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

    “啊?”周芳芳的思绪被打断,她迷茫的抬起头看向站在办公桌前跟她说话的助理,略显疲惫的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缓了口气才又道:“你刚才说什么?”

    虽说难得一见自家老板在工作室里神游天外,她很想一探究竟然后去跟其他同事分享分享,但助理还是明白老板是八卦不得的,她只能咬唇收起了自己的小心思,“老板,这是玲达和艾丽斯对今天夏季服装的设计图纸。”

    “放下吧!”离开部队不做军医以后周芳芳就选择了她儿时的梦想,她非常的喜欢设计,同时她在服装设计方面也很有天赋,重新捡起来倒也不是特别的难。

    对于普通人而言,曾经放弃好多年的东西想要重新捡起来非常的不容易,但偏偏周芳芳就不是一个普通人,她的家世背景决定了她跟普通人的不一样。

    伤了的手再也拿不稳手术刀固然让周芳芳的心里有着许多的遗憾,可她还年轻,她的人生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因此,为了让她可以重新振作起来开始全新的生活,别说她只是想要重拾儿时的设计梦想,哪怕她就是想要天上的星星,周家的人也会想方设法的给她摘一颗下来。

    虽说这个比喻夸大了些,然,不可否认的是周家人的确宠爱周芳芳到了那样一个地步。

    想学服装设计,以后想要成为一个服装设计大师,这有什么问题?

    这又有什么难的?

    只要周芳芳开心,别说专门请一个设计大师来家里亲自教导周芳芳,就是请上两个三个也不是什么问题,毕竟他们有那样的能力不说,周芳芳本人也是相当争气的,谁让她并不缺少在这方面的天赋。

    顶多就是以前学医,后来做军医的那几年给耽误了,给她一点时间她就可以变得异常优秀,指不定还能成为未来时装界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

    更何况那个时候顾琇莹尚未回国,穆其琛也还不知道是周芳芳私藏信件的行为险些导致他跟顾琇莹的分离,因着心中对周芳芳的几分愧疚之情,对于她想成为一名服装设计师,想要拥有属于自己的工作室,还想打造专属于她自己的服装品牌的这些事情穆其琛自然就是支持的,背地里不仅是他,还有穆家其他人都暗中伸了一把手。

    在穆其琛看来他是不可能跟周芳芳成为一对的,即便没有顾琇莹,他的另一半也绝对不可能是周芳芳,甚至于不可能是这个世上任何一个女子,因此,倘若忙于事业可以让周芳芳放下对他的那段感情,那么他当然要竭尽全力让周芳芳投身到她所终爱的事业里面去,这样她就不会再有时间来盯着他了。

    就这样在周家,穆家跟穆其琛暗中的干预之下,周芳芳不仅拜得国内著名服装设计师为师,她的工作室也有声有色的开了起来。

    短短不过数月她的工作室在帝都就打响了名号,撇开相熟的人会找到她的工作室请她帮忙设计出席各种场合的礼服之外,渐渐她的工作室也有了慕名而来的客人,每每那就是周芳芳最为开心快乐的时候。

    起初,她的工作室加上她自己也就四个人,很多事情她都是亲力亲为的,待工作室慢慢有了名气之后,周芳芳就到帝都设计学院去招收了两名应届的女大学生。

    “老板,玲达说她今早出门有点匆忙,还有几张设计图落在了家里,您看......”

    “让她明天带过来就是。”

    “嗯。”

    “艾丽斯的设计图纸都在这里了?”周芳芳并没有第一时间就翻看她签下这两位设计师的夏装设计,半个月前她指派给她们的任务就是让她们各自交给她十套夏装的设计图,至于设计主题她并没有指定就让她们自由发挥,等她跟她的老师看过之后再决定送谁去参加M国的时装大赛。

    这次的时装大赛她争取到了两个名额,其中一个自然就是她自己,另外一个她就决定从玲达和艾丽斯之间选择一个,她们两个是她亲自去学校选出来的,初见她们作品的时候周芳芳也觉得她们的作品很有灵气,经过这一年半的相处,周芳芳越发看好她们身上的闪光点,想着到底是自己工作室的人,她们的名气越大对于她这个老板而言也是有利的。

    至于捧红了她们会不会给她自己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周芳芳并没有这样的担忧,她对自己很自信,她既能将她们高高捧起,那她也有办法让她们狠狠的摔下来。

    只要她们不背叛她,那她就有那个能力给予她们繁花似锦的光明前途。

    下达任务的时候周芳芳并没有说会从她们两个人里面选择一个去参加M国的时装大赛,她只告诉她们工作室要推出夏装了,让她们发挥自己最好的水平多设计几套。

    “是的老板,艾丽斯的设计图纸全都在这儿,她说前几天请假去邻市寻找设计灵感的时候还真让她找到了灵感,所以灵感一来就多画了好几张设计图,让老板捡着最好的留下。”

    “还有这事儿?”

    “有呢,昨个儿吃午饭的时候大家聊天她还在说。”助理王珍珍可以说是周芳芳工作室开业后的第一个员工,她跟周芳芳的时间是最长的,同时也是最得周芳芳信任的。

    玲达跟艾丽斯都是帝大设计学院毕业的,她们两个人不仅是同一届同一个系,甚至还是同一个宿舍的,也就唯独两人的班级不一样,不然平日里只怕掐得更厉害。

    常言道异性相吸,同性相斥,别看玲达跟艾丽斯是同学又住在同一个宿舍,其实她们两人从开学第一天就互看对方不顺眼,每每说不上几句话就要互掐起来,这特么也是没谁了。

    论相貌,玲达跟艾丽斯都是美人,只是她们两个人各有各的风格罢了。

    论才华,她们都是设计系里的大才女,甭管参加什么比赛,这次你的名次靠前,下次就换我的名次靠前,反正谁也不服谁,都一毛一样的优秀,很难评判出谁更优秀一点。

    论天赋,她们更是谁也不比谁差,你说说这样的两个人碰到一起能不掐么?

    当然最奇葩的还在后面,那就是她家老板去帝大设计系亲自挑人,挑中谁不好啊,偏偏她就挑中了玲达不说,同样她也挑中了艾丽斯。

    于是这下好了么,玲达跟艾丽斯以前是在学校里面各种互掐,现在已经发展到了在工作室里面互掐,闲暇时真真是让她们这些人看足了好戏。

    王珍珍一点也想不明白她家老板心里是怎么想的,她就真不担心玲达跟艾丽斯因为不服对方而闹出事来?

    反正如果是她的话,她是怎么也不能将这对冤家给放到一起共事的,没得给自己找麻烦。

    “嗯,你去忙你的,有事我再叫你。”周芳芳没有读心术肯定是不知道她的小助理心中所想的,她也没功夫管她心里怎么想。

    那个时候她的工作室的确是要招人不假,可她也不是什么人都招的。

    玲达跟艾丽斯两个人之间的所有过往周芳芳都是了解得清清楚楚的,不然她可不放心往自己身边放,也正因为她了解清楚了,同时也问过她们各自的意见,在她们自己点头后才跟她们签订的五年工作协议。

    或许于周芳芳而言,玲达跟艾丽斯两个人不和还更好一些,她们谁都不服谁竞争起来才更不留余力,才能设计出更多更优秀的作品,不然当初她也不会执意要将她们两个一同签下。

    只要她们之间的竞争是良性的,那么周芳芳压根不会去管她们私底下的一些口舌之争,但若她们之间的竞争太过卑鄙下作,那她也是容不下她们的。

    玲达也好,艾丽斯也好,她们固然聪明,也很有才华,但她们不过都是普通家庭出身的孩子,论心机城府谋略手段,她们跟周芳芳这种大家族培养出来的继承人根本没有可比性。

    “是,老板。”

    “告诉玲达,明天不要忘了把设计图给带过来。”艾丽斯为人相对随和,仿佛随便跟什么人都可以很快打成一片,但玲达的性格恰恰与她相反,她为人比较高傲,虽然没有什么坏心眼可说话直来直往并不好听,因此,跟艾丽斯比起来玲达在工作室的人缘其实一点都不好。

    得亏玲达是个内心强大,又实实在在是凭自己本事吃饭的人,不然她怕是早在工作室呆不下去了。

    自从因为一颗复元丹斩断周芳芳跟穆其琛所有的牵扯之后,她可谓是真真正正的将全部心思都放在了打理这间工作室上面,为此她付出了许多的精力跟心血。

    不再纠缠穆其琛的那些日子里,周芳芳几乎以工作室为家,她觉得既然此生都不能再爱人了,那她便不能再失去事业了,无论如何她都会做好工作室,让那些背地里笑话她的人好好看看,她周芳芳还没有倒下,她周家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想踩就踩的。

    “老板放心,我现在就去通知玲达。”

    “嗯。”

    等王珍珍离开她的办公室,周芳芳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将刚刚打开的图册又合上,随手接听电话,“喂!”

    “芳芳,你现在有时间吗?”

    “有。”

    “那我过来找你。”

    “好,我会交待下去,你到了就直接来办公室找我。”听到端木秀要来找她,周芳芳心里便是一松,正好她也需要一个可以听她倾诉的对象。

    想到昨天遇到的那个人,她的脸色就变得相当的难看,莫不是她的脸上写着软弱可欺两个字,以至于谁都想要踩她几脚。

    “行,那我先挂了。”

    端木秀来得很快,从她结束跟周芳芳的通话到她走进周芳芳的工作室,前后加起来半个小时都不到。

    当她风风火火出现在周芳芳面前的时候她险些都没能回过神来,瞪圆了一双美目看着她,就连送到嘴边的咖啡都忘了喝,“秀秀?”

    “怎么了?”端木秀一脸不解的看了周芳芳一眼,然后无视身后打量她的目光,走进办公室后‘啪’的一下就把门给关了。

    “咳咳...你从家里来?”

    “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我离你这儿不远。”说着端木秀就自己坐了下来,随手把拎的包往地上一扔,接着弯腰就要脱鞋,“芳芳你真的有时间吗?”

    “我没时间的话你要如何?”

    “要是你没有时间的话我就回家。”虽然憋着满肚子的话说不出来挺痛苦的,但她也不能坑朋友不是。

    “憋着不难受?”

    端木秀:“......”你可真是我的好闺蜜,有带这么插她刀子的么?

    “其实你不来找我,下班之后我也会去找你的。”

    “呃...”端木秀眨巴着双眼,一脸不解的看向周芳芳,半晌后她白着一张脸哆嗦着道:“芳芳,你你你该不会又又......”

    别怪她怂,而是不管是谁在对上周芳芳刚才那种看人目光的时候都会怂的好吧啦!

    “你这脑子瞎想什么呢。”

    “好好好,是我瞎想,是我错了,只要你别再犯傻就好。”作为周芳芳的好朋友好闺蜜,端木秀当然是无条件站在周芳芳这一边的,可男女之情这种事情不是她站在闺蜜这一边就能帮助闺蜜收获幸福的。

    以前她还可以跟其他人一样同仇敌忾的轻视顾琇莹,打心眼里觉得她配不上优秀的穆其琛,可自打端木秀跟顾琇莹有过两次碰面的经历之后,特么她就觉得传言害人,那顾琇莹明明很好很优秀的嘛,怎么就被传得声名狼藉了。

    倘若穆其琛对周芳芳有意思还好,那她怎么也会支持周芳芳去争取属于自己的爱情,但偏偏从头到尾都是周芳芳的单相思,人穆其琛心里眼里压根就没有她,这还争取个毛线。

    总体来说端木秀的三观还是相对比较正的,弄清楚顾琇莹与传闻不符之后,她就总是劝着周芳芳要收心,要放下。

    这不稍稍看见一点点的苗头,端木秀就急得跟什么似的,有些话对着外人还好说,面对自己的好朋友她是真有点说不出口,却又真的担心她再次陷进去。

    “我能犯什么傻,你对我也太没有信心了。”话是这么说,可周芳芳心里明白为什么端木秀会这样,还不是因为她有前科,以至于她稍稍流露出一点异样就会让她多想。

    “别生气别生气,只要能让你解气随便你怎么罚我都成,你看我这诚意怎么样?”

    “机会难得,我是不会手软的。”

    “......”亲,我们还是好朋友吗?

    你这么较真会失去本宝宝的,你造吗?

    “少贫了,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话落,周芳芳就播了一个内线电话出去,道:“送杯美式咖啡进来。”

    “怎么弄成这个样子的?哎,说来话长,一言难尽。”端木秀委屈巴巴的瞅着周芳芳,那我见犹怜的模样真真是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看得她浑身恶寒嘴角直抽。

    这女人什么毛病,她对她可没什么非份之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