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神农只想种田 > 第0190章. 小锄头【一更】(求订阅)
    楼宁碰上的是鬼#打墙,让人在一个有限的空间内不断地穿梭来回,没有办法离开、也很难知道外界的时间流速。

    甚至,这种结合了困阵的鬼#打墙,如果找不到阵#眼,或是布置的一些机关,将有可能会一辈子都被困在这个地方,在无路可求助的情况下,活生生把自己饿死逼疯。

    而且,因为已经不是简单的鬼#打墙,外人就算想要看到楼宁还有点难度,要不是凑巧,连经过都没办法碰到她。

    也就是说,除非楼宁本人可以想办法硬是破开,或是拿出更厉害的小弟来强行突围,否则很难可以离开。

    不过不管是小宝还是山-魈,目前都没有那个能力。

    “还真是...看不起我啊!”楼宁的精神力何等强大?她刚刚走神归走神,但这不代表一时的蒙蔽,就会让她后续对一切还是抓瞎。

    这条巷子离学校不过两百公尺,对方也是算好了楼宁上学的可能行径,所以沿途都有设置路障,只要她行经一定的轨迹,就会直接触发。

    她能感觉到现在巷子外还有人正悄悄地看着,估计是想要确定猎物有没有乖乖入洞,并且是否真的无法突围。

    又或者,打算更进一步地强化这个困-阵,将其转化成杀-阵,让楼宁可以彻底交待在这里。

    “呼......终于。”巷子外,有一道相当消瘦,脸上看着肉最多的地方是颧骨的人影,正死死地抠着墙、瞪着巷内的楼宁。他眼睛通红,眼底闪烁着恨意,“现在,就让我来看看,你的命到底有没有这么硬!”

    说完,他还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巧的纸片娃娃,上头画有简略的五官,还配上了一把精致的锄头。

    少年朝娃娃吹一口气,将自己的血抹在娃娃的五官上,低声地说,

    “去!”

    只要可以大致牵制住付璇的注意力,真正的杀-手锏就可以放出来,只等着好消息。

    “你就算得到继承权,有一个疯子母亲倾囊相授,有爷爷护着又怎么样?”脸色惨白的少年,浑身气得发抖,彷佛风一吹就会倒下,让路过的人无不是退避三舍,跟看到殭尸一样。

    不过他并不在意这些人的反应,对他来说,只要能够让付璇失去性命,这个横亘在自己面前的最大阻碍,将再也不能够对自己怎么样。

    甚至,自己还能够继承止虚观,得到梦寐以求,父母亲努力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得到的东西!

    还有机会换一副身体,得到想都不敢想的力量。

    “到时候......这个世界......就是我的了,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少年捏紧过于宽大的校服,恨恨地再瞪一眼被迷雾环绕的小巷,冷笑地说,“你就在这里慢慢的解......草!”

    刚刚迷雾缭绕的小巷,不知道什么时候,雾气已经整个完全固化。雾气彷佛蜘蛛丝线,好像只要一个用力,就能够把这个困阵给掰碎开来。

    “不可能!”付超升明知道付璇没有这个能力解开,但看到面前的阵法出现意料之外的变化,仍然让他感到一丝惊恐,“这怎么可能!”

    难不成,对方的能力,已经大幅超越自己到一个难以想象的地步了吗?

    然而,顺着这份意外,接下来足足十好几分钟都没有新的动静。随着上学的时间越来越接近,付超升听着外头或雀跃、或疲惫的抱怨声经过,眼神死死地瞪着巷子看。

    却再也找不到半点新的、令人心惊胆战的变化。

    “呵,怎么可能有那么厉害呢?”付超升好笑地想,“她再厉害,也不过只比我大几个月,身上还背着业#障。就算真的有能力,天#道也绝对不会让她使用超过的力量。”

    付超升自以为想通之后,又用灵力感应着刚刚派进巷子里的小纸人的反应,觉得情势大致抵定,就放心地转过头,打算去学校帮自己的好姐姐‘请假’──

    或者说,注销学籍?

    “看来,这家伙是真的很恨付璇啊?”阵内,满脸是血的小纸人,可是一点都没有之前在付超升手里的嚣张与精神,反而恹答答地被楼宁捏着。

    刚刚付超升传递消息时,小纸人就已经被楼宁捏在手里,反抗是不能反抗的,想要阳奉阴违也被逮个正着。

    加上对方已经兴致勃勃地往自己的身上反向改变符文,只要再给付璇一段时间,说不定回头就换自己要去挖付超升的三魂七魄了!

    “这东西还挺精巧的。”楼宁一面看着那小人的剪裁,还有纸质,忍不住皱起眉头。

    付新仁是个不学无术的家伙,老观主心知肚明,也从来不会把真正的好东西拿给对方,就怕被糟蹋。

    而姚雪怡虽然是火#居#道#士,但是姚家也不过三代人,真要说手里有什么好东西,楼宁是不会相信的。

    但,付超升这一次拿出来的小纸人,楼宁却能够从上面辨别出一丝危险的气息。

    这就表示,纸人的材质,或者说付超升的背后,还有另外的资源提供者。

    那么止虚观当初被付新仁给找上门,到底是出于对家业旁落的不甘,还是那时候他已经被人给掌控了,就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付璇毕竟经过的事情少,对这些勾心斗角的部分也所知不深。即使亲临全场,但她半途就晕了,连自己不得不帮忙背负业#障的事情都不知道。

    “那,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有点多了啊。”楼宁一面用精神力窜改小纸人身上的符#纹,懒得管鬼#打墙的路径越来越短,甚至身边还出现不少虚影,“这人也挺有意思的,付新仁该不会连自己被人利用都不知道吧?”

    要真是这样的话,楼宁就真的替老观主感到不值。

    当时他已经被亲生儿子给气红眼,而连清荷也为了要保护女儿,并且想办法尽快驱逐丈夫与小三,根本没有精力注意到太多细节。

    结果反而让他们全军覆没不说,还让付超升给溜了,留下濒死的付璇,另一切的形势变得更加复杂。

    如果对方够谨慎,恐怕早就把尾巴都给收拾个干净,根本不会让楼宁还能够找到半点线索去反追查。

    “不过,也幸好付超升还不够谨慎,让你跑过来我这儿。”可楼宁也不是一个人啊!她这里还有地府的资源呢,哪里可能会简单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