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明末小进士 > 第七十七章 再起争分
    袁方认出了这人就是那天在城外卖包子的那位。

    “这位官爷,我们又见面了。”卖包子的小贩眉开眼笑地掀开笼屉,指着热气腾腾的包子,“买几个包子吧!”

    袁方说了一句“现在还不到饿的时候”就离开了这个小贩。

    走过了这些摊位,就到了临街的铺子,他只关注卢德铨的盐铺,一边走一边看,路上行人来来往往,他走过十几个铺面终于找到了卢德铨的盐铺。

    盐铺的门面很小,宽不过丈许,门前挂着一个大大卢字,大门却是上了门板的,门板上贴了一张白底黑字的告示,上面写着:歇业一个月。

    袁方上前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反应,看来卢德铨的伙计也都回家了。

    他正想从门缝想里张望,突然从后面传来了一个声音。

    “仲南,怎么是你呀?”

    袁方转身一看,原来是汪乔年。

    由于汪乔年的声音洪亮,许多路人都驻足张望。

    “果然是你。”汪乔年看到转过身来的袁方激动地说道,他现在是刑部的主事,刑部、大理寺和都察院是紧挨在一起的,他刚刚放衙路过这里。

    “岁星兄,这么巧呀!”

    汪乔年疑惑地问道:“你不是去了山海关吗,怎么穿上了飞鱼服?”

    袁方无奈地说道:“一言难尽,本不想在京为官的,命运使然,又让我回来了。”

    汪乔年笑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们兄弟几个应该好好聚一聚了。”

    “对对对!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还是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吧!”

    于是两个人走到一僻静之处。

    汪乔年问:“你刚才在铺子前张望,是想买盐吗?”

    “我想收购这家盐铺,所以过来看一看。”袁方没有对汪乔年隐瞒,接着他又问,“其他几位兄弟呢,他们可都好?”

    汪乔年道:“中南在兵部任主事。”

    中南就是“桃园六居士”之一的秦羽明。

    “是吗?我在兵部这几天怎么没看到他?”

    “他去了福建公干,你又怎能见到他呢?”汪乔年说完又接着介绍郑鄤,“谦止是我们之中最有出息的一个了,他现在已经是翰林院的庶吉士,进了翰林院今后很有可能入阁的。”

    所谓入阁就是进入朝廷的权利中心——内阁。

    袁方倒不认为进了翰林院就一定能够入阁,如今朝廷党争越来越激烈,首先中枪的很有可能就是这些庶吉士。

    接下来汪乔年又向袁方介绍起华允诚:“汝立在工部都水清吏司任主事,那可是一个清闲的职位。”

    袁方对华允诚多少是有些了解的,他是高攀龙的同乡,一直追随高攀龙在首善书院讲学,并成为了高攀龙的受业弟子,传其主静之学,因为高攀龙的推荐才进入工部都水清吏司的。

    叶廷桂就不再需要汪乔年介绍了,他比汪乔年还了解叶廷桂。因为是匆匆偶遇,所以没有说几句话,就各忙各的去了,两人相约第二天在袁府再聚。

    第二天袁方穿了便服前往兵部,来到兵部他直接去找杨吉雄。

    杨吉雄一见到袁方抄起一根棍子就要打,袁方后退了两步瞪着眼睛说道:

    “阳痿熊,你想干什么?你还想再掉两颗牙吗?”

    一旁的豆芽菜和矮胖子连忙过来拦住杨吉雄,杨吉雄推开这两人,指着袁方道:“老子就是为了两颗牙打你的,你可别怪老子不讲同窗之谊!”

    杨吉雄说完就举起木棍向袁方横扫过去。

    袁方身上可是穿着一见神奇内衣的,所以他不躲闪,等着木棍打过来。

    “噗——!”

    一声沉闷的声音,木棍打在了袁方的身上,他只感觉到饶痒痒的痛,反倒是杨吉雄双手被震得木棍都掉地下了。

    杨吉雄惊愕不已,转而就恐慌起来,他心想,这个袁方深藏不露,内力了得!

    豆芽菜连忙把掉落在地上的木棍捡起来藏了起来。

    袁方冷冷道:“阳痿熊,老子可不是来跟你吵架的,是魏公公让我来找你开一张路引,你赶快给老子开,老子拿到路引就走人!”

    “呵呵!原来是来求老子的。”杨吉雄坐在了椅子上,并且架起了二郎腿。

    “你开不开?”

    “老子不开!”

    “找打是不是?”袁方举起了拳头。

    就在这时,有个人从外面急急忙忙地走了进来。

    “袁公子,赶快住手!误会,纯属误会!”

    袁方转过头向门的方向看去,他看到阎鸣泰走了进来。

    袁方在山海关的时候是山海道监军佥事,而阎鸣泰是山海道监军副使,是他的顶头上司,所以他给了阎鸣泰三分薄面,收起了举起的拳头。

    袁方整了整衣服问阎鸣泰:“山海道,怎么你也回京城了?”

    阎鸣泰道:“我现在是辽东经略了,协助孙督师防守山海关。”

    袁方拱手道:“恭喜阎大人!”

    阎鸣泰道:“你刚才的确是误会杨公子了,他根本就不知道要给你开路引这件事。我昨天进宫觐见皇上的时候,魏公公跟我说你要开一张路引,我就一口包揽下来了,所以魏公公也就没再把话传给杨公子。”

    阎鸣泰说着从衣袖中取出路引递给袁方:“你看,路引我都给你开好了,你看人数上面对不对?”

    袁方接过路引看了一眼,道:“感谢阎经略,有阎经略的这张路引,比那些不知天高地厚之人开出来的强百倍。”

    阎鸣泰挥挥手:“拿到路引就别再生事了。”

    袁方再次向阎鸣泰拱手:“属下告辞了!”

    袁方说完就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兵部大院,出了兵部他就直接打道回府。

    回到府邸他立即把张从叫来,让他带上阎鸣泰开的路引马上起程去前屯卫,把他的一百多号人马带来京城,并特别嘱咐,蒋建良、布仁夫和永日布三人留守在山海关的袁府。

    张从起程后,袁方又写信给睢州的汤祖契和王良逸,让王良逸速来京城,让他来做袁方的账房先生。随着遵化田产的纳入,和卢德铨的盐铺的收购,今后还有信王府的改建工程,袁方的来往账目将会繁杂起来,加上田产的管理和盐铺的销售也是需要王良逸来参与,他们家是睢州四大家族之一,对于这方面的管理是很有经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