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第一姝 > 009、县衙来人
    因着还没睁开眼睛,袁明珠目前还感受不到时辰变化,但也知道曾叔祖带人从地里回来,就代表着现在时辰接近午时了。

    一家人吃了午饭,袁弘德就找了个借口带着袁仲驹出门了。

    家里除了钱氏,其他人都知道因由,也就没人说话。

    只有钱氏,不屑的撇撇嘴,也把碗筷一推:“我去找吴仙姑买两张花样子。”

    钱氏口中的吴仙姑,就是昨日被雷劈死的吴狗子的姘头吴寡妇,因着能装神弄鬼糊弄一下愚昧无知的乡民,被人尊称为仙姑。

    吴寡妇除了做仙姑,还收购女红活计。

    不过自从卖了与吴狗剩生的女儿,尝到了贩卖人口的甜头,除了拐卖孩子外,也做人牙子做合法的人口买卖。

    老本行也没丢,有时候打着收活计的幌子踩点,查明哪家有死了爹或娘的孩子。

    然后再用仙姑的身份蒙骗无知村民,告诉对方他们家什么人命不好,是天煞孤星或是刑克父母,劝人家把人卖了驱灾辟邪。

    陶氏拦住她:“小树娘,伯驹娘上午受了惊吓,之后一直昏昏沉沉的,是不是抬去医馆让大夫瞧瞧啊?”

    杜氏确实精神不济,倒省了装病了。

    钱氏心里装着事,不耐烦的摆摆手:“乡下婆娘,哪有那么金贵?谁还没生过孩子啊?哪里就用得着看大夫?

    你没生过孩子你不懂,别大惊小怪,没事!”

    陶氏若是不拦着她说看大夫的事,她尚且不会跑这么快呢,一听到要看大夫,看大夫就意味着要花钱,跑得脚下生风一般。

    走之前还不忘拿陶氏无所出刮刺她一番。

    没能给袁弘德生个一男半女,一直都是陶氏的一块心病,钱氏这样说话无异于当众打她的脸,揭她的伤疤。

    陶氏的眼泪瞬间在眼眶里打转转,心灰意冷之下,也没有闲情管她了。

    正如袁弘德预测的那样,午时刚过,吴正吉一行就陪着县里的来人到了村口。

    除了县里的官差,后头还跟着一队兵丁。

    看到兵丁,袁弘德知道今日这事不能善了了,嘱咐了仲驹几句,把他打发回家报信,然后整了整衣衫,迎着那些人走过去。

    与其被动等待,不知道这些五柳村的坐地户会怎么编排他们这个外来户,不如主动些,至少不是两眼一抹黑,由着别人胡说。

    看到他走过去,人群一静,正在说着话的孙检芳闭上了嘴,眼神躲闪的看了他一眼。

    五柳村住着吴、孙两大姓氏。

    里正吴正吉的父亲是吴姓的族长,孙检芳是那个埋了银子死不瞑目的孙老财主的儿子,是孙姓的族长。

    袁弘德上前拱了拱手,给众官差作了一揖。

    外来的生人俱用询问的眼神看向里正,就听得袁弘德自我介绍道:“各位大人,小人姓袁,是这五柳村人士,前朝乱世年间举家由豫地迁到此定居,

    昨日晴天霹雳劈死的那人,就是劫掠我家侄曾孙女时被惊雷劈中的,

    幸亏有那惊雷,惩处了恶人,我家孩儿方才得救,当真是抬头三尺有神明,善恶到头终有报。”

    说完这番话,又对着众人深深一揖。

    站直身体,指着村头五棵柳树上头的山道:“被劈死的那人,就在前方山道上。”

    众人冲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山道上有一领破草席盖着一物。

    虽然离得甚远,也依稀可见那破草席下焦黑一片。

    众人心下凛然。

    这就是传说中的大奸大恶之徒?果然瘆人的紧!

    骄阳似火,暖暖的照着大地,似乎能让一切魑魅魍魉无所遁形,加之人多壮胆,这些人就往山道上的破草席走过去。

    胆子大的当数那队兵丁的头领和县衙的捕头,两个人走在前头。

    破草席被揭开,饶是二人见多识广,经历过乱世也杀过人,也被眼下的情景看得心惊。

    捕头冲着后头喊:“老严头。”

    一个些微有些佝偻背的老头从后头跑上来。

    这人是县衙里的仵作,这次跟了来是负责验尸的。

    验尸的目的是要弄清楚死的人到底是雷劈死的,还是五柳村的人为了把晴天霹雳的祸事掩盖下去所做的假象。

    老严头走上前去,蹲下身细细查看。

    “尸体表面没有灼烧的痕迹,有一层完整的碳化的壳,符合雷击的特征。”

    又观察了一番,接着道:“碳化龟裂的缝隙里,有幼小的蛆虫,结合气温和蛆虫的大小判断,死亡时间应该是昨日。”

    即便是艳阳高照,依旧听得人头皮发麻。

    胆子小的早就躲到坡下头去了。

    “查清是什么人了吗?”

    捕头问的是里正。

    里正忙垂手答道:“昨日事出紧急,还不曾盘查。”

    “死者男,身高一米七左右,年龄四旬上下……,”老严头说着检验结果。

    “据我家小儿所讲,那人像是村里的吴狗子。”袁弘德等仵作给出结果,方才说出这人的身份,且用的是像是这种不确定的语气。

    就算是如此,里正吴正吉也觉得一阵口苦。

    他昨日就觉得这恶徒是吴狗子,才找了借口没有让人排查,还早早把大儿一家送出了村。

    看着站在人群中小人得志的孙检芳,吴正吉咬紧了后槽牙。

    只怕经过此遭,里正要落到孙姓那边去了。

    也怪不得旁人,谁让吴姓这边出了这么个不肖子孙呢!

    袁弘德站在一旁不动声色,他就是想要孙吴两姓之间为了里正的职务内讧,然后夹缝里求生存。

    此地因为前些年的战乱,涌进不少异乡逃难的人,造成地狭人稠,人均耕地极少,所以不少人盯着能出让的土地。

    他带着侄子一家在此落户早,名下有十来亩地的家底,眼红他的人不少。

    这次是现成的机会。

    只要把他们家跟此次的雷劈事件扯上关系,就能名正言顺的杀人夺财。

    之前他过去做自我介绍的时候,孙检芳和县衙里的一些人都神色异常,不得不让他提高警惕。

    听说雷劈之人的身份有了着落,捕头跟那位军士商议道:“宋将军,是不是让人去这个吴狗子的家里搜查一下?”

    捕头口中的这位宋将军,姓宋名修仁,字渊,乃是此地驻军的一个小头领。

    称呼其为将军,只是一种尊称,并非特指封号。

    此时天下初定,发生这种异象,县令生怕生乱,请了这人随同过来压阵。

    宋渊点点头:“宋某奉命协同,一切但凭杨捕头做主。”

    点了一队人马,随着县衙的衙役们去吴狗子家搜查,又点了一队人马封锁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