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总裁老婆赖上我 > 第573章 交易
王总气得嘴都歪了,直喘气道:“我就明摆着告诉你吧,我就等着傍上陆少这棵大树了,你不要,你清高,多少人抢破头皮,那是金山啊,明个我就出去找人去,我就不信了还,我告诉你白若溪,如果谁抢在我前头把女人给献上去了,我就拆了你家的门!”
白若溪一愣,不由得问出了声:“还有别人去送,送人?”
王总一声冷哼,他实在是懒得跟这木头脑袋搭话,起身便准备走。
白若溪一把拉住他的胳膊,说道:“你说清楚啊,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总说道:“陆少,金山,立昌跟人谈合作,人还不一定看得上,这趟过来是考察,考察你懂吗?”
白若溪见实在是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有心多问,又怕言多必失,把上次她帮陆小千档酒的事给暴露了出来。
她当时给王总的解释是她跟丢了陆少,又怕王总责怪,就早早的回家去了。
王总当时当然并不太相信,可他也并没有别的办法,只好相信他,谁让他没有别人办法可想呢,是吧。
白若溪也是仗着这点,这才撒了个大谎出来,这下可好了,为了一个谎,少不得牵扯出十个八个谎出来,这下可怎么办啊。
白若溪着急知道那陆易的情况,她对陆易心存好感,却又不敢明目张胆的直接问出口,怕被王总看出点什么东西,那就得不偿失了,可她又对陆易的情况心急知道,一时间只差原地乱转了。
那王总扭身就要走,他实在是没有工夫搁这瞎耽误的。
白若溪见他要走,一急之下忙喊道:“我愿意,我愿意,你别走。”
王总满脸惊喜道:“什么我愿意,你说清楚点。”
白若溪重复道:“我愿意被你送给陆少,你送我去吧,我妈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王总欢喜的哈哈大笑,什么叫十来运转,什么叫好事多磨,他今天算是全体验了一把。
他满口笑意的应道:“好,好,好,我这就给你妈在的医院转帐去,你等着。”
说着,他拿起手机果真转了一大笔钱过去了。
见白若溪愣在那里出神,他又满脸不高兴了,训道:“愣着干什么呀,还不快收拾东西,我送你过去呀。”
白若溪说道:“现,现在?”
王**所当然的说道:“这不是废话嘛,当然是现在啊,要是晚去一会,万一哪个鬼精的把人先给送去了怎么办?”
白若溪啊了一声,转身进屋收拾去了。
今天是王总追杀到家门口了,反被她求,没想到风水轮流转,如今这王总转过来求她,白若溪不由得一脸苦笑。
见她进去一趟,手中却没拿任何东西,王总有些生气的道:“怎么空着手就出来了啊,谁知道那边要留你住多久。”
白若溪苦笑道:“我身上这一身是最好的衣服了,确实没有什么行李可带的。”
王总唉一声,打起感情牌来,“妹妹啊,你这日子过得是有够苦的啊,走着,哥哥带你买衣服去。”
白若溪听了并不如何高兴,只淡淡问道:“这身衣服算在欠款里吗?”
王总嗨了一声,说道:“说什么欠款啊,咱们都是一家人,一家人钱一起花,你妈就是我妈,我不给她花给谁花,你是我妹,买身衣服还要给钱,多酸气啊,是不是啊妹妹,今这衣服算哥送你的。”
白若溪并没有应声,她心里清晰的认识到,这个表哥心里只有利益,如果不是今天他突然想到可以把自己送那陆易,那自己是决计借不到钱的,说不定还真像他说的,趁着夜黑天高时,把她给扔到乌江里给喂鱼吃了。
想到这,她眼睛一红,几乎马上就要落下泪来了,她连忙低头掩饰,随后又想到,这里怕是没人在意这个事情,倘若是这个表哥见了,怕是以为她要欢喜疯了,才哭出来的吧。
到了商场,下了车,白若溪随意选了几件衣服就摇头拒绝了王总要求在买的意愿了,直惹得王总骂她穷酸。
白若溪心道,便是我再穷酸,也比你强些,至少我没有害别人。
南原市南区陆宅
到地方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过五十了,还有十分钟就到十一点,这个点去拜访别人,一般是存了心要主人留饭的了,不过王总不在意这个。
他一边驾车一边对白若溪交待道:“这处是陆少新买的宅子,先前他都是住在酒店的,我最新的消息得出他在最近搬到这个地方,一般人还真不知道这个消息。”
说到这些,他显然是十分得意于自己的消息之灵通。
白若溪一路上皆是闭口不语,只听王总满口胡扯,这会听了,明显精神了些,问道:“陆少住酒店,哪家酒店?”
王总没有察觉她的用意,随口回道:“还能是什么洒店,就是咱们南原市最出名的六星酒店啊。”
白若溪想起那天早上,她从洒店门口出来那回首一望,不禁一阵甜蜜涌上心头。
到了别墅区门口,有安保人员示意出示证件,王总便掏出手机给陆易打电话。
白若溪心头不禁一阵紧张,她不知道陆易会不会同意他们进去,王总这么明显的不靠谱,再加上上次的酒事件,肯定不会被通过吧。
白若溪这么想着,内心不禁一片暗然,她想,他又不知道我在这里,如果他知道了,他会高兴吗?
没有答案。
王总的电话刚挂,那边安保人员就收到通知,给他们放了行,白若溪的心情忽上忽下,随着距离越近,她便越来越紧张。
别墅区太大,开了将近二十分钟才到门口,门口早已有佣人等候在那里,见他们二人过来,表情恭敬的把他们引入别墅,另外告诉他们,陆易正在处理文件,让他们在客厅稍坐。
陆易新买的宅子正是按他的选择,游泳池,棒球场一个不少,小三楼各有其功能所在,直看得陆易满意不已,连带对刘思思都另眼相看了些。
王总和白溪若自然是不知道这些背景信息的,两人被佣人引入,又上了些茶水点心,便端坐沙发上,只等陆易出现了。
过了好一会,约莫有十来分钟的时间,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从二楼处传了过来,白若溪不禁暗含期待的抬头望去。
却见那楼梯上站着一位形容美丽的女人,身着一身白色连衣裙子,脚踩一双金色的尖头高跟鞋,头发长长披散在身后,容颜艳丽极了。
她一时间心里酸得要死,恨不得夺门而出,最恼恨自己的是,跟着这个没着调的表哥跑来凑什么热闹。
这明显是女主人吧,那陆易喜欢她吗,肯定是喜欢的,她这么漂亮,这么漂亮的人哪个男人不喜欢
却听那边王总猛然起身,惊叫道:“刘思思!你怎么会在这?难道?”
白若溪轻声啊了一声,忙问道:“王总,你认识她?”
王总咬牙恨声道:“当然认识,我怎么会不认识她,她可是我们立昌公司的好员工啊,思思啊,你怎么跑到陆少家里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
这就是怪罪的意思了,当初他拼命把这刘思思往陆易跟前送,结果这陆易是油监不进,呵,没想到转脚就收到屋里去了,更是买了宅子来藏娇啊!
白若溪听得一头雾水,难道这刘思思是立昌公司派来联系业务的?怎么看王总的表情也不像啊。
刘思思并不惊讶,像是老知道他们要来一般,从楼梯上走了下去,说道:“王总这是说的哪里话,我已经从公司离职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辞职报告,还是您给签的字呢。”
王总呵呵冷笑,问道:“我当然知道你是从立昌辞职了,我问的是你怎么会出现在这!”
刘思思端起一杯茶,并不如何急着答话,反而慢条撕理的喝起茶水来,直看得王总心头闷火。
晾得他差不多了,这才开口说道:“这个就要问王总您了,你给我的路,我全走不了,只好求救于陆总啦,您说是吧。”
当初王总强送她给陆易不成,又想把她送给别人,直气得她辞职不干,不料这王总手段下作,竟是给南原市所有有头有脸的公司都打了招呼,不收她!活生生是要把她逼死啊,她若想活命,只得往外市跑,可她有家有业在这里,哪里舍得,这才想起来陆易来,毕竟陆易势头大,便是立昌公司也要看看的人物。
她当初对陆易说的那番话,自然是半真半假的,不说得严重点,怎么让陆易收下她呢。
怎料那陆易那么多疑,竟是给她一大笔钱打发她,也不肯留下她在公司,明明她的简历也不差啊,幸亏后来他给了她管家的职务,要不然,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王总气得浑身地抖。
白若溪心知这是王总做的坏事,并没有开口插嘴,却不料那刘思思也挺好奇她的。
她对王总不屑,是因为她清楚王总除了下作手段没有其他本事,再一联想王总送人的事,便对白若溪的来意猜得七七八八。
刘思思猜是猜到了,却偏要故意问王总道:“不知道这位小姐是?”
王总登时来了精神,说道:“哼,你当然不知道,这就是我海选出来的种子选手,你瞧瞧这眼,你再瞅瞅这腿,将来,不,明天就把你赶出陆家。”
陆易正从楼上下来,听了一言半语的,闻言笑道:“谁要赶谁出去啊?”
白若溪站起身,与正在下楼的陆易对视了一眼。
陆易皱眉道:“是你?”
白若溪紧咬下唇,没有吱声。
王总欢天喜地的窜了起来,问道:“陆总跟咱家妹妹认识?”
陆易玩味的说道:“妹妹?表妹?”
王总应道:“哎呀,陆易真是神机妙算,确实是表妹,确实是表妹来着。”
陆易没有说话,从楼梯上走下。
白若溪怕他牵扯出那天醉酒的事,若是让王总知道了,影响不了陆易,但是她和她的妈妈就惨了,她妈妈还等着治疗呢。
于是,白若溪开口道:“之前有过一面之缘,有一次我在大街上鞋根掉了,是陆总帮我买的鞋子。”
她这么说,王总反而信了,在他看来,他这个表妹哪里都好,长得好,姿色也好,就是太过省钱了点,扣门,她说鞋根掉了,那就是鞋根掉了,就她那一双鞋穿四五年的架势,不掉才怪。
刘思思闻言,仔细的打量了一眼白若溪,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陆易笑道:“不错,确实是一面之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