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白蛇仙 > 119:朱孝玉 (求月票订阅推荐票)
    “呼~总算是恢复灵力了。”白奾起床伸了个懒腰,缓缓的伸展开自己的双臂,喃喃自语了一句。

    体内原本耗尽的灵力,此刻也恢复了,如今修为愈发的精进,丹田中的灵力海几近于全部晶体化,但距离结成金丹,依旧还有一段路要走。

    半步多客栈,号称半步多最为神秘的建筑,不管是极乐世界,还是别的半步多所属区域,都有它的存在。

    白奾没着急出去寻找鬼道强者拉拢,而是等待着,等待小列子给自己派遣的人到来,毕竟自己势单力薄的,不过一只筑基后期修为的蛇妖,在这神魔乱走的地方,还是要以低调为主。

    毕竟半步多的神魔仙妖鬼们,只要一巴掌或是一根手指头就能够将自己给拍死!

    这是一个很残酷的现实,但白奾不得不接受。

    “先打听情况,顺便修炼。”白奾喃喃自语着,为了等待那个神魔的帮手的到来,它此刻也只能该怂起来的时候就要怂,莫要逞强。

    枪打出头鸟!

    即使它这样有背景的出头鸟,也很难说不会被打死!

    毕竟,半步多不存在于六界之中,即使小列子要插手,恐怕也需要一些时间才行。

    狂妄自大的从来都是死的最快的那种。

    ······

    而就在白奾在半步多等帮手的时候,蜀山某处秘境之中。

    千丈高的浩瀚山峰之上,一名身着道袍,头戴道观,手持佛尘的道人,挥舞着手中的佛尘,顿时之间,数万张灵符激射而出,灵光四散冲击。

    轰轰轰~

    灵符不断轰击在浩瀚山峰之上,轰鸣音不绝于耳,天空中雷鸣震震,罡风四散,光辉弥漫天际。

    道人肌肤白嫩,身形挺拔,长的貌赛潘安,气质突兀,真乃仙家中人。

    “朱脉主符道修为之深厚,简直让本座羡慕不已。”虚空之中忽然传出一道声音,朱孝玉灵觉强大,看向虚空,微微稽首。

    “掌门言重了!孝玉所修不过小术尔。”朱孝玉很谦虚地看着虚空中的掌门说道,此处秘境,乃是符箓一脉的秘境,脚下这座大山名为灵符洞天,乃是修行符道的一处洞天福地。

    此刻掌门夸赞自己的符道造诣,虽说自己对符道钻研上百年,修为深厚,但符道被仙道认为是八百旁门之首,不入正道之列,他也是很谦虚的。

    “孝玉天资纵横,即使是符道,也能参悟到如此境界,实在了得,此次吾来,给尔一个机会,一个将符道大兴的机会,不知可愿前往?”

    列御寇收敛笑容,脸上出现威严,看着朱孝玉说道,他来,便是要让此人出山。

    “愿听掌门差遣。”朱孝玉佛尘一扫,恭敬地对着列御寇打着稽首说道,他身为符箓一脉脉主,符箓一脉创立百多年来,就他一个修士!

    实在是惭愧!

    对比蜀山其余各峰,朱孝玉不羡慕那是假的,此刻有机会让自己的符道大兴,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汝且听好,此次鬼道轮回之盘即将出世,如今鬼界大乱,必要建立阴司地府管理阴间秩序,汝需要去协助太长老,必定能让符道大兴。”列御寇看着朱孝玉说道,并未强行下令让朱孝玉去半步多,而是将利弊告知。

    阴司地府建立,乃是大好事,功德无量,而鬼怪作乱,修士们可不会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斩妖除魔,大家都忙着修炼呢!

    而符箓一脉,入门容易,而且能够快速形成战斗力,对灵气以及资质的需求很小,本着不浪费资源跟有资质修仙的人,为了确保仙道的兴盛能够持续,

    因此列御寇诞出了让符箓一脉大盛于人间的念头。

    明白其中关系的朱孝玉,双目爆发出神光,炯炯有神的看着列御寇:“掌门你是说,宗门要扶持我符箓一脉?”

    朱孝玉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列御寇问道,毕竟自己上山百多年来,纵使天资出众,以一己之力,在原本的符箓基础上,完善了许多,也创出了种类更多的符箓,

    虽然如此,但自己就跟后娘养的一样,宗门对自己不管不顾,如今,真的是苦尽甘来了吗?。

    “善。”列御寇略微点头的看着朱孝玉说道,看着很年轻,但修为其实已经达到了大乘境,且是个百多岁的修士了,蜀山知晓朱孝玉存在的,没有几个,甚至很多人都不知晓蜀山还有符箓一脉!

    符箓包罗万象,从古便有,不过先贤们在不断的加深与完善符箓一道,此道必将大放异彩,算计诸天的列御寇,又怎会放过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呢?

    功德气运这东西都是挂钩的,对列御寇而言,多多益善。

    “太长老有什么信物?”朱孝玉看着列御寇问道,心动不已,毕身所愿,便是让符箓一脉大兴,成为仙道修行道路之一,

    语气中难掩激动之意。

    “太长老脖子之上戴着一枚特殊的道玉,拿着我的信物,与其接近百里之内,信物自会指引你找寻到太长老。”

    列御寇说着,一枚紫色的铃铛从手中飞出,漂浮到朱孝玉面前。

    “这是!”

    朱孝玉看着眼前的这枚紫色的铃铛,眼睛陡然睁大了三分,不敢置信的说道:“紫罗铃!”

    “赐予你,配合尔的符箓,此物应当能够将汝的战力提升,去吧。”列御寇看着朱孝玉说道,紫罗铃,仙器,其内蕴含极强的镇魂之力,不仅如此,此物还可配合符箓使用,威力更甚。

    仙道法宝分为法器丶灵宝丶仙器,仙器乃是成仙成神之后,才可使用的宝贝,不仅能够增幅自身战力,有的仙器甚至能够辅助修行,比如白奾的水灵珠,便是一件被封印的仙器,

    仙器奥妙无穷。

    呼~

    深呼吸一口气,仙器珍贵,朱孝玉看着列御寇,缓缓打了个稽首:“必定不负掌门所期望。”

    朱孝玉眉心处飞出一抹嫣红的精血,精血融入紫罗铃当中,血光一闪而逝,紫罗铃消失在面前,收入识海之中。

    “空间灵符,开。”朱孝玉一拍袖口,一张紫色的灵符直接飞了出来,灵力注入,暴喝一声,灵符之上的咒语爆裂开来,化为万千光芒。

    一道空间裂缝陡然出现,朱孝玉二话不说,一步踏出,步入空间裂缝之中,裂缝眨眼间便消散无踪。

    列御寇背着双手,看着空间裂缝出现的地方,喃喃自语道:“靠着灵符便能够形成空间通道,朱孝玉的天资确实足够妖孽,符箓大兴可期。”

    身形消失,看到朱孝玉如此给力,列御寇也就放心了,虽为至圣,但他要让一种修行门路大兴,也得付出许多代价才行,但如今朱孝玉表现的很强,让他心中的底气也就更多了。

    蜀山数百里外的某条小溪旁,鹿群正在小溪边悠然自得的喝水,忽然一股狂风从岸边掀起,四周喝水的动物们吓的立即四散奔逃,鸟兽作散,空中雷电闪烁,只见一道黑黝黝的洞口突兀的打开。

    噗通

    一道人影从黑黝黝的洞口之中掉了出来,狼狈的摔在小溪旁的泥巴堆里,黑色的洞口转瞬消失。

    “咳咳!”朱孝玉狼狈的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道冠,看了眼空间黑洞消失的地方,吐了口口水,骂骂咧咧道:“这什么空间灵符啊!太不稳定了,还得多多完善才行啊!差点没迷失在空间乱流里。”

    蹲在小溪旁,看着自己的倒影,朱孝玉自言自语着:“让你逞强,要在掌门面前耍威风,这下好受了吧。”

    本来他在空间之中是畅通无阻的,但忽然遇到空间乱流,差点没迷失在空间中,急中生智,直接用神雷符劈开了空间,才逃了出来!

    “多亏道爷我保命底牌多,再给我十几年,道爷一定能够完善这空间灵符,哼。”

    朱孝玉骄傲的哼道,忽然脸色又变化了起来,不知想到了什么,嘿嘿笑道:“听闻极乐世界的莲花仙子颇有美名在外,也不知长的什么模样,嘿嘿,我得赶紧去瞧瞧才行。”

    朱孝玉有些猥琐的笑道,拿出一张洁白的灵符贴在自己身上,道袍便焕然一新,沉珂尽去,身形腾空而起,划破长空,瞬息远去。

    修士诞生元神之后,聚则成形,散则为零,来去如光,自由自在。

    虚空之中,一道目光掠过此处,列御寇站立在虚空之中,看着朱孝玉破空而去的方向,笑道:“确实够胆大狂妄,也算你有两手。”

    心中那颗悬着的心放回了心里,能从空间乱流中逃脱,朱孝玉也有几分真本事的,不是虚有其表之辈。

    ······

    绿塘镇,一道虹光直接划破长空,瞬息之间降临在山林之中,朱孝玉皱着眉头,拿出一张灵符,灵符化为光芒融入双目,眼前的天地瞬息变化。

    “这安息寿棺店可真不简单啊!这实质的鬼力,恐怕也只有那大罗级别的鬼帝才能拥有了,还是安分点好,此鬼不简单。”

    朱孝玉喃喃自语着,朝着安息寿棺店走去,大罗级别的鬼帝,鬼帝乃尊号,大罗乃修为,他不是傻子,在这样的大能眼前猖狂,他还没那个资本。

    “好久没听到这么自然的鸟叫声了。”朱孝玉喃喃了一声,在秘境待久了,连鸟屎都觉得是新鲜,走过绿塘镇,看着那座将军府。

    “此地鬼气浓郁,哎呦,还有个清冷的女鬼,嘿嘿,不错,道爷我刚刚出山,就遇到你,也好,你就先陪道爷玩玩吧。”

    朱孝玉本来打算直接去安息寿棺店的,路过将军府的时候,看着将军府上那浓郁的鬼气,嘿嘿猥琐笑个不停,摇身一变,化为了一名老乞丐,佛尘变成了竹杖,朝着将军府走去。

    ······

    将军府,朱孝玉走入其中,手拿着一个破碗,东张西望,很快,偏房之中便走出一名士子打扮的青年,青年面如菜色,看着朱孝玉,连忙上前问道。

    “老人家,快歇息歇息!”赢首看着眼前的老乞丐,年龄老迈,撑着竹杖也要求生存,本就是孝子的他,顿时心生怜悯。

    “小伙子,你怎会在此处居住?”朱孝玉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瞪大眼睛,你不会是传说中来玩鬼的贵族士子吧?

    在朱孝玉还没上蜀山修道的那个时代,贵族士子们可都是酷爱一项活动,那就是去玩鬼,甚至有的贵族士子还会故意制造出恶鬼,来供其玩弄,

    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也是如此重口味的人物!

    真是怀念啊,哪就是青春呀。

    “啊!不不不,老人家你误会了,我只是过路的,因为一些事情在此地短暂居留,晚辈名为赢首,老人家想必是饿了吧,正好,我今早买了只活的鸡,我一个人也吃不完,相见便是缘分,我们一起吃了吧。”

    你咋地如此热情?

    朱孝玉有些茫然,任由着赢首拉着自己进入偏房,看着赢首忙上忙下的,想着这人不是脑子有病,那就是天性善良之辈。

    目观其身上并无煞气,怕是天性良善之辈。

    “哎哎哎,小伙子,烤鸡不能这么弄,你去弄些湿泥巴来,丐爷我教你一招,你有口福了。”

    朱孝玉笑道,大马金刀的坐在火坑旁,看着手拎着拔光毛了的烧鸡,开口说道。

    (⊙o⊙)…

    赢首有些发愣,沾泥巴的鸡?有口福?

    看着指挥起自己的老乞丐,听着老乞丐催促自己,连忙点头:“哦哦哦,我这就去。”

    想起后院的水塘旁有湿泥巴,连忙放下烧鸡跑了出去。

    “真是个善良的后生啊。”

    朱孝玉看着跑出去的赢首赞叹一声,转而怒目而视,看着四周的墙体,怒道:“区区尸鬼,也敢放肆!”

    一声喝出,音波诡异的透过墙体,将干枯身躯的尸鬼直接震成了齑粉。

    赢首很快就跑了回来,手里还捧着一大坨黄色的湿泥巴,将泥巴放在桌子上,擦拭了一下额角的汗水,嘀咕道:“真是怪了,这大晴天的,怎么忽然打雷呢?”

    “哎呀,这泥巴真新鲜呀!来,将泥巴把烧鸡包上,放在火堆里烤。”朱孝玉站了起来,双眼放光,双手沾满泥巴,将白嫩嫩的烧鸡抹上泥巴说道。

    唉~

    看来只能再去买一只了。

    赢首看着自己的烧鸡被抹上黄泥巴,心里叹息一声,拿这位老乞丐没办法,也不好意思扫了老乞丐的兴致。

    “小伙子,你可别小瞧了,丐爷我年轻的时候,这一种烧鸡啊,可是能卖上百刀币的呢,那些贵族贼喜欢吃,今日跟你有缘,破例给你尝尝。”

    朱孝玉笑道,对赢首很是喜欢,不禁聊起了自己当年可是靠着这一手,受到了不知多少贵族小姐的青睐。

    赢首皱眉不已,贵族喜欢吃带泥巴的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