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幽冥巫师 > 第二百三十九章:巫界四大族群
    说完这句话,他就走了。

    紧接着,忽然乐曲响动,只见数名身着罗衫的少女在乐曲的伴奏下走了进来,接着在大厅的展台上翩翩起舞,煞是好看。这也是我第一次接触华夏大陆古典乐曲和民族舞蹈,虽然周身没有几根雅骨,但看的津津有味,大厅内直到此时才有人敢说话,接着声音越发吵闹起来。

    马云禄带着吃惊的表情问道:“你有没有觉得奇怪?”

    “奇怪什么?”我有些不解的问道。

    “昆仑玄宫内,向来是从来不允许女人进入的,这些跳舞的舞女,难道不是女人?如果是,岂不是严重违反规定了?”

    “难道这些人都是男的?我去!”我的眼睛再次掉了出来,我赶紧装回去,然后惊讶的望着这些翩翩起舞的男人,我不由得联想到了“妖人”这两个字。

    “没错……”说到这儿,马云禄左右望了望,压低嗓门说道:“昆仑玄宫里有许多怪物,比方说这些不男不女的人和董老爷那种老怪物。”

    我细细想想,也是,轩辕鼎都一千多岁了。昆仑玄宫这一套,肯定也都是几百年前的老古董老作派了。

    “这里的巫师没有受到现代人类社会的侵蚀,应该保持着许多奇特的风俗,值得民族学专家好好研究一下。”

    “敢进入昆仑玄宫研究巫师轩辕鼎的民俗学家还没生出来呢,看到那边的空座了吗?”

    在大厅靠西边的位置,有三间独立的类似于卡座的区域,每一处都有独立的桌椅。其实,我刚进大厅时,就注意到了这三处地方。

    估计,应该是昆仑玄宫最有身份的人所坐之处。

    我这时就开口问道:“这肯定,是咱们巫界大人物的坐处吧。”

    “说的没错,你算是来着了。玉宫圣会虽然每两年就会举办一次,但是这次的聚会十年才会举办一次。因为,巫师世界其余三族,也会派族中有身份的人来参加。这也是风星痕为什么会挑这次玉宫圣会发难的道理。在外族人面前,轩辕鼎还不敢过于放肆,否则稍有冒犯,风星痕就是死路一条。有其他三族在场,轩辕鼎还是要维护自己公正的面子。”

    “原来如此。看来风星痕并不是莽撞的人,我还一直奇怪,以他的实力,怎么敢如此硬碰硬的和昆仑玄宫对着干?原来有这么一层关系,那么其余三族又是什么巫界势力呢?”

    “巫师世界其他三族,你应该都听说过的,就是观阴术士、龙族战士和永安土工。再加上我们黑白巫师,就是华夏大陆巫师世界四族了。”

    “永安土工我还真不知道,这又是具备怎样本领的人?”

    “他们本事可真是大了,形容这世上本领大的人能够上天入地,上天其实是我们巫师世界任谁都做不到的,但入地却有一种人能做到,那就是永安土工。据说,龙族战士守卫的龙墓,就是这群人建造出来的。所以,如果你想获得龙凤双玦,最好是能和永安土工挂上关系。不然,光找线索就费老鼻子时间了。”

    我一听就对这群人感到了十分的好奇,此时,只听屋外一声清脆的击打声,接着有人拖着嗓子喊道:“贵……客……到……”

    所有目光这时都齐齐朝洞口望去,只见四名身着麻黄色布裤,虎皮靴,腰间挂着战刀,身后背着弓箭,精赤上身,神情彪悍的壮汉大步走了进来。

    不用说,这肯定是龙族战士了,不过与我见到的龙族战士们有所不同,这些人的体型要强壮许多,个个犹如健美运动员一般。之前瘦的都已如此了得,那这四位的本事可想而知,他们似乎并不想被人打扰,走进其中一间卡座,便拉上了门帘。

    紧接着,四名身着浅灰色道袍、黑色皂鞋、白色云袜的道士背后斜插木剑走了进来,这四人丝毫没有道士该有的仙风道骨之感,而是各个眼露凶光,凶相毕露。

    马云禄低声道:“这就是观阴术士,至今我们巫师族都在和他们扯皮,说观阴术士是从巫师族分离出去的族群,应该重归昆仑玄宫管辖。所以,实际上观阴术士对于巫师其实是非常抵触的。”

    这四人进了卡座后低声私语,不知道在商量什么。他们时不时还朝屋子里坐着的巫师们打量一眼。

    最后走进来的四人衣物并不奇特,都只是普通人的穿着,但邋里邋遢到了极点,衣服裤子满是斑斑秽迹,裤腿也挽的高低不同,两只脚和裸露出来的小腿部位沾满了泥土,这四人每人肩上都搭着一条褡裢,里面鼓鼓囊囊的不知道装些什么。

    不用说,这就是永安土工了。

    这四人不像前两拨人行色匆匆,他们态度则油滑许多,嬉皮笑脸的走到海东青那一桌前,在坐的那一桌人立刻都站了起来,两方人用我根本听不懂的建安行省方言热烈交谈着。

    只见永安土工为首一人拉着被砍掉手指的少年伤手,问了几句后,笑容渐渐消失,接着从褡裢里取出一瓶装满黄色粉末的瓶子递给他,之后去了自己的雅座。

    马云禄说道:“永安土工只在建安行省永安城,和海东青算是老乡了。那瓶药是永安金疮药,只有永安土工知道如何调配,是非常精贵的物品,但东西再好,只是对疗伤有好处,也不可能重新让这少年生出一个新指头来。”

    “他们会不会替海东青一家出头,找董老爷讨个公道?”

    “别傻了,巫师与这些族群关系非常复杂,是敌是友的根本说不清楚。在这里,你看着或许四平八稳,在其他地方,说不定突然间就翻脸,双方拼个你死我活的。”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关系状态呢?难道我们巫师世界没有协调的可能吗?”

    “这里面的原因实在太多了,真要说起来,三天三夜也说不完,还是你自己以后一点点儿去感受吧。根本原因没有,但其他原因,实在太多了,积重难返。”

    他话音刚落,只见内堂一位身着金黄色斗篷,面带金色面具的人缓缓走了出来,身材高大异常,和我那天在山里见到的那位屠杀了二德子一队人的金面人几乎一模一样,只是身上的斗篷从蓝色变成了金黄色。

    一见到这人出场,本来喧闹的大厅顿时变的安静异常,我心里充满惊惧,正要开口询问,却见马云禄连连做出噤声的手势,示意我千万不要出声。

    看来,这应该是个大人物了,之后发生的事情果然不出所料,只见董老爷和那两排身着黑袍的巫师再度出场,只是坐在主座上的人变成了金面人,只是他奇高的身材,虽然坐着但都比站在身边的董老爷要高出一个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