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娇媛 > 第194章 热闹
    楚娇哑然失笑。

    每个人的人生里,总有可以点燃他内心深处亮光的东西。

    哪怕冷峻如同拓跋晖,也有可以触碰到他柔软处的那个人。

    当初以为只是随手帮了罗小怜一个小忙,为她从京城那堆复杂的人事中解脱,没有想到居然也成全了拓跋晖。

    这或许,便是缘分吧。

    而她的缘分呢?

    楚娇看了一眼灯火辉煌下愈发显得棱角分明的上官曜,心里满溢着欢愉。

    长长的街上,两条长长的影子,并不靠得很近。

    但仔细一看,他们的袖子却结在了一块儿。

    这还是第一次在人多的地方偷偷牵手。

    尽管很想要昭告天下,但两个人都知道此刻不是时候,要在拓跋晖的眼皮底下有这样短暂的亲密,已经是极限了。

    嗯,还是别说那么多话,只是静默地享受这种心跳之美就好。

    韩城的夜市真的很繁华。

    到处都是车水马龙,人群拥挤。

    一开始楚娇和上官曜还能隐约看到拓跋晖的一点点影子,但后来就一点都看不见了。

    楚娇一眼看见了不远处的河堤边有一座凉亭,此刻空着。

    她笑着说道,“要不然我们过去坐坐?”

    上官曜点点头,“也好。”

    他转头看见一个卖花的小姑娘,便问道,“这梅花卖吗?”

    小姑娘的篮子里有很多梅花,开得倒是新鲜芬芳,“卖,一两银子一篮。”

    大约是看到上官曜和楚娇衣着不凡,小姑娘开口就是高价。

    上官曜爽快地递过去一两银子,“给。”

    小姑娘惊喜极了,整个篮子交给了上官曜,然后怕人家反悔似的飞一般地跑了。

    楚娇“噗嗤”一笑,“几株梅花而已,竟要一两银子,上官太医不怎么会过日子呀!”

    上官曜的脸有些微微地红,“这……”

    老实巴交的他,忽然蹦出一句花言巧语来,“配你的梅花,多少银子都还嫌便宜了。”

    说着,他竟然摘了一朵往楚娇的鬓上戴上。

    他怔怔地说道,“花娇,不如楚娇。”

    楚娇咯咯咯笑,“你什么时候学会的这些?是贺子农教你的?”

    她忍不住唾弃道,“以后没事别和贺子农在一起混,你看他,那么花言巧语,巧言令色,不也到现在还是个老光棍?可见,他那一套是行不通的。”

    话虽然如此说,但听到老实人说甜言蜜语,到底也还是让人心动的。

    想到这样独处的时间,以后也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有,便更觉得珍惜。

    不多久,两个人便来到了那处凉亭。

    这是一个十分神奇的结界,旁边就是人声鼎沸的夜市,各种叫卖声和欢声笑语,亭子里却安静如斯,就他们两个人在,彼此可以听见对方的呼吸声。

    才刚坐定不久,就见不远处的人群忽然乱了起来。

    他们两个人都是第一次来这韩城,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上官曜探头想要去看,楚娇拦住了他,“拓跋晖定然在暗中张罗了保护我们的人,若是那些人针对我们而来,那就更不要轻举妄动才好。”

    她顿了顿,“再说,那动静离此地有些距离,应该不是冲着我们来的,稍安勿躁。”

    上官曜想到空长了那么大的高个子,但其实却只是个架子而已,论武力值,恐怕还不如楚娇,便觉得有些郁闷。

    何况,他的身份……如今也不容许他逞匹夫之勇了,只得点头说道,“嗯,先看看再说,倘若乱到了这里来,咱们还是得赶紧走才是。”

    两个人便安静地坐在了凉亭之中,虽然谈笑风声,但心绪紧张,眼神一刻都没有从起乱的地方移开过。

    总算风波过去,没有朝这边蔓延过来。

    不论是上官曜还是楚娇,都暗暗地松了口气。

    这时,贺子农不知道从何处冒了出来。

    他看到楚娇安然无恙,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小姐没事吧?”

    大约是因为刚才在展延面前吹牛被抓了个包,这回他特别小心翼翼,“我一听到动静就过来找您了,整条街都翻过了都没有找到您,吓得我不轻,还好你们在这里躲着没事儿。”

    一副后怕不已模样。

    楚娇其实早就不生气了。

    她和贺子农的合作起始地并不太光明。

    贺子农从前的人品也有些一言难尽。

    说起来,彼此都对对方有利可图,纯粹是利益的结合,原本就不应该掺杂太多的真心。

    是他太好用了,她一时恍惚才真的将他当成了自己人。

    再说了,只是被吞掉了区区银两,这不算什么,只要他没有坑自己的命,有什么好计较的呢?

    她彷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但神色间却有些淡淡的,“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贺子农听到这声音心里就“咯噔”一下,天地良心,那真的只是他拿过去说事。

    自从跟了小姐,他都已经从良了……

    罢了罢了,女人大多都是小心眼,一旦误解了,就要花很多倍的努力去解开误会。

    说到底还是他自己嘴巴大,做错了事,就该善后。

    他会有法子让小姐重新拾起对他的信任的!

    不过这也不急在一时,眼前彷佛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连忙说道,“有人要行刺拓跋大元帅,没有想到和亲郡主十分英勇,竟然替大元帅挡了一刀。”

    楚娇脸色一变,“什么?和亲郡主替拓跋晖挡刀子了?”

    罗小怜这个蠢丫头,这还没有嫁过去呢就将命给搭上了!

    贺子农连忙摇头,“不不不,和亲郡主没有受伤,因为拓跋大元帅又用自己的手将刀子挡走了!”

    他一顿打手势描述,总算将事情说清楚了。

    总而言之,就是有黑衣人来暗杀拓跋晖,和亲郡主以身抵挡,拓跋晖又反过来保护了和亲郡主。

    他咳了一声,“拓跋大元帅虽然手臂受了伤,但黑衣人却也被拿下了。一共来了四个人,逃走了一个,死了两个,活捉了一个。如今都带回了韩城府衙,拓跋大元帅手臂上还滴着血呢,就去亲自审问了。”

    楚娇目光微微动了动。

    黑衣人?

    是蒙国人还是锦国人?

    她抿了抿唇,“带我们去韩城府衙瞧热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