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荒第一喷帝 > 第83章:多谢乌蝇哥(推荐2000加更)
    凌霄之际,天色暗沉,天台的位置乃古树顶端,由无数的树枝支撑而成,可以看到天空的圆月。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苏鹤跟在女巫身后,走上了祭坛。

    苏鹤还看到下面的瘦高个与瘦矮子鼻青脸肿的,两人看上去有点滑稽。

    到祭坛上,按照长老的指示,苏鹤就不能跟过去了,两人就在楼梯旁边站着。

    祭坛中心有个圆规阵,图案栩栩生辉,像是蕴含了某种神奇的魔力,当女巫走进阵法里时,那些符印瞬间被点亮。

    “叽里咕噜呱啦呱啦……”

    女巫开始闭目打坐,嘴里念叨着咒语,伴随着下方的巨鼎燃起烈焰之后,祭坛之下所有门人纷纷跪拜。

    苏鹤忽然看到地上有个胡萝卜,他连忙低声对长老道:“喂,你的东西掉了。”

    长老听闻,摇摇头,低声道:“不是我的,是你师父最喜欢吃的胡萝卜。”

    “噢。”苏鹤应了一声,连忙捡起,没等长老阻止,便朝龙巫抛了过去。

    吃我普通一击!

    苏鹤笑嘻嘻道:“师父你萝卜掉了!”

    见状,大长老万分惊恐:“唉……你这个人……”

    只听噗通一声。

    胡萝卜砸在她脑袋上,落到身旁,小脑袋上起了个大包包。

    她猛然睁开眼睛,回头怒视苏鹤,低声呵斥道:“别闹!”

    苏鹤指着地上的胡萝卜,道:“师父你东西呀,漏了。”

    “知道了!”

    女巫没好气的快速捡起胡萝卜塞回袖子里,又转过身去继续施法。

    这脑阔被苏鹤那么一砸,现在居然一直在痛!

    起了个怪了,不就是个胡萝卜嘛?

    下方的人也都在全神贯注的冥想,心底也在跟着默念咒语,没有注意祭坛上发生了什么。

    “叽里咕噜呱啦呱啦……”

    苏鹤看着这壮观的场面就感觉有些搞笑,那些人跪拜的目标,就是祭坛后面那尊巨像吧。

    苏鹤自顾自的走到神像面前,以前在现世可是玩过山海经类的游戏,不会不认得这是谁。

    只见神像身高三尺,袒身,而目在顶上,无发,青面獠牙啖人罗刹。

    正是那传说中,行走如风,所见之国大旱灾变,赤地千里的天女魃呀!

    为毛赶尸派奉信的是这玩意儿啊!

    天女魃和僵尸可是半毛钱关系也没有,为啥这群家伙会奉信旱魃呢?

    苏鹤没想明白。

    不一会儿。

    伴随着道道咒语传开,仿佛拥有魔力一般。

    那天女魃的神像居然动摇了起来,像是受到了子民的召唤,正在逐渐苏醒!

    天女魃的力量可是无比强大,可破风伯雨师之大能,若是苏醒了可不得了啊,这个世界目前还没人能搞得定她!

    当下,苏鹤立刻搞起了小动作。

    女巫不断施法,下方的僵尸也开始跳动起来,一个接着一个的跳进火鼎里。

    “叽里咕噜呱啦呱啦……”

    “咕叽咕叽啪啦啪啦……”

    ???

    听到某处传来另一道声音,下方众人忽然一愣,便朝着声音的源头摸索去。

    “叽里咕噜呱啦呱啦……”

    另一个声音:“咕叽咕叽啪啦啪啦……”

    女巫听到了奇怪的歌声,直接被打乱了节奏,嘴里的咒语也不经意跟着念道:“咕叽咕叽啪啦啪啦!”

    不到片刻,双方的节奏直接达成了同步,龙巫回头看了一眼,还以为又是苏鹤搞怪,却发现苏鹤很老实的待在后面,有长老陪同,并没有什么小动作。

    奇怪,这个声音是怎么回事?

    如此带感的旋律,如此酷炫的节奏,使得所有人一脸懵。

    女巫也情不自禁的被带偏了,跟着节奏念着十分奇怪的歌词。

    叽里呱啦变成了咕叽咕叽啪啦啪啦。

    念咒的同时,她也去摸索声音的源头。

    发现居然是女神像发出来的声音!

    莫非是天女魃显灵了?

    咒语变了,使得祭坛的僵尸纷纷扭动起魔鬼的灵魂探戈,非常符合节奏,若如群魔乱舞。

    果不其然,下方也有人注意到了,所有人都跳了起来,纷纷惊呼道:“啊,是神显灵啦!”

    “天女来到人间了!”

    “成功了吗!”

    “太好啦,终于将神明召唤来了!”

    苏鹤见状,时机已到,立即跳到了祭坛上,开始跳起了龙卷风摧毁停车场之魔鬼舞步!

    我从来没有想过有那么一天,自己会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做出如此惊为天人的举动。

    或许,当你没能踏出这一步时,永远也不会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我叫苏鹤,我为自己带盐!

    喝!

    苏鹤跳着跳着,直接启动雷霆之力,雷蛇弹射将四周那些树枝纷纷烧毁。

    顿时浑身颤抖,然后神色惊恐,抽搐,翻白眼。

    苏鹤想假装被鬼上身,学得有模有样的,不料却装成了羊癫疯发作。

    嗯。

    然后,像是变了个人似得,不一会儿又恢复了理智,用那低沉的声音道:“臣子们,吾来也!”

    啊?

    降头师看着苏鹤的模样,一时之间居然无法言喻,自己刚收的小徒弟被天女魃附身降世了吗?

    不敢怠慢,连忙跪拜道:“天女显灵!”

    下方人也跟着附和道:“天女显灵啊!”

    旁边一脸懵逼,几何懵逼,次方懵逼,各种懵逼的长老,就愣在了原地,也不知发生了什么情况。

    但似乎又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也被迫跟着跪下,对苏鹤喊道:“天女显灵!”

    此时苏鹤施展神风之力,掀起一阵狂风,将天空的乌云遮蔽了月亮,天地无光,气氛压抑。

    随着歌声逐渐消停,下方的僵尸也停止了探戈。

    苏鹤猛然释放磅礴的灵压,压倒一片众生,金黄色的星芒瞬间将四周点亮得无比圣洁,这,就是神仙下凡!

    苏鹤没好气道:“我此番降世,可因你们的所作所为而感到愤怒!”

    “你们可知道,这是为何?”

    一来便受到了大仙的责怪,女巫立即道:“我们可是一直奉信着您的神力,每年凌霄大祭奠都是按照您的指示来做,我们……”

    “放屁!”

    儒雅随和,口吐芬芳。

    字句越少,也就越之精辟。

    所有的力量汇聚两字之中,传入众人耳里,顿时,那修为底下之人,当场吐血陷入重伤状态。

    苏鹤微微摆手,立即刮起一阵狂风,那愤怒的洪涛不断打在下方众人脸上,使得降头师翻了几个跟头,衣服里藏好的许多胡萝卜又掉了出来。

    苏鹤愤愤道:“首先本仙要声明一点,一直以来你们都搞错了,我可不是什么天女魃,我也不需要你们每年都用尸体来祭奠我,你们这所作所为,是巴不得本仙早日陨落吗?”

    啊!

    莫非一直以来,赶尸派在她的带领下,都做错了吗!

    看到神灵如此震愤,她倍感惭愧,连忙磕头认错。

    “况且你们就连咒语都念错,还好意思说每年都对本仙进行无上的奉贡,我看你们这些凡人真是大言不惭!”

    苏鹤没好气道:“而且,真正的咒语并不是叽里咕噜呱啦呱啦,而是咕叽咕叽啪啦啪啦,每一年你们都搞错,你们还有脸说,本仙也是实在看不下去了,趁着今日得空才下凡显身!”

    “原来是这样!”

    赶尸派众人恍然大悟,原来先前遗留下来的宗法并非是完整的!

    难怪都供那么久了,都不曾看到天女魃显灵,没想到是他们自己搞错啦!

    “天女息怒!”

    “天女息怒!”

    苏鹤受到膜拜,顿时威风凛凛自主发动,易发风飞,头发飞进鼻孔里,面目狰狞,显得霸气无匹。

    (终于找到为什么西荒传闻的怪人堂堂主是个鼻毛长得可以扎个麻花辫的真正原因了)

    “另外本仙前面不是说过了,我根本不是天女魃,这个世界上也没有天女魃,是你们一直弄错了!”

    说完,苏鹤随手一挥,一道神风之力便将天女魃神像的外貌改变,直接变成了学友表情包里最为经典的表情。

    食屎拉雷!

    苏鹤阴沉道:“本仙法号乌蝇哥,给我记好了!”

    轰隆隆!

    释放雷霆之力,宛如九天玄雷,震撼人心,苏鹤的周身光芒闪耀,使得下方众人难以直视。

    如此威能,真当是天神下凡!

    只听下方众人连连赔罪。

    “是是是!我等知错!我等知大错!”

    “哼。”见目的达到了,苏鹤微微摆手,道:“那就说声多谢乌蝇哥咯。”

    下方几人你看我我看你,连忙跪拜道:“多谢乌蝇哥!”

    “多谢乌蝇哥!”

    “多谢乌蝇哥!”

    此时,尧甜儿也终于连接上了苏鹤,却看到此时所有人对苏鹤跪拜不起,还一口一个乌蝇哥的叫着,实在神奇。

    “苏鹤,可让我找到你了,之前在你离开大巫地室,走上另一个通道时以后,我的神通就被某种强大的法器给断隔了,额……现在发生了什么?”

    苏鹤眉毛一挑,心道:“我在征服赶尸派呀,放心好了甜甜姐,你就在外面看着。”

    所有人都跪拜在‘乌蝇哥’的威慑之下,让人感到心满意足。

    “对了,本仙还有个最重要的事情跟你们说。”苏鹤总结语言,昂首道:“你们可万万不能再与真魔宗为敌!”

    这……

    降头师不解道:“这是为何?还请大仙……额不……乌蝇哥指点!”

    苏鹤解释道:“你们可知真魔宗为何叫做真魔宗?”

    “那是因为他们所奉信的神明与你们奉信的本仙有些渊源。”

    苏鹤随意编造,张口就来,道:“就好像那中原邪神教奉信邪神一样,都是本仙在天界的挚友,所以,你们本是同道之人,为何要自相残杀呢?”

    苏鹤掐指一算,老气长谈道:“本仙早就预知,不久之后便会天地变异,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即将来袭。”

    “你们赶尸派如此贫穷,可不注重与人合作发展,却一直蹲在济州这小地方,在那么继续下去,你们倒是说说,如何将本仙之威发扬光大?”

    “我们……”

    降头师还想说是真魔宗先来招惹他们的,却遭受苏鹤的呵斥。

    “够了,本仙早知你要表达什么。”苏鹤一本正经道:“不就是真魔宗那叫鬼见愁的凡人将你打伤了吧。”

    女巫一听,神色大惊,不愧是大仙,凡间所发生的事情居然都知道!

    此时没有人把苏鹤当成苏鹤,而是真真切切的神仙降临!

    苏鹤从系统里花费3000儒雅值,兑换了个超速再生药,用神风之力送到她面前,道:“你作为本仙最高旨意的膜拜者,本仙自当知晓你最喜爱吃胡萝卜,不过,这门牙断裂可是小伤。”

    “现在将这仙药服下吧。”

    女巫听闻,又惊又喜的接过仙药喝下,仅仅一秒不到,两颗门牙居然恢复如初!

    别说是门牙断裂,这等仙药可是花费了3000奖励点数呢,就算是癌症,缺胳膊少腿都给你治咯!

    “多谢大仙……”

    “哼?”

    “额不……多谢乌蝇哥!”

    “嗯!”

    苏鹤哼满意的点点头。

    尧甜儿现在可是躲在赶尸派外树梢上,她是越来越看不懂苏鹤了,别说他是装的,就单单是这一手神风送药,就真的像是出自仙人之手。

    但是怎么看苏鹤一脸正经,让别人对他又跪又拜的,尧甜儿就总是想笑呢?

    那场面在第三者的眼里来看,确实显得很滑稽。

    可是亲临者却不那么觉得。

    现在赶尸派所有人都对苏鹤坚信不疑,这,就是大仙,随手一出就是仙药级别,直接将那门牙自己长出来了!

    苏鹤似乎听到心识里传来尧甜儿的笑声,他嘴角一抽,咳了咳嗽,正经道:“如今你伤已恢复,本仙就让你们与真魔宗的恩怨就此抵消。”

    降头师还想说些什么,苏鹤根本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又道:“本仙现在占据的身体,乃是本仙用神识分化出来的一股意志,以后你们都得听他的,他的旨意,就是本仙的意思,知否?”

    既然乌蝇哥都发布最终指令了,那也不得不去服从,所有人包括降头师连忙奉承应道。

    嗯。

    非常满意!

    看着自己的演技不断飙升,堪称影帝,话说当时读大学的时候,老爹怎么没帮自己去报个电影艺术学院呢?

    可惜,可惜呀!

    苏鹤小手一挥,再次施展神风之术,将天空布集的乌云吹散,露出了皎洁的月亮,宛如神来之笔,神之又神!

    “好了,本仙的意志就暂且交给你来照顾,切记,对他好点,不得有误!”

    “是!”

    苏鹤又从兜里掏出一台手机,道:“作为本仙最高的信仰者,最后再送你一个法宝。”

    手机落到女巫的手机,苏鹤继续道:“这法宝名为掌中宝,日后,本仙的这缕神识都将会用这与你联系,此外,掌中宝还有诸多用途,你就自己研究吧。”

    说完,立即动身。

    “本仙去也!”

    苏鹤见好就收,毕竟这装神弄鬼要是时间一长,可得露陷,而且他也使出浑身解数,什么雷霆之力、神风之力,能用的都用上了,再不走的话,他也没更多能耐出展示什么东西了。

    手里捏了一道闪电,直接朝着天空投掷而出,开启虚化,运起神风之力加快身法,整个人凌空一跃,飞到空中,双脚踩着惊龙之枪离去!

    轰隆隆……

    一声雷鸣,众人纷纷跪拜喊着大仙慢走。

    今日这凌霄大祭奠。

    仙者降世,施展大能之威,又是神风又是闪电,一语传真,来去自如。

    真是无比潇洒呀!

    等苏鹤离去,赶尸派众人才敢抬起头。

    看着天女魃的神像变成了乌蝇哥的‘食屎拉雷’表情,感觉有股说不出的怪异,但却不容置疑。

    乌蝇哥的神情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既不是慌张,也不是生气,也不是委屈,更不是愤怒……

    没有人可以弄明白这个表情的寓意。

    他们都在暗自猜测,究竟是遇到什么事情才能摆出这副表情?

    想了许久也没能找到答案,仿佛根本就不是人类所能做出的表情!

    于是他们就更加坚信了,这乌蝇哥才是他们所奉信的神明!

    此时的女巫还在看着手中那块宝器发呆呆,久久未回过神来。

    自古穿越出人才,苏鹤飞往济州来。

    尬舞摧毁凌霄祭,装逼骚句随口来。

    假冒大仙乌蝇哥,众生多谢更正来。

    若非生在此年代,定要上天日如来!

    我就问一句。

    还!

    有!

    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