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折贵 > 第二十七章 交换身份
    袁敏跟俩婢女套好了关系,把大满介绍给她们认识。

    这只鸟现在被她调教的乖顺的很,进了秦家更是屁话都不敢说一句。

    袁敏很满意自己管教的成效,很是浮夸的把大满夸了一顿,说它聪明又有灵气,平时吃的也不多,把它放出去,自己还会飞回来。

    “大满,吹个口哨。”她一拍鸟笼,眼神已经放出光。

    豆丁大的眼睛流露出怨念,大满虽然很不想听她的,但还是迫于她的淫威之下很不情愿的“咻……”吹了声口哨。

    那俩丫鬟一时间都被这个听懂人话的鸟充满来兴趣。

    介绍了大满,袁敏又把秦二的人设强行给设定了一下。

    袁敏说,“别看郎君平日里不苟言笑,一本正经的很,其实他特闷骚。”

    俩丫鬟不约而同看着她,不懂什么叫闷骚。

    袁敏解释,“闷骚其实很好了解,就是嘴上不要不要,身体却诚实的很。举个例子说我给他酸梅吃,他怎样都不要,却趁着我睡着的时候偷偷拿着吃。又比如说我们在秦淮河上看到花船上的行首长得有多漂亮,我让他多看几眼,他说不要,眼睛却偷瞄……”

    那俩丫鬟听的正入神,突然站的挺直,一副恭谨的模样。

    袁敏回头,看秦二和初阳一前一后站着。

    她也站直了身躯,笑嘻嘻走过去,“郎君洗好啦,宵夜已经准备好了,要让人端房里吗?”

    秦二一双眼迎着夜光,一抹笑意在眼中一闪而过。

    袁敏眨眼,再看过去时,他依旧是那副沉静的模样,那笑意似乎是她想象出来的,根本没在他眼中出现。

    夜深人静,夜猫子袁敏跃上房梁,刚要攀墙,一个黑影出现在眼前。

    秦二坐在房顶,抬头望着夜空。

    “郎君?”

    袁敏有时候真的很不想面对秦二,因为面对他总感觉自己无所遁形。

    一时间腿跑不动了,只能问,“郎君不睡觉吗?”

    “睡不着。”

    虽然短短的三个字,袁敏却感受到无限的孤寂感。

    七情六欲人皆有之,这样的郎君才让人觉得有烟火气。

    只听他继续说,“童修送贵重东西给你了?”童修正是安吉知府。

    “没有啊!他送贵重东西给我干嘛?”袁敏一副死不承认的模样,“他也不可能是贿赂我是吧?我一个小丫鬟能帮他干嘛呢?”

    “这么晚你去哪里?去找我大哥吗?”

    “我就随便走走,熟悉熟悉你们家的大宅院嘛。”袁敏再次死不承认自己的目的。

    “你最好别乱走,秦家不比其他地方,里里外外都有护院,他们的武功不比行宫禁卫差。”

    “哦,我知道了。”

    袁敏看他坐在那里神思游离,坐在他旁边。

    “郎君,你睡不着不如我们聊聊天哪?”袁敏可是一直想打开这个人的心扉的。这位郎君真的从始至终都太过死气沉沉,一点也不像个少年郎,没有青春的气息。

    秦二侧头看了她一眼,似乎想拒绝。

    袁敏不管三七二十一,不给他拒绝的机会,继续道,“郎君是不是近乡情怯啊?”

    他抬头望着天际,脱口道,“或许是吧。”

    这个沉稳内敛的郎君竟然也有怕的东西!这秦家就是突破口啊!

    “所以郎君才会睡不着!郎君心里肯定很激动,虽然面上不露出来。”袁敏自认为对秦二已经有了很深的了解,“听说这个家里你母亲最想你,院子离的又不远,不如我们去看看你娘睡了吗?”

    “不行。”

    “去看一眼也行报嘛!如果你娘想念你,肯定还没睡着呢。”

    “不去。”

    “你不去我去了。”袁敏站起身。

    遥遥星光照耀,袁敏跃上墙头,看身后跟上来的影子,朝他翻了个大白眼,这丫的就是标准的闷骚男,嘴上不行不要,人已经站这里呢。

    盈盈灯火点亮,房间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夫人,已经很晚了。”一个老妇人的声音传来。

    “奶娘,我实在睡不下去。”这声音柔软轻细,一听就是有气无力的。

    “夫人这样可不行,明日二郎君就会来看夫人,夫人切要好好休息,莫要又把身子弄坏了,到时大郎君又会担心。”

    “我这副身子也不知能熬多久……”声声轻咳传到耳畔。

    袁敏感觉到身边的人一阵紧张,抬头看了看他,果见他一副哀痛的模样。

    “夫人还要看着大郎君和二郎君成亲,一定会熬下去的。”

    “奶娘,我不怕死的,我只怕二郎他怪我这个母亲狠心,只是想临死前看他一眼,告诉他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惦念着他……”

    房间里,一面色苍白容色出众的妇人靠在榻前,神思飘远。

    “夫人也是没有办法,当初老爷一定要选一个送出去,总要有个孩子分开的。这些事夫人就别想了,如今二郎君回来,夫人总有机会补偿的。”

    “补偿?我这辈子也没办法补偿他了!当初大郎生的晚,长的又瘦又小,我怕他送出去没几天就没命了,这才选了二郎送走。可是奶娘,那都是我的孩子,手心手背都是肉,那是刮我的肉啊!”

    呜咽压抑的哭声听得人心疼。

    “夫人,这话切莫说了,夫人答应老爷这事要瞒就瞒一辈子,谁都不能再说,更不能让二郎君知道他才是老大呀!”

    一句话,如雷轰顶。

    原来秦二才是老大哦!两个人交换了身份……

    真惨!袁敏有些心疼他了!

    感觉到身边的人气息不稳,袁敏还以为秦二会跳下去问秦夫人,哪知他翻墙就跑了。

    袁敏眼睁睁看着秦二转身就走,又听房里呜呜咽咽的哭声。

    总结,这是一个产后抑郁症且因为孩子分离,一直在自责的阴影中没有恢复过来的母亲。

    袁敏也有些可怜她。

    竟然阴差阳错听到个秦家的大秘密!

    袁敏想想就觉得兴奋,这事儿虽然对外没什么影响,可对他们兄弟来说影响太大了啊!秦大和秦二交换了身份,秦大一直作为长子培养,性情又清高,突然知道这事岂不是要气死!

    袁敏表示重生之后她的运气变好了,希望一直保持,以后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