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正道屠龙 > 第276章 小平头预感不妙
俗话说的好:吃一堑,长一智。再打起来的时候,陈建强学的聪明了,他手里的“擀面杖”根本就不再去碰小平头砍来的宝剑,而是不停地躲闪着……
说来也是奇怪,与之前陈明娟的灵巧比较起来,现在陈建强的躲闪只能用“笨拙”两个字来形容,然而每次眼看着就要砍到陈建强的宝剑却始终差了那么一点点儿。
“不对啊,难道这个大个子是在装蒜?”小平头打着、打着终于开始意识到有些不对劲儿了,而他身后的一众小弟们还在扯着脖子喊着“加油,加油!”
而就在这时小平头又是一剑砍向陈建强,而这次陈建强并没有往后退,而是滴流一转身,闪到了小平头的身侧,而那速度明显比之前快了很多。
“啊……”
小平头意识到事情不妙发出一声惊呼,而他那惊呼之声还未停止之时,却又紧跟着发出鬼哭狼嚎般的惨叫。原来就在陈建强闪身到小平头的身侧之后,抬起“擀面杖”直接打向了小平头拿着宝剑的那只手。
随着小平头的惨叫声,宝剑也落在了地上。陈建强的这一下敲得可是够狠的,小平头的手腕差点儿没断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起了一个大包!然而陈建强并没有收手,上去就是一脚直接将小平头踹翻在地。可怜那小平头,惨叫声戛然而止,直接昏死了过去……
“诶呦,不好意思啊,各位!我刚才下手似乎有点重了,不知道你们老大死没死。”
陈建强一边说着,一边从地上捡起宝剑,接着说道:“来,你们谁还要跟我打。”
几个小混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满肚子坏水儿的黄毛,因为他虽然本事不大,但是鬼主意却是最多的。
“不知道老大是不是真的被他打死了,要不然……,要不然我们报警吧?”
其中一个小混混见黄毛半天没有说话有些慌张地说道。
“报警?让他们来抓他啊,还是来抓我们自己啊?要不要替他们想想是定我们一个寻衅滋事罪呢,还是别的什么罪名呢?”黄毛瞪了那个小混混一眼。
“三哥,你说怎么办吧?哥几个听你的。”矮胖子沙哑着嗓子说道
“兄弟们,我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大个儿刚才都是装的,是在故意迷惑我们呢,俗话说的好,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依我看我们还是赶紧跑吧……”
黄毛的一番话正中了小混混们的下怀,一个个的比兔子跑的都快。
陈建强也没有去追,因为他今天确实只是一个人来的,抓到一个领头的就可以了,其他的小喽啰留着以后慢慢收拾就可以了,最关键的是还有个女孩在被困着呢,得赶快救出来……
有宝剑在手,陈建强没费吹灰之力便割断了绳子,将陈明娟从网里救了出来。
“谢谢你救了我!”
陈明娟的声音有些颤抖,说实话,刚刚她真的是被吓坏了,曾经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想过要咬舌自尽。
“不客气!不过,小妹妹下次你可一定要注意,不要再一个人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了。”
陈建强叮嘱道。
“嗯,我知道了,以后再也不敢乱跑了。”陈明娟很是乖巧地答应着。
“对了,你有没有受伤?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陈建强也在担心,自己只是一个人,应该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万一那帮家伙杀个回马枪可就糟糕了。
“我没有受伤,可以自己走。那个……”
陈明娟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了指陈建强手里的宝剑。
“哦,这把宝剑是你的啊?以后出门还是小心为上,如果真的遇到了歹徒,就算是你有宝剑,凭你一个小女孩恐怕也很难对付。”陈建强说着将宝剑还给了陈明娟。
“哦,我以后会注意的。”陈明娟十分乖巧地答应着。
“喂,李队,我在……”
陈建强先是打了个电话,随后对陈明娟说道:“走吧,这里不安全,我们先到大路上去。”
说完,他就像拎小鸡一样将小平头拎了起来。
“大哥,你叫什么名字啊?”
陈明娟有些羞涩地问道。
“哦,我姓陈,我叫陈建强。”
陈建强并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而陈明娟却把“陈建强”这三个字牢牢地记在了心里,并且用心地记住了陈建强的相貌。
转眼间二十年过去了,陈建强已经年过半百,但是在陈明娟的眼里他永远是三十岁时的样子,依旧是那样的英俊潇洒。
“陈大哥,二十年前的事情我一直没有忘记,如果不是你及时的出现,或许我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所以除了爷爷以外你就是我最尊敬的人,也是我为数不多的亲人。”
陈明娟的思绪又回到了现实,看向陈建强的目光里满是崇敬与爱慕。
“你是否还记得你的父母,或者是小时候的一些事情?”陈建强并没有接陈明娟的话茬儿,而是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
“我的父母?没有,我对他们没有一点儿的印象,至于小时候的事情,也只是在我的梦里出现过,我并不知道那些梦境中的东西到底是我想象出来的还是真的存在过。”
陈明娟皱着眉头说道。
“这个我听你说起过,你小的时候经常梦到许多很高、很高的建筑,直到你第一次走出黑龙山去到东南市以后才知道,在你梦里出现的原来是高楼大厦。那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你从小就在黑龙山中长大,头脑里又怎么会出现高楼大厦呢?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这个……”
陈明娟不知道怎么回答陈建强的问题,而陈建强接着问道:“你对你的父母没有印象,那么除了你的爷爷北冥长老以外,你还有别的什么亲人吗?比如说奶奶,叔叔,阿姨什么的?”
陈明娟的眉头皱的更紧了,看着表情严肃的陈建强说道:“没有,刚才我已经说过了,爷爷是我唯一的亲人,如果说还有什么亲人的话,那么就是你了……”
陈明娟并不知道陈建强为什么会突然问他这些问题,但是直觉告诉她,可能会有一些事情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