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日本投资家 > 第320章 知足
    岸本正义陪着深田恭子玩到尽兴,是才走出了六本木的星座酒吧。虽说远离了劲爆的音乐场所,但是街面上可不冷清。

    有些喝醉的男男女女,特别是女人,有呕吐不止的,有嚎啕大哭的,有东倒西歪的,有醉的不省人事的……

    岸本正义站在路边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先送了她回到了住所。他们在分别之前,他不会忘记说出,港区盛大烟火表演的事情不能够陪她的话。

    深田恭子虽说感觉到了遗憾,但是也原谅了对方的出尔反尔,毕竟自己感受到了他今晚的满满诚意。自己回到家中,完全能够睡一个好觉,做一个美梦了。

    岸本正义乘坐同一辆出租车,没有回港区西麻布,而是奔着台东区的上野驶去。这到了夏井真琴住的楼下,是才再次停了车。

    他支付了车钱,下了车,哼唱歌曲的走上了楼。他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就听见了电视机的声音。

    这时候的夏井真琴完全没有起身要去察看的意思。她对于他的出现,倒是不意外,毕竟都习以为常了。

    “去那里了?我今晚给你打了好几通电话,怎么都不接?”夏井真琴冷冷道。

    “夜店里面的声音实在是太嘈杂,完全没有听见。对不起。”岸本正义站在她面前,抬右手给她敬礼道歉道。

    “就你一个人去?不可能吧!”夏井真琴面无表情道。

    “叫你去,你也不会去。赶巧,遇到一个朋友,我们一起吃过了晚饭,就去了。”岸本正义走到了她左侧就转身坐下道。

    “这么巧?”夏井真琴侧身盯着他,不冷不热道。

    “就这么巧。”岸本正义平视她的目光不躲不避,脸上还刻意带上了一副真诚的神情道。

    “花了多少钱?”夏井真琴打破砂锅问到底道。

    “没花多少钱。”岸本正义深知她节省,于是就不敢实话实说今晚的消费。他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道。

    “没花多少是多少啊?”夏井真琴刨根问底都。

    “几十万日元吧!”岸本正义尽量朝少了去说道。

    夏井真琴直接就信以为真了。若是他告诉自己只花了几万日元,她就会完全变得不相信。

    这花了好几十万日元,要是什么都没有捞着,还高高兴兴地哼唱歌曲的回家,简直就是冤大头,白痴行为。

    她虽说没有经历过,但是也听说过。再不济,影视剧里面都被自己看到过。按照常理,他怎么着也得和那个谁搞一次或者睡上一晚才是。

    夏井真琴凑近了他,用鼻子闻了闻,完全没有洗浴过的味道,却有着浓浓的酒味道,也就意味着不存在开房一说。

    她心里面顿时就放心了下来,小嘴一撇道:“骗人。”

    “我说得是实话,你又说我骗你。这就不好办了。”岸本正义深知自己基本算过了关道。

    “对方应该是女孩子吧?”夏井真琴没有就此作罢,继续追问道。

    “是女的。不过,她涂脂抹粉了也让我难以看下去,全然没有我媳妇儿你素颜都如此的让我春心荡漾。”岸本正义笑嘻嘻地主动拉起了她的小手,继续说着善意的小谎话道。

    夏井真琴佯装嗔怒着把手从他的手里面是抽了回来道:“油嘴滑舌的哄我。”

    “自家的媳妇儿当然是自己哄了。我不哄你,谁哄你呢?”岸本正义冲着她开始挤眉弄眼道。

    “你们真是在酒吧里面玩儿了一个晚上?”夏井真琴仍旧不安心道。

    “亲爱的,我明天就去银行里面把我晚上在六本木星座酒吧消费的单据打印出来给你过目行不?”岸本正义只好拿出实实在在地证明道。

    “我是在关心你。我们要是什么关系都没有,我才懒得问你呢!”夏井真琴的立场端正,不去过分觊觎独占。

    她也觉得对待男朋友就应该如同放风筝一样,收放的尺度要把握好。若是管太严,容易激起对方的逆反心理,也会负面影响到两人的感情。

    “我知道你是在关心我。有些所谓的良家女人,尽是一副娼妓的嘴脸。可是,你和她们完全不一样,你是爱着我的人,而不是我的钱。”岸本正义一本正经道。

    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话锋一转的又道:“你饿不饿?”

    “被你这一说,我突然还感觉到真有些饿了。”夏井真琴左手掌抚摸着自己高高隆起的大肚皮道。

    “那我就陪着你出去吃一些东西好了。你想吃什么?”岸本正义再次主动拉起了她的小手道。

    夏井真琴稍微想了一下道:“我们就去吃拉面吧!”

    岸本正义应了一个“好”字之后,和她一道出了门。二人十指紧扣的走出了好一段距离,便找到了一个路边摊卖拉面的。

    他们并排而坐在了拉面摊的面前,各自要了一碗豚骨拉面。在夜晚里面吃上一碗热气腾腾的拉面,自然是极好的享受。

    不但如此,还各自要了一杯劣质的清酒。岸本正义丝毫没有嫌弃这酒太差,伸手拿起来就喝了一口大,发出了舒坦的“啊”声音。

    夏井真琴双手握着的拿起杯子,同样是喝了一大口,也发出了舒坦的“啊”声音,笑眯眯道:“好幸福啊!”

    岸本正义瞧着她容易满足的可爱模样道:“你的追求实在是太低了。”

    “知足者,长乐。”夏井真琴笑着道。

    “我就是喜欢你这一点。”岸本正义认真道。

    “原来你也才喜欢我这一点啊!”夏井真琴幽怨道。

    岸本正义明知道她是故意为之,于是就笑嘻嘻顺着她的话朝下面去说道:“恩,没有错。”

    夏井真琴顿时就在心里面完全释然了他和别人去夜店玩儿的事情。她自行脑补的结果,男人正常的应酬,也就是和圈子里面的人在进行一个交往。她甚至还开始有一些自责,实在是太多心了。

    夏井真琴突然拿起酒杯来道:“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干一杯呢?”

    岸本正义拿着自己手中的玻璃酒杯来和她的杯子碰了一下,面面相觑的笑着对饮了一大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