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灰烬之翼 > 第二十一章 奇怪的传统
    一旦被抓住,埃里克明白沃奇可不会轻易的放过自己。

    几乎是在一瞬间撞了出去,其余人也在埃里克动身的那一刻行动。

    四散而逃,只留下菲律尔被绑在中间无助的哀嚎着。

    近卫们建立起来的防御被埃里克轻易的冲垮,只能说不愧曾经是沃奇的副手,埃里克的力量远超他们的想象。

    当一个中二中年人有了极强的行动力,这会带来什么结果?

    这恐怕不言而喻。埃里克不想掀起太大的冲突,寒霜的魔法从他身上释放,伴随着魔力的冲击,被白光附着的地方都布满了寒霜。

    近卫们的身影一时间停顿了一下,也是在这个瞬间里,狂风涌起,拖曳着埃里克的身体把他送向高处。

    很难想象,这个浑身肌肉的家伙居然是个魔法师,从他施法的状态来看,他还是个十分强大的施法者。

    这里是海面之上,水汽充足,坚固的冰墙凭空出现将近卫们拦截。

    当他们撞破冰层之后,什么也没有了,整个场地里只剩下了还在鬼叫的菲律尔。

    近卫们的突然出现打乱了埃里克的节奏,漫步在狭小的长廊上,皱着眉头,点起了一根香烟叼在嘴上。

    虽然海上之国非常富有,但有些东西在这里还是非常珍贵,就比如香烟。

    海上之国水汽浓重很难保存,再加上海上之国根本没有条件种植烟草,它们大多来自于大陆内陆,而海上之国一年之中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海上航行,很少靠岸,也因此香烟便显得弥足珍贵。

    深深的吸了一口,吞吐着白雾。

    在接触到香烟前埃里克几乎想不到世界上还有这种东西,他的一生都驰骋于海洋之上,从未踏上过陆地。

    再次的深呼吸,白雾散去后,狭小的长廊前多出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我。”

    把烟头丢下,吐着白雾把它彻底踩灭,埃里克有些复杂的看着长廊尽头的友人,只可惜曾经的友谊不见,此刻这里只有一把直指着他的剑刃。

    “埃里克,看在曾经的情面上,不要让我太为难好吗?”

    沃奇将剑刃指着埃里克的心脏,毫无感情的说道。

    “所以呢?把我抓住,因为一点可笑的理由关回黑岛监狱?”

    “可笑的理由?我可不认为绑架一名陆地的客人是一个可笑的理由。”

    沃奇毫不留情的回击着。

    听着沃奇的话语,埃里克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些许的悲哀。

    “让开吧,沃奇,正如你说的那样,看在曾经的情面上,让我离开。”

    虽然这么说着,可埃里克摆正了身影,剧烈的魔力波动从他身上涌动。

    回答他的是疾驰的剑刃。

    狭小的空间里涌起狂风,由烈风汇聚而成的剑刃带着呼啸的轰鸣而来。

    埃里克只能看见青色的轨迹,随后轨迹所到之处,钢铁之上布满剑刃的划痕,仿佛无数野兽的撕咬一般。

    冰墙凭空而起,可这并不能阻挡沃奇。

    埃里克了解沃奇,很难用职业属性这种带有局限性的东西来形容他。

    可以说沃奇是一名战士,最纯粹的战士,为了杀死敌人他可以用尽自己可以使用的一切。

    魔法,剑刃,诅咒,神术……只要是能进攻的东西,他都非常有兴趣去学习一下,于是在这种条件的促使下,一个怪物诞生了。

    埃里克想都没有想回头就开始跑,在海上之国没有人能正面击败沃奇,哪怕他自己也是如此。

    冰墙被轻易的击碎,破碎的冰晶之后是是手握利剑的沃奇。

    狂风成为他的羽翼,牵动着自己向前。

    直接闯破铁门,埃里克飞身越过护栏,狂风也加持在他身上,带着他飞跃障碍。

    楼林密布之间,一场追逐战就此展开。

    无形的风之刃来回交错,斩击着钢铁,击碎地面。

    几个呼吸的时间里,两位魔法师已经交手了数次,与一些骑士小说中写的不同,魔法师之间的对战可不是对轰火球,看谁火球搓得大来决定胜负。

    那是真正意义上的勾心斗角,用着最低量的魔法消耗,去完成最致命的伤害,而且他们可不像伊戈斯那个怪物,能手搓核裂变。

    风刃悄无声息的划过,在命中埃里克的最后一秒,埃里克察觉到了这一切,歪过头,随即脖颈之上多了一处浅浅的划伤。

    沃奇这一次看起来狠下心要下杀手了,可以想象到,如果最后沃奇没有察觉会是什么下场。

    感受着这清晰的痛苦,埃里克有些意外,但也能理解,毕竟沃奇他是如此的憎恨自己。

    翻腾着身影随后落在地上,不间断的逃跑中,埃里克已经来到了他的有利地形之上,这让他多了几分胜算。

    落身在钢铁的城墙之上,沃奇的眼中尽是不屑。

    “埃里克,别反抗了,你知道的,从小到大你从来都没有赢过我,哪怕你临近海水,这也不会改变。”

    声音缓缓传来,对此埃里克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些什么。

    他当然明白这一切,自己临近了海水可沃奇也临近了,他这样做并没有增加胜算,反而把优势拉开,以沃奇的魔法水平,自己在洪流之下一定会败北。

    “可总得试一试啊。”

    埃里克喃喃自语着。抬起头,头顶就是那灼热的烈日,恍得他眼神一阵失神。

    虽然一起成长,一起工作,一起战斗,可埃里克知道自己与沃奇是不同的。

    埃里克有着其他海民都没有的东西,那或许应该被成为海盗精神的东西。

    曾几何时海民也是在七海之上面对狂风暴雨的海盗,掠夺着七海,踏足那未知的海域。

    可现在呢?仿佛囚徒一般生活在钢铁的保护之中,机械般的游荡在七海之上。

    在黄金的腐朽之下,所有的海民都忘记了自己先祖曾经的辉煌。

    所以埃里克是不同的,中二病又或者疯了,又或是别的什么,他依旧坚信着自己是那天生的海盗,七海的索取着。

    他敢于踏出那未知的一步,无论最后结果会如何。

    于是怒涛涌起。

    埃里克直接冲向了城墙之外,不给沃奇任何阻拦的时间,一头撞入海水之中。

    沃奇紧跟其上,可在埃里克触及海水的那一刻,范围内的海水都被他随意操控着。

    水箭释放,紧接着整个海面停止了流动,如混凝土地面般坚硬。

    狂风如同疾驰的蝙蝠倾巢而出,旋转飞舞如同无数割刀切割着海面。

    海水被削下,随后凝固成寒冰。

    从埃里克落水的位置为中心,海水开始冻结,如同编织的蛛网,不断扩散将其纳入魔力的范围。

    沃奇没有给埃里克更多的时间,魔力倾斜下来,直接将整个海面撕碎,随后魔力夺过了海水的控制权,每一滴海水此刻都化作疾驰的利刃,随后旋转。

    死亡的漩涡涌起,随后劈开海面。

    一些鱼类的残肢坠落着,暗红的血迹弥漫在海水之中,可除了这些没有埃里克的踪迹。

    沃奇沉着脸,握紧了拳头。

    “还是……让他跑了啊。”

    -

    -

    在追逐的另一端,城市的一角之上。

    伊戈斯趴在护栏上,俯瞰着这钢铁的城市。

    海上之国的大部分建筑是深埋在海平面之下,不过因为海床的提高,在靠近伯里尔群岛的这段时间里,这些隐藏在黑暗中的建筑开始逐一浮出水面。

    某种意义上说,这段时间里的海上之国才是真正的海上之国。

    首先是那中央的巨塔,它没有名字,但却是整个海上之国的中枢,大船的龙骨。

    最上方是船长室,从上到下接着是档案馆以及动力室。

    巨塔四周裂解开,巨大的齿轮开始咬合,把巨塔继续向上抬起,紧接着四周的街道也跟着开裂。

    就仿佛投入水中的石子,掀起的涟漪不断扩散,最后伊戈斯身处的地方也一同升起,在那裂开的缝隙之中,新的建筑缓缓升起,那些大多由士兵们守卫,从他们神态的严肃就可以看出这些建筑的重要性。

    整个城市都在扩张,刺耳的钢铁之音不断,面积不断变大。

    一座又一座的高塔升起,仿佛竖起的长枪,洒下的日光逐一被遮掩,到了最后巨大的阴影彻底将伊戈斯吞没。

    温暖不再,取而代之的是那来自深海的寒冷,反重力魔力从海上之国的下方释放,为这钢铁之城带来些许的浮力,随后魔法护盾笼罩了正面天空,将这些藏有秘密的建筑重重包围。

    冰山一角,这或许是形容海上之国最恰当的词汇了。

    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至此海上之国彻底拓展完毕,剩余的管道阵列还在调控中,应急部队全天候待命,重要的道路被士兵把守。

    “凡人的伟力,确实震撼对吧。”

    晨风在一边看着沉默的伊戈斯说道。

    伊戈斯点点头。

    “这是自然,在北境里,在见到那个天启武装时,我就已经了解到了。”

    那贯穿天际的光之剑。

    伊戈斯与其他长生种的不同,大概就是他永远对未知抱有敬意吧。

    自己也不是龙傲天,鬼知道会在哪个角落里翻车,所以还是小心些,警惕些比较好。

    “真美啊……”

    艾莉儿的声音在一旁响起,顺着艾莉儿的视线看去,是那裂开的缝隙之中。

    海水从其中涌出,可紧接着下方缓缓升起的魔导阵列将这一切映亮。

    如同被照耀的水晶一般,美轮美奂。

    “看起来……接下来的路还有很长要走啊。”

    脸上映着光,伊戈斯低语着别人听不懂的话。

    时之力源头似乎是在世界尽头,无论那里有些何等的危险,看起来自己都得去一趟。

    忙忙碌碌,一刻都不得安生。

    “晨风你对世界尽头有什么了解的吗?”

    想到这里,伊戈斯突然想起来自己身边还有这么一个人。

    晨风在她那漫长的生命里去过很多地方,可以说她几乎用双脚走遍了整个世界。

    有什么问题,想必她都知道。

    晨风脸上露出了个理所当然的表情,似乎伊戈斯这个问题早就在她意料之中。

    “世界尽头……一个神秘莫测的地方吧。”

    晨风微笑着说道。

    “狂乱的魔力,不稳定的空间,利维坦的驻守,冰川的环绕……”

    “那是一个未知的地方,哪怕这么多年以来都没有人能将那里的秘密带出……怎么你对它有兴趣?”

    晨风看向了海平面的尽头,在那里之后便是世界尽头的位置。

    “旅法师协会的多次突破皆以失败告终,哪怕是真理殿堂也找不出有关它一丝一毫的秘密。”

    “冒险者的圣地,诗人作者的背锅侠。”

    说道这里,晨风突然笑了起来。

    “背锅侠?什么意思?”

    伊戈斯有点不明白了。

    “很简单,那些诗人为了增加自己的名气,总会传唱一些虚有的故事,最后故事的源头什么,就交给了世界尽头,反正也无人知道真假,不是吗?”

    晨风说着,她经常能听到什么,北方爆发战争,古老的大魔王又双叒叕被放了出来,然后最后都指向世界尽头。

    久而久之,谁一传唱世界尽头的故事,大家都会像听到笑话一样笑起来。

    “不过说道吟游诗人,你不想去海上之国的酒馆看一看吗?”

    晨风突然提议到。

    “嗯?怎么又和这个扯上关系了?”

    伊戈斯说道。

    “因为海盗王啊,他把自己的一切令吟游诗人写成了传记,这让他名气大增,也让海民们莫名的喜欢吟游诗人,在海上之国吟游诗人都已经成为了一个必要的职业。”

    晨风回想着她所知道的。

    “每个海民在死前都会找一个吟游诗人,画重金让他帮自己书写一份传记,久而久之,这已经成为了海民的传统……甚至有些时候,那些有钱人无论到哪都会带着吟游诗人,让他们自己所有的一切详细记录,似乎这样就能让人将他永远铭记一样。”

    “嗯……说起吟游诗人,我倒想起来一个人。”

    这时艾莉儿突然说道。

    她的记忆飘向了那北境的风雪之中,那个一转局势,救了所有人,随后又神秘离开的诗人。

    玛里苟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