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琉璃满京华 > 第二百一十三章 摆件的风格
    展七几人转过影壁,眼睛不够使的往窑场纵深及两侧打量。

    夏家窑场开办才一年多,虽然听闻期间扩建了一次,却也没想到,占地如此之大。

    站在影壁后,放眼望去,扩大的窑场被两条路分成三个区域,有些地方由围墙圈起来,有些房舍却是一眼就能看到。

    期间有做事的工人来往,也有人推着车运送物品,看着很是忙碌,却又有条不紊。

    乔辰生趁着夏宴清和邵毅等人见礼,先过来和修远对了个眼神,才冲着后面一众小厮随从拱手,说道:“几位小爷辛苦了,请随在下来这边歇息。”

    修远更是明白事儿,连忙帮着招呼,把众人往一旁的两个房间让过去。

    夏宴清陪着邵毅五人,进到待客厅。

    大壮媳妇指派着两个丫环和两个小伙计,忙着给几个人添茶倒水。

    邵毅简单给夏宴清介绍了其他四人,只说了名字,身份、背景什么的都没提。

    这些人在京城本就名声赫赫,又是邵毅的发小,夏宴清自是知道他们的根底,轻松把脑海中的信息和邵毅的介绍对上号。

    简单见过之后,几人分别落座。

    几个纨绔见到夏宴清,也是感觉稀奇的不行。

    这位当初的夏小娘子,后来的王大才子的正妻,以及和离之后的夏家四姑奶奶,名声响亮程度,一点儿不比他们差。

    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这位夏家女的气度、仪态,果然不辜负她的名气,端的是落落大方、疏朗明媚,丝毫不见女子的羞怯忸怩。

    尤其展鸿飞,那是远远见过夏宴清的。这时再看,那是绝对的判若两人。

    若是把现在的夏宴清和当时的王家二奶奶相比,除了一双眼睛和爽利气质,几乎没一点相像之处。

    问题是,展七总觉得他对这女子的熟悉感,绝不是来自于张尚书府二门外、他曾见过的王家二奶奶。

    可是,在哪里见过呢?

    展七拧着眉,一边无意识的打量着夏宴清,一边搜寻着记忆,努力回忆着。

    邵毅和夏宴清说话间,看到这小子眼睛不住的瞄夏宴清,一副努力回忆状,不由想起,琉璃宫灯竞拍会上,这厮曾经说过,当时男扮女装的夏宴清眼熟的很。

    不要真被他认出来啊。

    “看什么呢?”邵毅碰了他一下,声音压得极低,“人家是女子,把她看恼了,夏梓堂找来揍你,我可是要帮夏梓堂的。”

    “说什么呢?我哪儿都没看。”展七这才回过神来,只是这家伙说的什么话,多少年的兄弟,他这就要帮着外人了,还能不能处了?

    展七先瞪了邵毅一眼,才坐端正了,端起茶盏抿了一口,以遮掩刚才的失态。

    这几个人还没有过这种经历,能一起正儿八经坐在别家厅堂上。更别说,面对的又是一个女子。

    一时间,放在他们身前的茶盏倒是不受冷落,一会儿端起、一会放下的,甚是热闹。

    夏宴清见他们着实不像有什么正经事,直接问邵毅道:“不知公子此来,可是有什么吩咐?”

    识相点就赶紧说出你们是来干什么的,办了事儿赶紧走人。

    若不识相,真说出什么吩咐的言辞,她可就不给面子,要送客了。

    “其实没什么事,只是顺路……”

    “……咳咳咳,”邵毅的话没说完,就被程幼珽打断了,“四姑奶奶,是这样,贵宝号推出琉璃摆件也有些日子了,只是每次都是刚上架就被人买走,寻常人不得见……这个,不知贵处可有现货?半成品也行,我们几个想开开眼。”

    夏宴清看向邵毅,邵毅则面显尴尬:“我们刚给丁博昌送行,便说起那个马到成功的摆件。这不,就想过来瞧瞧。”

    “只想看看摆件成品或者半成品,没别的事吧?”夏宴清再次确定。

    邵毅连忙点头:“是,只看看成型物件,没有打探制作过程的意思。”

    “这个行,没问题。”夏宴清即刻起身,“我这就带各位看看去。”早点儿看完,也能早点儿把人送走。

    啊?

    众纨绔互视一眼,连忙跟着站起。

    这么干脆的吗?短短一年间,就能做出如此挣钱买卖的女子,果然不同寻常,说做就做,一点儿不带耽搁的。

    首先跟上去的是邵毅。

    夏宴清在门口侧身:“各位请。”

    邵毅迈步出门的时候,听到夏宴清低声问道:“他们可都靠得住?”

    虽然邵毅肯拿出他手中一半收益给这些人,让他们帮忙,应该是信得过的关系。

    但是,事关琉璃烧制技艺,还是多问一句的好。谁知道会不会再次出现黄秋容那种乌龙,无意识的一句话,就能引出那么多后果。

    邵毅点头:“靠的住。”

    这几个货的确靠得住,即使上一世,后来他们各自的家族站在不同阵营,这些人就算没归到靖王麾下,却也没对他做出任何掣肘的事情。

    一直到最后,他们依然是好友、是兄弟。

    “那就好。”这方面,夏宴清还是相信邵毅的。不是因为他的眼力好,而是因为他身边的人经历过一生的时间考验。

    夏宴清带他们去的是打磨工房,这时,还真有两件琉璃正在进行最后的抛光,预计三天后送往清韵斋。

    几乎可以肯定,这两件琉璃一旦摆上清韵斋的多宝格,一样用不了半天,就会易手。

    这几位来的也算及时,如果晚来三天,他们还真看不到了。

    再下一次的琉璃摆件,那得半月之后才出模。出模之后,依然需要经过繁复的雕琢整形、打磨和抛光。

    夏宴清身边跟着心容,邵毅身后则是展七等四人。

    打磨工房的位置在最靠外的一排房舍中。

    打磨工匠是雇佣而来,只管打磨琉璃作坊送来的成品或半成品琉璃,这里只要求工匠的技术,但却不牵扯琉璃的制作机密。

    即使有人不小心进来看到,也不用担心琉璃制作技术会泄露。

    邵毅和夏宴清并肩而行,距离打磨工坊还有二十几步的距离,邵毅随口问道:“这次烧的琉璃摆件又是什么名堂?”

    清韵斋的琉璃摆件工艺复杂、价格高,连名字也极有趣味,所以邵毅才有此一问。

    听到邵毅这一问,夏宴清想起这次摆件的名称,不由得嘴角含笑:“这次摆件的风格,也许很合几位公子的眼缘。”

    “是什么?”邵毅心中立即有不妙的感觉。

    他们几人有什么风格?他们最大的风格就是纨绔、就是找看不顺眼的人寻衅。

    “牛气冲天。”夏宴清笑道。

    “啊?”邵毅不明白,“牛气冲天?是什么?”

    夏宴清继续笑:“摆件的名字就叫牛气冲天啊。”

    “还,还有这种摆件?”邵毅出于极度的自我怀疑中。

    展七正在后面,努力支楞着耳朵听两人说话,闻听还有这种摆件,立即靠了上来:“真的吗?真有叫牛气冲天的摆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