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从天上来 > 第309章 演武(二更)
    宋云歌转身往外走:“前三,那就是猿飞宗的核心人物,你爷爷被杀应该是猿飞宗的宗主授意的。”

    黄飞夜沉默下来。

    宋云歌知道这个推测意味着她复仇的难度大增,猿飞宗的宗主啊。

    “不过也未必。”宋云歌道:“先杀了那郑长老再说其他。”

    黄飞夜轻轻点头。

    宋云歌没有伸手去揽她柳腰,反而极力避嫌,手不沾她衣裳。

    这是为了避嫌。

    现在的她一定极为敏感,动作稍过,便会被她认为是借机欺负。

    源源不断的力量注入身体,她感觉到越来越强大,虚弱感觉迅速的被驱除。

    这会儿功夫,她觉得自己不得恢复到巅峰时期,反而更胜从前。

    两人脚步轻盈无声,掠过城墙来到了大罗城内,她随宋云歌来到一处宅子。

    这间宅子只有两个老人在打扫,宋云歌跟他们交待了两句,便安置她住下。

    “这里距离什长府只有两间宅子之隔,一旦有事,便直接出声,我会马上赶过来。”

    “好。”

    “平时有什么需要,直接跟他们说。”宋云歌叮嘱道:“你自己也可以出去游玩。”

    他从怀里掏出一张面具递给她:“戴上这个,没人能认得出你来。”

    这张面具是他从御空殿拿来的。

    御空殿的宝物才是真正的无数,他扫一眼,只拿了两三件,这面具便是一件。

    这面具不仅改变容貌,还遮掩气息,戴着之人好像不会武功一般。

    虽瞒不过他的望气术,却瞒得过旁人的感知。

    黄飞夜接过来,轻轻点头。

    宋云歌笑道:“好好歇一歇,无聊了就出去玩一玩,咱们可以偶遇,然后时常见面。”

    黄飞夜摇摇头道:“算了,要见也是暗中见,不宜明目张胆的做。”

    她再怎么说也是异域之人,一旦被人发现,宋云歌便是大罪。

    宋云歌笑了笑没有多劝。

    他飘飘离开,没有回什长府,而是再次离开,出现在了城外的一座山峰上。

    他一出现,对面虚空浮现一个白衣青年,抱拳行礼:“北谍间司吴轩见过殿主!”

    宋云歌道:“你可知大罗城的城主府事?”

    “弟子略知一二。”吴轩轻轻点头:“城主胡无极是无极门的宗主。”

    “无极门……”宋云歌皱眉沉吟。

    吴轩道:“无极门名不见经传,乃是隐逸之宗门,受朝廷招唤而出世,城主府内的护卫皆是无极门弟子,实力雄厚远胜过四灵卫!”

    “无极门……”宋云歌皱眉道:“他们为何能更胜过四灵卫?”

    “中土朝廷召集诸多隐逸宗门而设演武堂,演武堂内设立武庙,死后可配享香火供奉,武庙香火不绝,则灵魂不灭。”

    “演武堂……”

    “是,演武堂不算秘密,六大宗也知晓,只是没有重视,觉得小猫两三只不足为患。”

    “武庙……”宋云歌皱眉道:“这可不是寻常之物。”

    “乃是前朝的神物。”吴轩轻轻点头道:“庇护灵魂,据说里面还有前朝的灵魂存在,可以传授一些奇功异术。”

    宋云歌脸色微变。

    “当初六大宗强盛,朝廷隐忍,经历数百年奋发,朝廷的实力已经非同小可,六大宗恐怕……”吴轩轻轻摇头:“不是敌手了。”

    “有趣!”宋云歌笑起来。

    他能想象得到,六大宗一直在抵御天魅,而朝廷却在偷偷发展,此消彼涨,自然能迅速拉近距离。

    吴轩道:“北境朝廷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咱们只是隐约窥得,没有真打过,很难说清,只是有这么一种感觉与判断。”

    “好得很。”宋云歌哼道:“罢了,回去跟张治通说一声,查查猿飞宗是怎么回事!”

    “是。”吴轩抱拳躬身:“那弟子便告辞。”

    宋云歌摆一下手。

    吴轩身形在空中消失。

    宋云歌站在峰顶,看着暮色低垂的天地,不由的轻轻摇头,多事之秋!

    他回到什长府时,看到大厅外站了两个老者,一个高瘦一个矮胖,皆着紫袍,神情威严。

    一看其气度便知道是时常发号施令。

    宋云歌好奇的瞥一眼他们,轻颔首便要进入大厅,却见两个老者抱拳一礼:“见过岛主!”

    宋云歌摆手:“你们是紫极岛的人?”

    “紫极岛东长老朱正蒙!”矮胖老者沉声道。

    “紫极岛西长老梁明道!”高瘦老者抱拳。

    宋云歌道:“没想到你们如此识趣。”

    他摇摇头道:“走吧,进去说话。”

    两老者点点头请他先行。

    宋云歌笑着摇摇头,这两个的礼道太大,太过小心谨慎了。

    卓小婉正站在门口:“这二位前辈一直坚持在厅外等师兄你。”

    “不必如此的。”宋云歌笑道:“坐下说话。”

    卓小婉招招手。

    很快有小丫环送上茶茗。

    卓小婉退出去,只留三人在大厅里。

    “我是天岳山弟子,你们要让我做岛主,就不怕紫极岛成为天岳山的附庸?”宋云歌放下茶茗,微笑看着两老者。

    矮胖老者朱正蒙笑道:“岛主既然是岛主,咱们紫极岛便属于岛主的,是成为天岳山的附庸,还是与天岳山并驾齐躯,自然由岛主一言而决!”

    宋云歌道:“你们说得好听,一旦成为天岳山附庸,必然是不甘心的。”

    “不甘心也无可奈何,这便是命运吧,”瘦长老者梁明道摇头叹息:“潮涨潮落,天地之理!”

    朱正蒙点点头。

    宋云歌道:“你们两个同意,还是所有紫极岛弟子都同意我做岛主?”

    “所有弟子皆同意!”朱正蒙正色道:“毕竟大家都想成为剑神!”

    宋云歌一怔,随即失笑,恍然的点点头。

    他一下便明白了紫极岛弟子们的心思。

    他自己成为剑神之后,意味着掌握了剑神之道,而身为紫极岛的岛主,对紫极岛弟子自然不能吝啬传授,如果谁最有可能被传刀神之道,那自然是紫极岛弟子了!

    武功才是武林高手的根本,强者为尊的观念深入人心,有一线希望成为刀神,谁能放过?

    况且他又得了紫极岛的刀符传承,众弟子甚至不必特意说服自己。

    至于说原本的岛主,他们心里怀念一番而已,也比不过刀神重要。

    “岛主何时回岛看看弟子们?”朱正蒙缓缓道:“弟子们翘首以待!”

    “这边还有一些麻烦。”宋云歌道:“暂时走不开!”

    “有何麻烦,诸弟子义不容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