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三国有君子 > 第五百六十一章 师徒惑心
    韩猛麾下的士卒开始着了慌。

    一千八百多年前的古人还是非常迷信的,特别是普通的军卒,并不似小地主豪强,连识字的机会都少,更别说涨知识,学文化了。

    因此,在现代很多人看起来或许是很可笑的事情,在大部分缺少知识,视野没有打开的古人眼里,就显得无比的深奥艰涩,而他们对此的解释,也无外乎也只有神鬼妖魔,亦或是魑魅魍魉而已。

    就好比眼下发生在密林中这好似鬼挡墙的事件,在他们眼中的惊骇程度就犹如后世的普通老百姓走在大街上突然看到钢铁侠从天而降一样的神奇。

    主将韩猛胸中的墨水着实也是有限,勇则勇但不知用谋,最多也就是可能勉强听过子不语怪力乱神这么一句,但估计还得有大半句就饭吃了,根本就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所以说眼下的韩猛也是非常紧张的。

    但身为三军主将,他却不能表出普通士兵的慌张,必须要压制内心的恐惧,强自装作镇定无事的样子。

    “给我住口!”韩猛怒气冲冲的对着那些已经明显慌乱的士卒们怒喝道:“什么狗屁歪调,简直荒谬!谁敢再胡言乱语,杀无赦!都给我闭嘴!闭嘴!”

    韩猛麾下的亲卫铁骑纷纷上前喝止那些因为突然出现的袁军尸体而慌乱的己方士卒,并真的出手杀死了几名最为惊慌失措,喊声最大的士兵,才把已经变得有些混乱的场面压了下去。

    士兵们不是不害怕,但他们更怕死,此时此刻,众人的心理底线开始出现了变动。

    韩猛长出口气,吩咐一名铁骑道:“先前探路!命三军将士跟紧了,作速往南出发!谁敢再出言祸乱军心,就地力斩!”

    “诺!”

    袁军排开阵势,分为两行,跨过溪水,一个紧跟着一个的向着南面匆匆而去。

    待所有的袁军都离开了小溪边之后,树上突然响起了几声稀奇古怪的鸟叫声。

    而随着鸟叫声的消失,一些陶军士兵从后方的密林深处中出现,他们将那些摆开在溪水边的曹军士兵纷纷移走,而后又对着远处的树林叫唤了几声。

    少时,树林深处则是出现了竹哨声,而这些搬运尸体的陶军士兵则是寻觅着声音,向那声音的深处寻访而去。

    而密林深处的阵眼中,诸葛亮不断的派遣着斥候,并让他们根据一环扣一环的声音往八阵图的各个区域行动,并让斥候随时监视韩猛等一众的东向。

    适才的那些曹军尸体,就是陶商向诸葛亮提议,故意安排人放在河边的。

    诸葛亮席地而坐,地上摆着一张大致的草图,他在各个区域都安插了人马,而各路斥候回报回来韩猛士兵们的地域所在信息,诸葛亮则是不时的安排手下人对场中的一些石头的布置进行挪动,以韩猛即使在林中做标记亦是无用,让他短时间内走不出去。

    陶商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对诸葛亮的天才智慧大为赞赏。

    论及天马行空机谋诡诈,他或许不如郭嘉等人,但这份看透事情,善晓万物,临变不惊的天纵奇才,当真是非常人可比。

    实在是太厉害了,这便是在历史上凭一己肩膀,撑起偏安一隅的蜀汉半壁江山的诸葛丞相。

    曹昂不知何时也清醒了过来,但他眼下既自知理亏,又对陶商充满了畏惧,因此不敢对陶商适才的行径过于指责,只是胆怯的站在陶商的后面,巴眼看着诸葛亮在那边勾勾画画。

    “唉~”诸葛亮长叹口气,抬头看向陶商。

    “怎么了?”陶商温柔的看着这个最宠爱的弟子。

    诸葛亮很是郁闷的摇了摇头,道:“八阵图或许可迷乱韩猛的军心,但却也不能给我军制造得胜之极,这东西阻隔其兵马只是一时,时间一长,还是会让韩猛找到痕迹,冲出密林……”

    曹昂闻言一惊,下意识的道:“那这么长时间岂不是全都白闹?”

    陶商皱了皱眉头,回身一脚又给曹昂踢的生疼。

    “事情发展到这种情况,还不是因为你惹的祸?还敢在一旁饶舌,信不信我弄死你!”

    曹昂很想发怒反击两句,但看到陶商充血且极具暴力冲动的眼神,曹昂的喉头动了动,还是将话咽回到了肚子里。

    “那个……好吧,是我的错,我也不多说话了,你别打我就行。”

    陶商白了他一眼,转过头,道:“孔明,你虽有天纵之才,但毕竟还是年轻,临阵次数有限,对这八务七戒六恐五惧之数还不是钻研的特别透彻,老师今日就临阵指导于你,想要杀死韩猛,凭借此阵并非是不可能。刚才在溪边放尸体,只是第一步。”

    诸葛亮闻言急忙道:“望老师指点。”

    陶商点了点头,道:“那你先把韩猛接下了可能会所经过的路线,先行告诉老师。”

    ……

    而韩猛等一众则是急匆匆的跑出了好远,他麾下的兵马适才都被震慑,因而虽然心中恐惧,但皆不出言。

    可是大家虽然都不说话,却不代表不害怕。

    袁军的每一个军卒或多或少此刻都已经从同伴那里知道了些风声,只是都不敢声张。

    大家都知道,这个林子有问题!说不定其中藏有魑魅魍魉之物。

    三军本部将士现在没有别的想法,就是想赶紧冲出这个可怕的树林。

    至于能不能夺下许昌,就根本不在这些士兵的思考范围内了。

    就在这个时候,兵马前方的骑兵纷纷拉住了马头,一个个惊呼“吁”“吁”。

    众人观之,皆不由的大惊失色。

    适才那条已经小溪,居然在不知不觉间又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帘。

    而且更为让人惊骇的,是那几名留在溪边的曹军尸体消失了,反倒是出现了另一些身殒的曹将尸身,一个个在溪边呈现一种奇怪的规律摆放,一圈一圈的,好似是受到了什么诅咒一样。

    韩猛脸上的虬须来回抖动,怒吼道:“哪个混蛋装神弄鬼,让本将军抓住你,非抽筋扒皮不可!”

    就在这个时候,袁军中终于有人控制不住,高声呼道:“鬼啊!鬼啊!救命!救命!”

    他这一叫唤,顿时勾起了场内许多人压制了好久的恐惧,好多人见绕道回了小溪边,再加上看到岸边那些诡异尸体的摆放,早就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此刻被当中的某个人一喊,顿时呈现出了一片大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