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千穿历凡劫 > 第四百六十六章 回归仙界修炼忙7
    那样的后果,他实难承受。

    云颜看出了夜天的后怕和恍惚,嘴角微抽。

    这事儿其实也超出了他的预料。

    他是真的没想到,岚儿胆大包天到连天谴劫雷都敢躲的地步。

    他当时还在赶去的途中,就看到了接连三道天谴劫雷落于一处。

    当时他的心都跟着揪起来了。

    还以为岚儿凶多吉少了。

    他加快了速度,临近了才知。

    这熊孩子竟然在第一道天谴劫雷落下时,选择了躲。

    第二道还敢躲!

    若非她修为不咋滴,怕是能连躲十几道。

    那时再落下的天谴劫雷,还指不定多可怕呢?

    就算他在旁边,再算上夜天这个愣头青,怕是都无济于事。

    他们仨被团灭了也甭想接的下来。

    他那一小半的怒气就在于此。

    太乱来了。

    这是不想要命了啊。

    如今,看到夜天同样受了打击。

    云颜好似觉得他受到的打击还不够。

    起码对比自己,真的太轻了。

    于是,他将一块留影仙石贴在额头,拷贝了当初的那段记忆,现场就给夜天播放了一遍。

    夜天:......

    他狠瞪了云颜一眼。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一直就不对付。

    云颜这么做的用意,他就算一根筋通到底,也能在他这儿转个弯。

    这货绝对没安好心。

    他这是受了多大的惊吓,就也不想让他好过。

    他也的确通过那段记忆回放,明白了为何岚岚这道天谴劫雷这般霸道了。

    这作死的本事,到底随了谁呢?

    夜天绝不承认这跟夜家有关。

    所以,他再次狠瞪了云颜一眼,肯定是被这骚狐狸给养歪的!

    夜天这般想的时候,是越想越顺溜。

    他赤裸裸的目光,云颜怎会看不懂其中含义。

    于是,他默默收回了想要搀扶夜天回洞府的手。

    “自己回去闭关,替岚儿蕴养劫雷。”

    “记着,别偷吃。”

    夜天:......

    云颜潇洒率先离去,夜天则气若游丝般一步一挪的往回慢慢走。

    那道赤红的劫雷在他的身体内乱窜。

    他只能压制,让其不那么暴怒,却不能吞噬半分。

    如此,等于一个破坏者在他的经脉内肆虐,他却束手束脚的只能承受。

    滋味可想而知。

    夜天为了不被两个女人看见他们打架,揪着云颜飞的还挺远的。

    结果,现在遭报应了。

    他不小心被云颜阴了一手,又坑了一把。

    可他又不能拒绝被坑,不仅不能拒绝,还得全力配合着。

    谁叫他是雷狐?

    谁叫岚岚也是他家的呢?

    他替岚岚蕴养劫雷,助她度过这一关,无可厚非。

    夜天跟个糟老头子似的,一步一摇的,龟速回到了云颜夫妇的洞府。

    云渺渺原本还奇怪,自家夫君为何还未回来。

    等感应到夫君的气息,看到他身上“嗞嗞”作响的天谴雷劫,简直目瞪口呆。

    “你,就这么一会儿不见,你又做了什么?”

    “怎么就遭天谴了呢?”

    云渺渺惊讶的话语,如同一把飞刀,再次射穿了夜天的心脏。

    他扁了扁嘴,勉强扯出了一抹微笑。

    “那啥,媳妇,你听我解释......。”

    云渺渺倔劲儿说来就来:“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以前为了儿子儿媳也就罢了。”

    “现在就剩我们二人世界,你还如此胡闹,我看你就是欠收拾了!”

    “哼。”

    说着,云渺渺已经娇蛮的瞪起了眼睛。

    她跟谁都可以讲理,唯独对上夜天的时候,却是无时无刻不在释放着她的真性情。

    夜天委屈巴巴的紫眸,无奈至极的看着自家媳妇又在发飙。

    这是终于抓到了一次机会,打算等着自己哄她呢。

    如今天下太平了,日子过得平淡如水。

    他也好久都没惹她生气抱怨了。

    现下可算让她抓到了一次机会,可不得好好吵一吵过过瘾么?

    夜天压制着劫雷的肆虐,天生的闷葫芦想要开口哄媳妇,难度当真不小。

    以前还有夜清寒那个臭小子,可以当挡箭牌。

    大不了就把他一指点成小幼崽的模样,往渺渺怀里一塞,她当即就心软了。

    现在儿子不在,去了神界逍遥,他也好久没跟媳妇闹矛盾了。

    臭小子没在,岚岚还在重伤,也不能塞进媳妇怀里消气呀。

    对了!岚岚。

    夜天忽然开窍,忍了下闹腾太欢的劫雷,艰难开口,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委屈一点儿。

    “这劫雷是从岚岚身上引渡过来的,岚岚受苦,我这当祖父的怎能置之不理?”

    “媳妇,这会儿你可真的冤枉我了。”

    云渺渺还在气鼓鼓,闻言疑惑的看向了夜天。

    她直直盯视着他的眼睛,从他眼中只看到了委屈,好似还有一丝受伤和隐忍。

    云渺渺相信了,突然就心疼自家夫君了。

    当初为了儿子遭天谴,现在又要为了孙女遭天谴。

    她再不疼他一点儿,这会儿都感觉良心会痛了。

    云渺渺忽然而至的关心,让夜天的嘴角微微上翘。

    果然,儿孙就是给渺渺顺气的良药。

    谁说他是愣头青的?

    他明明就是最聪明的!

    夜天哄住了媳妇,被媳妇搀扶着去闭关。

    云颜对他那点儿小把戏不耻的很。

    一天到晚说他是骚狐狸?

    也不看看他自己那个骚包样子。

    呵呵。

    ......

    另一边,夜云岚本还以为快要坚持不住,且体内被封印的劫雷也在身上四处乱窜,让她以为自己就快要化成一滩血水了。

    可就在关键的时刻,她身上的劫雷忽然自行离体,不知飞到哪儿去了。

    夜云岚一脸懵逼,却是忽然反应过来。

    这可是她活命的大好机会!

    抓准了这个时机,夜云岚的求生欲望前所未有的强烈。

    她努力修复身上的伤势,硬抗骨断筋折的痛楚,不去想自己不成型的样子。

    她满脑子都是自己如今其实是在泡温泉的想象。

    就当水温太烫了一点儿,忍过去适应就好。

    自我催眠中,夜云岚更是不断修复爆裂的躯体。

    虽然进度没有身体瓦解得快,但她还有祭台的圣光。

    夜云岚毫不迟疑的,最大限度借助起了圣光之力。

    原本只是照耀而下的圣光,在她的有意牵引下,化作了实质坠落下来。

    坠落的圣光将她七零八落的残躯包裹了起来,漂浮而起。

    最后悬浮于高空,如同一颗光蛋。

    光蛋之中,夜云岚正在快速的完成着她的蜕变,骨肉尽碎,再次重组。

    杂质和低劣的仙灵杂气从她的身体剥离。

    那稳坐识海的神龛虚影,也在此时忽然光芒大盛,像是在回应圣光。

    于是,祖地祭台之上,一片刺目的白光淹没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