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七十年代大佬生涯 > 第二零一章 大胆的猜测(月票150加更)
    秦桑原来打算在京城再呆一天就走。

    可她和简西城去公园玩的时候,额头突突的直跳。

    两个人坐在船上,简西城慢慢的划着水,小船在湖心推开水波行驶。

    秦桑看着碧波荡漾,好多的事情在她心头徘徊不去。

    好多的人,她也开始在一起串联。

    辛氏、辛穗兰、钟容、段延音,这几个名字总是浮现。

    秦桑突然间就开始做了一个大胆的推断。

    然后,她也被自己的推断吓了一跳。

    不过,她还是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推断有着极大的可能性。

    “简西城,我们回去吧。”

    秦桑轻声要求。

    简西城没问为什么,直接把船划到岸边。

    秦桑从船上跳到岸上,她上了岸就拉着简西城的手快步的往公园外走:“你会画画吗?”

    “会一些。”

    “能给我画一幅辛穗兰的画像吗?”秦桑问:“我的意思是说她变年轻时的画像。”

    “好。”

    从公园出来,秦桑就近买了铅笔和纸。

    等坐到车上,秦桑就急着把笔和纸递给简西城:“现在可以画吗?”

    简西城接过纸笔,但是没有立刻动手。

    他问秦桑:“你想到什么了?”

    秦桑也不瞒他:“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你可能接受不了。”

    “你说。”

    秦桑抿了一下唇:“我的猜测就是辛穗兰就是钟容的母亲,也就是当年钟家那位辛姨娘。”

    简西城心中惊了一下,不过面上还是平静无波。

    他才开始的时候觉得这个猜测真是荒唐透顶,可是,再想想辛穗兰忽老忽幼的那些变化,还有她那些邪恶的手段,简西城又觉得这个猜测不无可能。

    秦桑眼睛微微眯了一下,掩住眼中的冷意:“我猜沈月桐当年嫁给钟俞的时候陪嫁之中肯定有某种叫修士都眼红的东西,而辛穗兰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知道了这样东西有助修行,只是,她可能也有某种限制,不能强取豪夺,她就想了个主意,通过进入钟家,接近沈月桐来得到那件宝物。”

    这很有可能的,简西城点头:“你接着说。”

    “沈月桐警惕心很高,那样东西藏的也很深,辛穗兰不好拿到,她不得已就想了个办法,她和沈月桐同时怀孕,同时生产,她手段多,把两个孩子调了包,想着将来沈月桐能将那件宝物传给她亲生的女儿,她就可以正大光明的拿到手里。”

    秦桑越说越觉得有可能。

    要知道,不管是沈宜讲的,还是资料上记载的,钟俞对那位辛姨娘可是极为宠爱的,而那位辛姨娘的出身来历又特别的神秘。

    还有,钟容出嫁之后,辛姨娘就失踪了,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

    这些信息一再证明辛姨娘很有可能就是辛穗兰。

    至于到底是不是,这个真的特别好办的。

    拿着画像回去给沈宜看看就全明白了。

    “你觉得辛穗兰没有拿到那位宝物?”简西城问了秦桑一句。

    秦桑忽尔就笑了:“不是觉得,而是确定。”

    简西城也明白过来,他没有再问别的,而是低头认真的作画。

    秦桑凑过去问:“你不问问那件宝物是什么吗?”

    简西城头也没抬:“不用问。”

    十几分钟过去,简西城就把画好的人像交给秦桑。

    秦桑接过来看了几眼笑道:“长的还挺好看,怪不得能把钟俞给迷住呢。”

    她把画像收起来,简西城发动车子。

    他把车子开出一段距离之后,轻声开口:“你小心一点,要是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就和我说,我会帮你的,还请你多信任我一些。”

    “好。”这一次秦桑答应的特别干脆。

    她对着简西城盈盈浅笑:“那你现在送我回招待所,另外,能帮我订一张今天去白沙县的车票吗?我想赶紧回家。”

    简西城知道秦桑心里挂了事,如果不搞清楚她肯定不安生,就调转车头,直接去了招待所。

    秦桑进去收拾东西,简西城就找人给秦桑买火车票。

    等到秦桑收拾好东西下来的时候,简西城的车子还停在原来的位置,好像一直没离开过一样。

    秦桑拉开车门坐进去,就发现简西城额上有一层薄汗,他玉白的脸上也透出微红。

    秦桑就知道他肯定奔波劳累了好一通,这才在最短的时间内给她搞到车票。

    秦桑拿了一块手帕递给简西城。

    简西城笑着接过手帕,等擦了汗之后并没有把手帕还给秦桑,而是折好装进自己的口袋里。

    “拿着。”秦桑又拿出一个木雕的小盒子。

    简西城接过来打开看了一眼。

    里边是两个木雕的挂坠,一个雕的是富贵牡丹,一个雕的是青竹森森。

    “这是给伯父伯母的。”秦桑解释了一句:“我加了护身的阵法。”

    简西城特别珍重的收了起来。

    他送秦桑到了火车站,给秦桑提着行车,一直送她到站台上。

    秦桑上火车的时候,伸手去接行李,却发现简西城把行李拿的紧紧的,秦桑拽了好几下都没有拽动。

    她抬头,看到简西城眼中有微光闪过。

    不知道怎么的,她心里也有几分酸涩。

    咬了咬牙,秦桑再使了点力气,这次终于拿到了行李:“我……回去之后会给你写信的。”

    说完这话,秦桑头也不回的进了车厢。

    简西城站在站台上,一直望着秦桑进去的那节车厢。

    等了好久,也没看到秦桑在车窗前出现,他满心的失望。

    月黑风高时,徐忠华大着胆子拿着手电筒又进了深山。

    他在茅草屋前等了很久才等到大师。

    他吓的微微颤抖,抖着手把一张写了字的纸条还有两根头发交给大师。

    “大,大师,这是我媳妇还有她那个奸夫的生辰八字还有头发。”

    须发皆白,看着似仙气飘飘的大师笑了。

    他右手一拂,东西就到了他手心中。

    “行了,你走吧。”

    大师挥手。

    徐忠华走了几步回头:“大师,他俩会怎么样?”

    大师笑着,笑容却不带一丝温度:“魂魄被拘来,会成为我炼制的阴魂,自此之后,无知无识,绝阴断阳,永世不得翻身。”

    徐忠华一听这个结果也笑了:“那谢谢大师了,大师一定要好好的炼制他们俩,让他们罪有应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