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爱罗的超能力老父亲 > 第二百九十八章 忍界第一的地质学家
    刀术之间的比拼,就是要在近身搏斗时化解或者格挡住对方的攻击,然后凭借力量或者速度的优势让自己的攻击命中敌人。

    但是眼下,满月连贴近鬼鲛手中的鲛肌都做不到,可以说他面对的不只是力量强于自己,速度也并不比自己弱的鬼鲛;鲛肌在鬼鲛的手中已经不再只是一柄兵器了,而更像是一个活物,一个只有提供查克拉就能一直作战的强大通灵兽。

    【不行!这样下去……我必输无疑。】

    满月没有选择继续掰筷子莽到底,毕竟他不是有个狗儿子的联盟国王。

    他手中的双刃再次合十,在查克拉的作用下,鲆鲽的刀身胀大,发出耀眼的光芒:

    “鲆鲽.解放!”

    满月双手持着巨刃,以一个棒球场上击球球员的姿势挥舞着双刀.鲆鲽将查克拉炮弹如同棒球一般猛然击出,其威势仿佛打出了一个全垒打一般。

    平心而论,鲆鲽.解放的威力绝对不弱,甚至最弱水影的人生高光点就是以这种攻击方式击穿了二柱子的须佐能乎铠甲。

    可惜,满月遇到的敌人是鬼鲛和鲛肌……

    鲆鲽大力出奇迹的一发查克拉炮,在鲛肌的嘴里就真的只是大力(饮料)而已,都送到嘴边了那必须得喝大力啊!

    鬼鲛看着鲛肌一口吞下了查克拉炮,它尾巴化作的刀柄在自己手中愉悦地摆动着,将“真香”的感觉传递给了自己的主人……

    可是鬼鲛却没有因此而轻敌,因为鬼灯满月并没有束手就擒的意思。

    满月已经退回到忍刀卷轴的位置,将鲆鲽重新封印回卷轴内,取出了另外一把长刀。

    这把刀的造型同样十分奇特:

    与其说是刀刃,这更像是一个一端是铁刃的巨大卷轴。

    铁刃的一端还算是正常的刀身,而卷轴之中,则是密密麻麻的起爆符。

    鬼鲛看着满月手中的这把爆刀.飞沫,笑着点点头:

    “有意思,想要用这把飞沫来弥补攻击手段吗?”

    鬼鲛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战斗狂人,他的信念是“挑战任何值得一战的对手”;如果放在武侠小说里,这就是一个武痴。

    因此,如果满月依旧用“掰筷子”模式的鲆鲽在他面前毫无意义地秀刀法,那么只会让他对这场战斗失望。

    而现在,满月十分理智地选择更换其他的战斗方式,这反而能让鬼鲛好好享受这场战斗。

    “这样才对,如果就这么轻易被杀死,那你根本也不配成为组织的一员~”

    说完这句话,鬼鲛挥舞着鲛肌再次朝着满月发起了冲锋!

    ————————镜头切换————————————

    几公里外,以速度八十迈逮虾户了好几个转弯的羊驼君终于耗尽了体力,连“呸”的力气都没有了。

    而骑在它身上的母女俩,则看到了一间奇怪的屋子。

    “妈妈,那个大哥哥说的就是这里吗?”

    香磷从筐里探出头,看着几米外的一座半地下建筑。

    这座建筑并不起眼,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地窖一样。

    香磷的母亲将盛着女儿的筐放在了低头吃草的羊驼身边,小心地用神乐心眼再次探查了一遍周围,并没有发现异常,才走到了这个地窖的入口处。

    这座地窖完全是铁质的,微微朝上的铁门被锁闭得很牢固。

    当香磷的母亲看到铁门上那看似涂鸦的图案时,却猛然睁大了双眼。

    这其实是一个封印术式,而这个术式,她其实见过。

    在二十多年前的涡潮村,见过。

    她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带着锈迹的铁门上的图案。

    幼年时,她曾经和许多和自己一样都是红头发的孩子一起,在村子的学校里学习过这种封印术式—四象封印。

    在村子被毁灭后,她努力遗忘掉这些回忆和知识,因为她知道,这些对于她来说不再是财富和武器,只能招致灾祸。

    在一年多以前被草忍带回草隐村后,她并非没动过心思,想要用自己掌握的这一点粗浅的封印术知识,给女儿换来一个不错的未来。

    但是草忍们的所作所为,打消了她的念头……

    现在,看到这个术式,她开始对于未来,有了一丝丝期待和希望。

    她回忆着结印的顺序,一点点解开了这扇铁门上的封印术式。

    结完最后一个印后,她将手掌放在了术式的中央。

    下一秒,整座地窖开始了微微的颤抖晃动。

    这种晃动越来越剧烈,地面都开始了晃动。

    “妈妈!”

    女人赶快跑回女儿的身边,抱起女儿牵着羊驼向后退去。

    而她们正下方数米的地下岩层之中,黑色的砂铁、金色的黄金、黄色的矿物质砂砾混合在一起的矿脉,正将这不正常的查克拉反应传递向远方的风之国……

    罗砂这三年真的没有虚度光阴,因为查克拉的存在,这个世界的黑科技树点得有多歪,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研究者的脑洞有多大。

    其实总把蛇叔叫成忍界第一科学家这种说法,并不严谨。

    大蛇丸虽然博学,但他的研究方向更偏向于生物工程还有灵魂这种神秘学,以及考古盗墓。

    而科学难道仅仅包括这几种吗?

    立志研究最强的水遁结果把自己玩成冰遁忍者的樱哥和把影分身玩儿坏的救世主难道就不是民科了吗?

    把半只九尾养成猪以至于让人很担心未来水门体内的那半只配不上号的橘化大法难道就不是动物医学了吗?

    不提这些平行世界的人才,就说罗砂。

    在掌握了三种磁遁之后,除了当一名合格的矿影之外,他难道就不能成为忍界第一地质学家了吗?

    三年多以前,近乎无处不在的白绝给罗砂上了生动的一课,让他明白了什么才叫无孔不入的侦查手段。

    罗砂并不傻,在忍术研究方面思想也并不守旧。

    在没有成熟完善的医疗忍术体系加持下,他肯定不会将那具白绝尸体上的柱间细胞移植到自己身上,让自己成为一个“植物人”。

    但不成为植物人,不代表他不能借鉴白绝的侦查手段啊。

    磁遁既然能帮助他挖矿,自然也能帮助他稍稍改变地下岩层之中的矿物分布。

    风之国什么都缺,就是不缺矿。

    而罗砂这三年之中,已经一点点用自己的查克拉将风之国地下的矿脉重新布局成了网络状,网络的中心自然在砂隐村附近。

    而网络的边缘,已经从风之国边境朝着周围的国家一点点渗透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