人都死了,你们还怎么承担责任,自然就不用承担了。”杀了几人后,王汉冰冷的说道。缓缓的把太刀收进了背包空间。直到这时,这些白人的脑袋才从脖颈上掉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