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冷艳总裁的贴身狂兵 > 第899章、哥抽的不是烟,是寂寞啊!
 今夜的羊城有点冷。

秦风却感觉热得很。

因为此时呈现在他眼前的画面,实在太香艳。

三大美人全都醉的像滩烂泥,横七竖八的挤在车厢中,俏脸醉红,体态慵懒而妖娆,丝毫不避讳而露出裙摆的一对对大长腿,简直叫人喷血。

秦风只看一眼,便感觉眼花缭乱了。

“冤孽,冤孽啊!”

秦风狠狠的抽了一下嘴角,急忙收回目光。

画面虽说无限好,可若是看多了,万一控制不住自己,干出禽兽不如的事情怎么办?

一口吃三个,那画面……秦风想想都感觉要走火入魔了。

一个激灵,秦风急忙默念冰心诀,然后咬牙坐进驾驶座,启动车子,往城市边缘疾驰而去。

此时此刻,他只想尽快的解决麻烦,然后火速的回家,把这几个婆娘都安排好了,再去安知雅家活动活动筋骨……我心本善良,奈何世态炎凉。

秦风同学自认为自己很老实很有定力了,却不曾想,几个醉鬼不老实啊。

坐在副驾上的林静,梦游一般的朝着秦风伸来玉手。

秦风心头一跳,险些没抓住方向盘就出车祸了,当场大叫:“妖静,你干什么?

给我冷静!”

后座的秋梦蝶,也是忽然挤了过来。

熟悉的幽香夹杂着浓烈的酒精味,钻入秦风的鼻息,与之同时,还有一种不可描述的异样触觉,几乎是当场让秦风癫痫了。

“骚蝶,你又是要干什么?

冷静啊!”

两秒后。

秦风暴跳如雷的崩溃声,在车厢中疯狂响彻:“柳思涵,你这个魔鬼滚开好吗,这特么有你什么事?

请你自重啊!”

……一个小时后。

炫酷拉风的玛莎拉蒂豪车,出现在羊城西郊的一片荒凉地上,刺目的两束灯光照亮前方,前方反射回来的光芒,又照亮了秦风的狼狈身影。

真的很狼狈。

斜靠在车子引擎盖上的他,浑身上下的衣物,几乎都不完整了,破的破,碎的碎,不知道的人,恐怕都要以为他是开豪车的乞丐了。

再看他的脸和脖子,全是形状不一的口红印!没人知道,秦风刚才究竟经历了什么,秦风也不想被人知道。

啪!宁静的幽夜中,秦风点燃一支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生无可恋的闭上双眼。

哥抽的不是烟,是寂寞啊。

我太难了!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这么多年了,秦风几乎都没掉过眼泪,怎么此时此刻,就这么的想哭呢?

三个大美人同时如狼似虎,你却只能咬牙默默承受,任由鼻血如何飚溅,也要做个坐怀不乱的圣人,换你想不想哭?

忽的。

死寂之中,一道如雷般的暴喝声响彻而起:“秦风小儿,还不快快受死!”

唰唰唰!喝声响彻之际,一道道凄厉的破风声也是随之响起,不过顷刻时间,秦风便被足足三十多道漆黑的身影包围,水泄不通,杀机四伏。

秦风淡淡的睁开双眼,清冷的目光在众人身上一扫而过,嘴角掀起一抹讥讽的弧度。

“不怕死的人,还真是挺多的啊。”

秦风饶有兴致的眯了眯眼,眼前的这群人,除了那帮青城山子弟之外,居然还平添了许多武林散人,这倒是秦风之前没想到的。

青城山的小胖子,看到秦风那狼藉的现状,不由一阵错愕,随后冷笑出声:“秦风,没想到你小子还挺会享受,这大半夜的,带着三个美女到这荒郊野岭一吃三,够贪心啊。”

秦风闻言挑眉,平静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你最好别再提这事。”

“哟呵,还害羞了?”

小胖子讥笑连连:“男子汉大丈夫,敢做就要敢当,你这享受完了不给说,未免也太没心没肺了吧?”

秦风抬起了头,目光如炬的望向那小胖子,嘴角露出阴冷的笑意。

而那小胖子则是做出害怕的表情:“哟,生气了?

不要这么生气嘛,连这都要生气,那待会儿我们几十个人玩你的女人,那你不得活活气死?”

没等秦风发言。

站在小胖子身边的年轻女人,便冷笑着出声:“胖子,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在你们玩那三个女人之前,秦风早就死了,他是看不到那个画面的。”

“哦哦,对,差点都忘了,咱们是要先杀人的,嘿嘿!”

小胖子恍然大悟般的拍了拍脑门,随后脸色又是肃穆了下来,冷冷的注视着秦风道:“秦风,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要闯,今天被我们盯上,你必死无疑!”

“必死无疑?”

秦风不置可否的微笑。

“结局已定,你束手就擒吧。”

一直没开口的青城山师兄,终于说话:“今晚我们不仅要杀你,还有别的好事要做,那种事情,可是很耗体力的,反正你都是个死人了,不如就做个好人,让我们都节省些体力吧。”

师兄此言一出,哄堂大笑。

一束束目光汇聚到秦风身后的豪车身上,透过车窗,隐约看到那三大美人的诱人身影,皆是不掩饰自己的贪婪,几乎连口水喇子都要挂下来了。

“激动啊,我特么的已经激动了!”

“真的太极品了,光看一个影子,简直就让人受不了了!”

“命里有时终须有,哈哈,命中注定,今晚是咱们的幸福之夜啊!”

“秦风,你自行了断吧,老子懒得在杀你的事情上多费体力!”

“……”内心的贪婪就像吞噬魔,疯狂侵蚀着诸多武林中人的理智和耐心。

一个粗犷丑陋的大汉,直接拔刀跃起,朝着秦风急冲而来:“废话个什么劲?

秦风就是只纸老虎,看老子一刀解决他!”

气氛登时变得肃杀。

那持刀的大汉,就如同一只蛮牛,气拔山河,一步一个深坑,径直的朝着秦风狂掠而去,狰狞的脸上写满了残暴和冷笑。

不过转眼,持刀大汉便来到了秦风面前。

简单粗暴,一刀斩下。

直逼秦风天灵盖!“秦风小儿,受死!”

持刀大汉暴喝。

而刀在头顶的秦风,却是丝毫不为所动,不过屈指一弹,手中燃烧殆尽的烟蒂,便如同一枚犀利的子弹,在空中画出一道美丽的火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