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恐怖江湖 > 第75章 论江湖豪杰的贤者时间
    任何人都可以变得狠毒,只要你尝试过什么叫“嫉妒”。

    李秋水和天山童姥斗了一辈子,互相伤害了一辈子,归根结底就在这两个字上面。

    女人之间嫉妒起来,其杀伤力,其破坏力,往往是异常惊人的,那种感受的复杂性要超越仇恨。

    当然,嫉妒总是会造就仇恨。

    所以,尽管从普遍意义上来说,李秋水和天山童姥是为争风吃醋才敌对一辈子,本质上,还是源于二人心中最初的那点嫉妒,从某种层面来说,无崖子只是一个导火索。

    对于女人之间这种起因不明却深刻的恶意,王动有过体会,他高中和大学时代都见证过发生在女生寝室中的各种明争暗斗,但凡有类似“无崖子”式导火索的,全部是以某种轰动的形式爆发出来。

    即便是那些没有爆发出来的,潜流暗涌中也蕴藏着令人不安的讯息,王动就曾亲耳听到过一个女生评价自己的室友:“我为什么这么讨厌她,我连她每一根头发都看不惯,看到她就像挖我脑子一样,我好想在她被窝里放一条毒蛇。”

    而最令人震惊的部分是,她和她那位室友平时还会一起上课下课逛街牵手去厕所!

    如果有人有兴趣搜集整理全国历年来校园女寝室的“那些事儿”,其精彩程度和宫斗智慧绝对可以甩《甄嬛传》三条街。

    王动认为,李秋水和天山童姥就是类似问题。

    而他的主线任务之一就是,化解掉这种问题。

    此时,面对她们的夹攻,王动无法再继续保持游刃有余的姿态,直到使出九成功力才勉强维持住以一敌二的局面。

    王动一会使逍遥派功夫,一会使少林七十二绝技,实战之间,进一步将二者融会贯通。

    天山童姥和李秋水却有些摸不着头脑,不住声地问他的来历,王动统统以应对无崖子的言论应对她们二人。

    “师父他老人家收关门弟子,我们怎会毫不知情,小子你不要信口胡言!”天山童姥听完,其实也已信了一半。

    这世上除了老师,还有谁能教他天山六阳掌和折梅手?

    而且,他说师父决定融会佛道两家之所长,开辟全新武学道路,颇为符合他老人家兼容并蓄的作风。

    小师弟认了,战斗却不能停,因为在她们看来,抢到指环就等于抢到无崖子。

    于是,战斗再生变化。

    逍遥二老在围攻王动的同时,她们彼此也开始交上手。

    王动的压力为之一轻,不免又要出手去拉架,然后又变成以一敌二的局面。

    那是根本拉不开的架,破不开的局。

    王动第一次亲身感受到那种不死不休的缠斗是多么可怕,倒不是说武力方面的压力,纯粹是气势和心态上的不依不饶。

    犹如着魔。

    只要她们还能继续战斗,这场架就会一直打下去,直到一方倒下或者双方一起倒下。

    佛也有度不了的魔。

    于是,王动把心一横,决定先尽全力把二人打倒再说。

    不料这么一用全力,后面的发展有些超出自己掌控。

    原来他将一身修为发挥到巅峰,威力竟大到出乎自己的意料。无崖子七十年的功力加丁春秋数十年的修为,再加上自己一身少林绝技,其威力远非简单的几何相加那么表面。

    十余招过后,王动渐渐占据上风,但逍遥二老面对突然暴走的王动,功力也齐齐发挥到极致。

    拳掌交错,内力交斗,地窖内,风声呼喝,轰轰震动,冰室墙壁上的冰渣为三人内力所激,簌簌而落。

    再斗片刻,那地窖大有倾塌的趋势。

    三人浑然不觉,内力已然收不住。

    咔咔嚓嚓——

    一串冰块崩裂,砸向三人。

    王动挥手扫开冰块,李秋水趁机朝王动拍了一招白虹掌,王动以金刚般若掌接下。

    掌力一触而分,李秋水化掌为爪,正是阴狠的幽冥鬼爪,刁钻地抓向王动心口。

    王动以龙爪手回应,反扣住她的手腕。

    李秋水忍住翻腾的五脏六腑,催动北冥真气,她准备将王动一身浩瀚的内力吸归己有。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北冥真气运转,她却没有感觉到对方的真气向自己传来,反而是自己的内力开始向对方倾泻而出。

    “你也会北冥神功!”

    李秋水厉声叫道,欲待收手,为时已晚。

    原来李秋水对王动动用北冥神功时,王动体内北冥真气自生感应,又因其内力远胜李秋水,因此百川归海,反而将李秋水的内力吸了过来。

    恰在此时,他身后天山童姥的天山六阳掌顺势拍至,王动身体微晃,以左肩接下这一掌。

    掌力吐出,却没有造成任何伤害,内力却像泥牛入海,尽数输入对方体内。

    “北冥神功!”天山童姥这才反应过来刚刚李秋水叫出那声话的意义。

    逍遥二老想要罢手已是不能,内力疯狂输出,王动退无可退,顺势而为,将二人内力吸纳归并。

    天山童姥、李秋水和无崖子三人的内力源出同门,性质无异,极易融合,王动将其合三为一,融会并蓄,内力一升再升,沛然不可复御。

    不知过了多久,王动感觉两边输入的内力渐渐虚弱,这才鼓动真气,将二人弹开。

    天山童姥和李秋水躺在地上,虽觉全身酥软无力,残余的那缕真气若有若无,但心中却产生一种莫名的解脱感。

    王动将二人扶起,让她们相对坐下。

    “无崖子师兄临去时曾对我说,他这一生恨一个人,对不起两个人……”

    王动在二人旁边坐下,开始讲故事,“恨的那个人,不用我说,你们应当都知道。”

    天山童姥道:“是那个和她狼狈为奸,背叛师门的丁春秋?”

    王动点点头。

    李秋水摇头道:“师兄恨他,不是因为他背叛师门,是气他跟我好,师兄心中一直爱我想我,当然不能接受我跟其他男子好,诶,师兄她哪里知道,我那么做只是想故意气他,想让他多在乎我啊……”

    天山童姥冷哼一声,道:“真不要脸!无崖子自始至终,心里爱的人一直是我,若不是你当初偷袭我,让我走火入魔,他又怎么会移情别恋?”

    两个人就无崖子究竟爱谁的问题争论了半天,王动也不插话,直到天山童姥问他:“无崖子对不起的那两个人是谁?”

    王动道:“正是两位师姐。”

    天山童姥道:“他对不起我,是因为他移情别恋,我心里也从未真正怪过他,”说着指向李秋水,“他有什么对不起她的?”

    王动不等李秋水接话,赶紧接道:“自然也是因为心意有了转变,爱上了别的人。”

    二人齐声问:“谁?”

    “那座玉像。”

    王动答道:“无崖子师兄说,他厌倦了你们两个争来争去,对自己的婚姻心灰意冷,他把一腔热情和爱恋全投入在那座玉像中,最终爱上了那座玉像,日日期盼那玉像能复活成人,与她双宿双飞。”

    二人愕然不语,回顾当年情景,只觉王动此话大有道理。

    王动续道:“活着的人总是给他增添无穷无尽的烦恼,造成无穷无尽的痛苦,不言不语的玉像反而成了那个最了解他的人。”

    “你们三个本该是这世上关系最亲密的三个人,最终却落得反目成仇,互不相干的结局,而两位师姐争了一辈子,斗了一辈子,却不知道你们争斗的东西早已变了样子。”

    “不要再说了。”天山童姥突然出声阻止。

    “小师弟,感谢你把这些告诉我们,”李秋水也平静下来,“我有几句话想和大师姐单独说,你去吧。”

    王动起身告辞。

    天山童姥突然又道:“小师弟,我把灵鹫宫托付给你,你把它并入逍遥派吧。”

    “好。”王动答应下来,看向李秋水。

    李秋水道:“我没什么要托付你的,只有一个孙女自小由我抚养长大,现在被封了‘银川公主’,我对她很是喜爱,以后她若遇到什么难题,你能解决的便代为解决吧。”

    王动愣了一下,也点头答应下来,李秋水这个托付,应该是系统在强行圆故事线。

    不过王动现在要加速通关,不会去沾花惹草了。

    从西夏皇宫离开之后,王动返回了少林寺。

    他之前接了扫地神僧的扫帚,当然要替他去了断本该属于他的因果。

    就在他返回少林寺的第二天,一位不速之客来到少林,声称要以个人之力,单挑少林。

    那人正是大轮明王鸠摩智。

    鸠摩智修成小无相功,强练少林七十二绝技,狂言道少林绝技只有在手中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威力。

    在其后的对战中,他果然连败数位少林高手,就在他逐一贬低诸位少林高僧时,王动站了出来,当场戳穿他的把戏。

    “鸠摩智,你以小无相功催动内力,强行模拟修炼少林绝技,体内真气已受反噬,如果再这么执迷不悟,必走火入魔,以致筋脉尽断。”

    早已疯魔的鸠摩智哪里能听得下去这些,向王动发出挑战,王动以正宗般若掌破他的盗版般若掌,以正宗的拈花指破他的盗版拈花指……

    鸠摩智一败再败,内伤发作,王动顺势以北冥神功将他一身内力尽数吸纳。

    “当你凝望深渊,勿让深渊诱惑了你。”王动开解道。

    鸠摩智本就是悟性和佛法水平极高的高僧,只是因为当年荡妖除魔,陷得太深,堕如武道障,从此一错再错。

    今日内力被王动吸走,斩断我执,顿觉前尘往事如烟,终于大彻大悟,与王动合十为礼,飘然而去。

    那一刻,王动突然悟到一个道理:

    对某些执迷不悟的武林豪杰而言,武功这种东西有时候就像男人体内的那股欲望,一旦排泄出去,自觉天下第一、武林盟主、恩恩怨怨等事索然寡味,自此进入贤者时间。

    王动认为自己已经找到破解萧远山和慕容博之间的恩怨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