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诸天封神录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吴侯姜尚
    “传哀家旨意,让顾命大臣进来!”

    太后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怒火,然后对着那传令者说道。

    “那太后就与老夫一道,等候群臣入内吧。”

    闻仲不急,他倒要看看这大乾王朝的顾命大臣究竟是些什么来历。

    毕竟能把一个庞大的王朝生生弄垮的,也得有那几分本事。

    “太后,臣等听闻有刺客行刺陛下,不知刺客拿下没有?”

    有五位大臣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哪怕闻仲骑在墨麒麟上,他们都没正眼看。

    这五位大臣中,一位面如冠玉,面敷凝脂,衣着华袍的年轻男子,就是传说中先帝最爱的人鹿坤。

    他之所以能成为五位先帝遗臣,且一直没有被清算,就是因为先帝将一支直属于帝王的类似于东厂的机构交给了他。

    此刻这鹿坤担忧地看着太后,然后问道:“太后凤体安否?”

    “原来如此!”

    闻仲看着鹿坤和太后,然后发现手里的这位大乾幼帝居然和他们的气血血脉相连。

    也就是说,那位好龙阳的先帝,不仅仅将那特殊机构给了这鹿坤,连他的皇后以及属于大乾皇室的皇位都舍了出来!

    想来这位鹿坤没被清算,也是因为太后在后面罩着吧。

    乱!

    果然这宫中是天底下最肮脏的地方!

    尤其是这种走到末路的王朝,其中阴私,不谈也罢。

    闻仲出声后,成功将那五位顾命大臣的目光吸引过来。

    然后他们目光一变,立刻喝道:“妖道,快快放了陛下!”

    “太后,宣布旨意吧!”

    闻仲双目一瞪,这五位顾命大臣不由自主地跪了下去,仿佛他们的意志都不属于自己。

    “敕命:

    查隆兴府尹姜尚,公忠体国,有大功于社稷,今地方不靖,天下不宁。

    故加封姜尚为东河路总督,都督东河路境内一切事务,年末一次缴纳赋税于朝,其余诸事不必请示朝廷,由姜尚自决!

    望姜尚自接旨之日起,克己奉公,勤于政务,牧守一方。

    钦此!”

    太后口中宣布这一道明显违背常理的圣旨,眼中有泪珠盈眶。

    那五位顾命大臣听到这封旨意,惊骇莫名。

    但闻仲的威胁就摆在他们面前,他们又怎会有这个勇气动弹。

    “五位顾命大臣以为,此封旨意可能颁布?”

    闻仲居高临下地看着跪在地上的五位大臣,个个都是怨气缠身,显然都不是什么好鸟。

    “不够!”

    鹿坤满脸正气地说道。

    “哦?”

    闻仲目光盯着鹿坤,显然想听听他有什么高见。

    “以姜府尹的功劳,应该封侯!

    而且是千里侯!

    我建议封姜府尹为吴侯,授东河路为吴侯领地,如此方能彰显其功!”

    鹿坤这脸不红心不跳地吹嘘,让闻仲愕然。

    而那太后凤目生火,死死盯着鹿坤,仿佛不相信这话是从他口中说出。

    “吴侯?”

    闻仲倒没想到这鹿坤居然给出这等建议。

    可能是想捧杀主公?

    不过没关系,反正翻不了天!

    “很好,那就请太后命人写一张敕封吴侯的圣旨吧。”

    闻仲倒是有些好奇这鹿坤来。

    “这位仙人,兹事体大,还是总督更符合姜府尹的情况一些!”

    现在太后已经不奢求其他,只想用总督一职打发了闻仲。

    虽然总督和吴侯认真相较起来,实质都是割东河路给姜尚。

    然而在名义上,却大不相同。

    现在太后对鹿坤恨得牙痒痒,若非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她都有就地处决鹿坤的冲动了。

    “不用争了,封一个吴侯给我家主公,老夫可承诺保大乾皇室十年不易主。”

    闻仲之所以说这句话,也是预估到姜尚若要营造一个建朝即盛世的王朝,至少也得十年时间。

    这十年里,他保住这小乾帝的帝位,正好留着以后禅让给姜尚。

    “现在天下动荡,你们应该知道,可能随时有叛军攻入京都,杀绝你们,给天下一个交代。”

    若不是姜尚要稳扎稳打,今天闻仲到京都,就已经动手清理掉这群败类了。

    “太后,臣听闻过姜府尹的事迹。

    当初他在朱衡麾下,平定东河路叛军。

    其实功劳基本都是姜府尹立下,那朱衡属于窃取姜府尹的功劳,才得以封侯。

    既然朱衡可封侯,姜府尹这等立下大功之人,自然也当封侯。

    臣以为,非吴侯,不能酬其功!非东河路封地,不能彰其德。”

    此刻,那位胖得像个圆球的大臣也严肃地说了起来,仿佛姜尚立下了什么了不得的大功一般。

    这位乃是大乾最大的蛀虫,麾下聚拢了一大票官员,所做过的贪赃枉法的事迹,多不胜数。

    然而这位有一点好处,治政水平非常高,也有眼力,知人善用。

    这看起来矛盾,但并不能否认,若不是他举荐那些将领,天下沸反的局势不知要严峻多少。

    “荒谬!”

    终于,有一位精神矍铄的老头怒斥道。

    这老头显然已经做了很久的思想斗争,如今已经克服了对死亡的恐惧。

    因此,在这老者身上,一股大无畏的气势勃发。

    “没想到大乾这浑浊的朝廷里,倒还有忠臣!

    尽管你这老头身上也是怨念缠身,不是个好人。”

    闻仲对这种忠心的人倒是不讨厌,不过这不意味着他能容忍对方的挑衅。

    “杀了你,也算替那些冤死的人报仇了!”

    闻仲目光一瞪,这老者身体突然僵硬,随即倒了下去。

    “江大人!”

    太后惊呼。

    “呜呜!”

    江大人身死,吓得那小乾帝又开始哭闹起来。

    “太后,封吾主吴侯的旨意,到底颁不颁发?”

    闻仲直接喝问道。

    “你不要动哀家皇儿,哀家这就拟!”

    太后乞求道。

    在太后口述,一官员誊抄时,闻仲将小乾帝放了下来。

    然后看着鹿坤说道:“刚才为何要让太后封吾主吴侯?”

    “结个善缘!”

    鹿坤苦笑着说道。

    “看到先生的修为后,我就知道天下迟早要落到吴侯手里。

    毕竟只要你出面,这天下没有能挡得住你强杀的人。

    我自知名声不好,若落到其他势力手里,免不了要千刀万剐。

    还不如与吴侯结个善缘,到时候留一个荣华富贵。”

    这鹿坤说起这话的时候,闻仲笑着看着他,不置可否。

    “哀家已经拟好了圣旨,也用了玺,不知道长还有什么吩咐?”

    太后声音冰冷地问道。

    “多谢太后赐旨,吴侯的谢恩书老夫过些时日自会带来。”

    闻仲笑了笑,一催墨麒麟,从空中直接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