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狐妖重生在五零 > 055 终于赶上了
    唐阮阮说完后就跳上自行车,两条大长腿把自行车蹬成了风火轮,背后的人只能看着那条嫩黄色的裙子越飘越远。

    一口气骑到租的房子,唐阮阮一刻也不敢休息。

    来到厨房和周巧林打了一声招呼。

    在锅里加入一部分灵水,然后从房里拿出几块生姜,大葱,还有红糖。

    看到唐阮阮煮姜汤,周巧林好奇的问道:“小唐,你怎么开始煮姜汤了?”

    “我哥哥的同学有好几个得了风寒感冒,我得赶在他们进考场之前把姜汤给他们送过去。”

    唐阮阮回答道。

    周巧林看到唐阮阮把一大包红糖倒进锅里,心又忍不住抽痛,这丫头的脑子坏掉了吧。

    红糖这么好的东西,竟然给别人吃。

    唐阮阮可不知道周巧林正在想她是不是傻子的问题。

    现在她的脑海中就一个字“快”。

    虽然叶淮生没有生病,但是唐阮阮知道那每一个生病的学生背后都承载着一个家庭的希望,还有他们自己的理想。

    现在她有机会可以帮助他们,就一定要全力以赴。

    这就是功德。

    还好刘家用的是土灶,火力旺,很快唐阮阮就闻到了姜的辛辣的问道。

    从房里拿出从家带来的暖壶,又问周巧林借了一个,她本来还不愿意,但是唐阮阮说如果弄坏了,就陪给他们一个新的。

    这下子周巧林就干脆利索的把暖水壶借给了唐阮阮。

    说不定她还盼望着唐阮阮不小心把这个壶弄坏呢。

    这个壶已经买了七八年,保温效果已经不是很好了,现在如果有人免费给自己换一个新的,那她要高兴死呢。

    唐阮阮将两个水壶挂在车把上,又将自行车踩得虎虎生风地朝着学校赶去了。

    ………………

    “阿嚏,阿嚏!怎么还没来,不会赶不上吧。”

    一个感冒的女生打了两声喷嚏之后焦急的问道。

    “谁知道,反正叶淮生又没有感冒,就算她不来他们也没有什么损失,说不定现在她还在家里睡大觉呢,早把我们给忘了。”

    万家柱真是什么时候都不忘了说风凉话。

    “你闭嘴,如果你不想喝没有人强迫你喝!”叶淮生突然转过头盯着万家柱恶狠狠地说道,“你刚才有一句话说对了,反正我没有感冒,我们又没有什么损失,那阿阮又何必那么辛苦去煮姜汤。”

    “就是,阿嚏!”邹旭这小子也感冒了,这小子可是一个热心肠的人,昨天晚上主动把床位让给了别人睡,自己在地上躺了一晚上,“人家阮阮为什么那么辛苦去煮姜汤,还不是看在咱们都是一个厂的份儿上。”

    “万家柱你可真烦人,你是看出来了,你就是看叶淮生不顺眼,从昨天开始你就到处煽风点火,说叶淮生自己去租房子是脱离群众,是资产阶级作风,现在我们还多亏了叶淮生租的房子,不然我们都要生着病进考场了。”

    一个拿着手绢拧着鼻涕的女生大声地说道。

    “就是就是,你看看兵团和二五八的,他们也有人感冒,可是有人说给他们送药送姜汤吗?起码我们还有个盼头。”

    另一位同学说道。

    谁都没有主意到叶淮生看向万家柱阴沉的眼神,这个万家柱跟他地哥哥还真是一丘之貉,喜欢给人扣帽子。

    脱离群众,资产阶级作风,这两顶大帽子要真的扣在了他的头上,恐怕唐德恺和林红绣都会受到牵连吧。

    叶淮生打定了主意,这次绝对不会轻饶他。

    “阿嚏!”

    邹旭又打了一个响亮的阿嚏,叶淮生无奈的看了他一眼,这个傻小子。

    然后解开自己衬衣的扣子,将衬衣脱下来递给邹旭,“你先披上吧。”

    脱掉了衬衣的叶淮生里面就只剩下了一件背心,好在白天气温高,一点也不冷。

    上半身只穿着一件背心儿的叶淮生镇定自若的站在校门口。

    倒是周围的女同学都红了脸。

    不得不说叶淮生的身材是真的好,不想其他十七八的男生,身上都是排骨,也没有赘肉,每一块肌肉都紧绷着,蕴含着惊人的力量。

    甚至还有两个别的学校的女生红着脸来问叶淮生的联系方式。

    都被叶淮生冷着脸赶走。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大家也越来越焦躁。

    “还有十五分钟了。”

    “不会真的来不及了吧。”

    “我的天哪,快点啊,一定要快点。”

    “来了来了。”

    邹旭突然大喊道。

    叶淮生的眼中也带了笑容,看向唐阮阮来的方向。

    大家只见一个穿着嫩黄色布拉吉,留着两条大辫子的女孩儿蹬着一辆自行车而来。

    校长激动的迎上去,在唐阮阮停下来之前扶住了车把。

    唐阮阮喘着粗气,叶淮生从口袋里掏出白底蓝边地手帕轻轻的擦了擦唐阮阮鬓角的汗水。

    校长把车把上挂的两个水壶取下来,一拔开木塞,一股辛辣又刺激的姜汤的味道就飘了出来。

    一闻就知道肯定放了不少的真材实料。

    早就有人去旁边的居民家里借了两只碗,这时候谁也不会管什么男女,干不干净,感冒的轮着每人都喝了半碗的姜汤。

    以至于每个人都被烫的说不出话来,至于为什么不喝一大碗,喝多了姜汤万一在考场上要上厕所怎么办。

    幸好唐阮阮姜汤煮的浓,效果好,不需要灌那么多水下去。

    “噗嗤,万家柱你刚才不还说人家阮阮在家里睡大觉吗,我看你也喝的不少啊?”

    喝了姜汤,刚才还沉郁的气氛一扫而空,一个牙尖嘴利地女同学对万家柱嘲讽道。

    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就放在了万家柱的身上,绕是万家柱一向脸皮厚也有点手足无措。

    他才不傻呢,唐阮阮煮了姜汤不喝白不喝,如果自己不喝一会儿在考场上状态不佳,没考上大学那才是大笑话。

    至于现在,不就是被人说两句吗,又不会掉一块肉,等到他考上了大学,看谁敢说他,巴结他还来不及呢。

    而在旁边二五八农场中学地校长则是眼巴巴的望着这边,他们学校也有几个学生感冒了,有心想要去问机械厂的讨些姜汤,但是又想到两个单位之间想来不对付。

    甚至在高考复习倒计时的时候,武绍华还特意把他叫去谈话,话里话外都是今年一定要压机械厂中学一头,这样的情况他,他怎么好意思去讨要姜汤哦。

    正在他纠结的时候,就看到兵团中学的校长一脸堆笑的朝着机械厂中学校长走去。

    不用想,肯定是去讨要姜汤的,他们学校也有冻感冒的学生。

    这姜汤可不多了呀!

    想到这里,二五八农场中学的校长快步走向机械厂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