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蒂花之秀59
    诶?

    他不是死了吗?

    当初余家突然被查,当然,有些罪名并非莫须有,老爷子本就年纪大了,一时气急突发心脏病没救回来,连遗言都没来得及说就走了。

    死不瞑目。

    眼睛很不甘的望着天花板。

    余家的梁塌了,剩下些不成器的子孙根本不是问题,余浩峰虽然聪明,但还是太年轻,假以时日他必定会有大作为的,可惜了。

    单凭他一人之力根本救不下所有的余家人。

    唉。

    他自己也死了。

    在调查期间其实被转移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是山洞。

    里面有很多人,时不时的能听到枪声,他猜应该是江家设的死士,用来解决一些人的。

    恩。

    他就死在这里。

    锁骨被铁链贯穿,另一边挂在墙壁,身体印满烙印,散发着混合腐臭味的烤肉的香气,脚掌被整只削去,伤口没有经过处理血污一片,似乎有白色的小虫子在蠕动,还有个地方,是男性的标志,模糊一团,蚂蚁啃噬着附在器官上的香甜蜂蜜,在皮肤里穿梭。

    他已经感觉不到疼了。

    灯光晦暗。

    江战徇仿如天神般走进来,他目光落在余浩峰身上,勾唇一笑,“以前有人说你是唯一能与我相比的同辈世家子弟,不相上下……”

    冷笑,“可你有什么资格能跟我比的!”

    “你根本不配。”

    他的表情仿佛是在看一条狗,一头畜生。

    余浩峰呜呜几声。

    却什么都没说出。

    他张开嘴,嘴巴里血污一片,早就不见舌头,吐出的唾沫拍在江战徇的脸上,是臭的,血泡混合着碎肉。

    江战徇颔首。

    得意无比,“知道说不过你,所以先把你舌头拔了果然是正确的决定。”

    他接过身后心腹递上的手绢,擦掉腥臭的口水。

    “处理掉。”

    “记得,不要让他死得太容易。”

    余浩峰坐在舒适柔软的真皮沙发上,面前放着王妈刚泡好的极品红茶,热气腾腾很香。

    是梦吗?

    噩梦,美梦……

    老爷子坐在另一边,“我决定把你爸喊回来。”

    他:“什么!”

    老爷子手里拄着拐杖,“如今风暴已经过去,虽然咱们余家没有争到龙椅,但这本来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总代理选举年龄必须达到五十岁。凭我孙儿的能力,早晚不是梦。”

    “你爸在外想必也吃了些苦头,他知道错了。”

    余浩峰嘴唇抿成一条线,“这事,我不同意!”

    老爷子:……

    “他真的得到了教训,父子之间哪有隔夜仇。”

    余浩峰眼露嘲讽。

    “他找你了。”

    “他可以回来,他回来,我就带我妈走。”

    “随便你。”

    余老爷子很无奈,都这样说了,他还能怎样。

    算了。

    儿孙自有儿孙福。

    他老了,安心荣养才能活着看到余家发达。

    余政轩就惨了。

    从被赶出余家虽然才短短三个月,但已经很难熬下去了,人间疾苦不是他这种养尊处优的大少爷能体会的,没钱得日子太苦逼了。

    “这次我哭得很惨,还抱了老爷子的腿忏悔,刚好臭小子也不在家,一定能行的。”

    他让小三开始收拾东西。

    “放心,等我重新回到余家,就马上来接你。”

    恩。

    之前许过的诺……

    不好意思,他有间歇性失忆症,很严重的。

    小三委屈却又故作大方,“我知道,我信你。”

    “乖。”

    余政轩摸了摸真爱的头发。

    “只要你听话,我会好好补偿你的。”

    但消息却仿佛石沉大海了。

    余政轩等了许久,最后是他打电话回去的。

    管家接的。

    “李叔,我爸有没有说我什么时候能回家?”

    李叔看了眼老爷子,说道,“首长觉得你可能没明白他的意思,所以让你想清楚再说。”

    遥遥无期。

    余政轩:“什么?”

    “不是,那我要是想不清楚就不能回来了?”

    “我想清楚了呀。”

    李叔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我没有猜错的话,政轩少爷你应该还是跟那个女人在一起吧。”

    “夫人是不会同意的。”

    余政轩:……

    他的心一下就冷了。

    很暴戾,“是那个臭小子对不对,我爸都同意了的,肯定是他反对,把他给老子叫过来!”

    李叔:“浩峰少爷不在。”

    余政轩隔着电话大喊,“爸,我知道你在,你怎么能不让我回余家,我也是余家的子孙的。”

    “挂掉!”

    老爷子命令。

    他年纪大了,听不得这样的哀嚎。

    抹了下满是皱纹的眼睛,一转头就看到余浩峰站在楼梯边,清风朗月俊美犹如他年轻时。

    余浩峰慢慢的走过来,他微笑,眼神怜悯同情。

    “你可以不用这样的。”

    余老爷子瞳孔一缩,“你……你是说……”

    余浩峰轻轻的点了点头,“我怎么忍心让你在如此年纪遭遇父子分离,这太不孝顺了。”

    “恩。”

    “所以,我走。”

    “不用担心,比起他,我至少能自食其力的。”

    “幼子怎能离开父母的保护?”

    “老爷子,再见!”

    “失去我一个,你能再得到三个,很划得来。”

    “这不是威胁。”

    余老爷子:……

    他算是绝了让不孝子回来的念头。

    很无奈,“你这是说什么,我又没让他回来。”

    “我只是眼睛进沙子了。”

    “揉揉。”

    余浩峰:“哦。”

    反正只要有他在,那个人就永远别想回来。

    就这样,余政轩回家的愿望落空了。

    他很是沮丧。

    小三善解人意的安慰他,“老爷子只是还没气消,等过几天你买点礼物态度诚恳点,我……我跟孩子们愿意再多受一点委屈的。”

    “为了你。”

    余政轩很感动。

    “宝贝,我爱你。”

    两人又在床上好好一顿厮磨。

    但老爷子意已决,余政轩再怎么假惺惺都没用。

    余生,便啃小三。

    小三钱财很有限,大手大脚惯了,以为余政轩能重回余家,把曾经私房的积蓄拿出来供他挥霍,那点点钱怎么够,没多久就一扫而空。

    穷了。

    连物业费都交不起。

    没办法,只得把市中区的豪宅卖了,重新买了一套普通的高档小区,节衣缩食的度日。

    恩。

    山珍海味吃不起了,星级酒店住不起了,珠宝首饰戴不起了,天涯海角游不起了。

    小儿子想去留学……没钱。

     大儿子想开公司……没钱。

    小三的态度也开始转变,嘴里多了埋怨。

    她甚至让余政轩出去找工作。

    “你不赚钱养家,难道要让我们喝西北风吗。”

    余政轩:“不去不去就不去。”

    “哼,原来你之前表现出来的温柔善良都是假的,怪不得浩峰不喜欢你,你这么虚伪。”

    小三:“你以为你多好吗?你就是个废物!”

    “除了啃老跟玩女人,你还会什么!”

    “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