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唐之最强皇子 > 第495章 冰冻的大地颤抖了!
 “磅嗙嗙嗙嗙!”

就是在绝谷道的四名护法、四双腿都出现了冰冻、皲裂,从而发出了嘶声裂肺地惨嚎声时,四名绝谷道的护法双腿又猛然之间,又是在数道爆炸声中,变作了齑粉!一时间...四名年过一百多的绝谷道护法双腿直接被巨大的爆炸声给炸得血肉模糊。

而由于他们四名护法的双腿都被藏在贤王李恪释放出来的冰霜之中。

所以。

这八只大腿的爆炸所造成的血肉横飞状况,并没有从冰冻之中消散而掉落在地,而是全都七零八落地黏在了冰霜之中。

“贤王殿下...”这时候,绝谷道年纪最小、资辈最小的护法亲身经历过双腿在神经末梢正常的情况之下皲裂、爆炸过后...他那绝美无双的容貌不再那般妖艳。

他那白皙到不像样的皮肤骤然间变得皱纹密布,相当的惨白又苍老,给人的感觉便是风烛残年的模样。

“贤王...贤王殿下!饶命!饶命啊!”

最先开始求饶的人,正如所有人预料的那样,正是绝谷道年纪最小、资辈最小的护法。

见到自己绝美的容颜,还有那就连国色天香见到了都要无比羡慕的皮肤,渐渐地变作枯黄色、满布皱纹时,绝谷道年纪最小、资辈最小的护法再也忍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痛楚。

“老朽...老朽愿意投降,愿意自愿为奴,为贤王殿下做牛做马!”

“宁愿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下人,也不愿意...”“再以如此痛苦的方法,永远地在这个世道上消失!”

“哪怕是...从返祖境界的修法者变回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无法得到所谓的永生,也没有办法长生不老。”

“可是...求求殿下!”

“真的求求殿下,千万不要让老朽如此卑微又痛苦地从这个世道上永远的消失...”绝谷道年纪最小、资辈最小的护法此时此刻所说的话语当中,充满了卑微和生气。

所谓的生气,便是人活在“老朽真的不愿意如此破灭奋斗了一辈子...不!”

“是做了一辈子的坏事和恶毒地实验,才得到今日如此强大的实力。”

“最终如此卑微又可怜地从这个世道上面永远地抹去!”

贤王李恪笑了笑,张开了的右手手掌再一次朝着虚空的方向,缓缓地抬了一抬。

在旁观者看来,他们最为尊敬、信仰、奉为比神灵还要重要、有实力的贤王李恪,只是稍稍地动了一动右手的手掌而已。

就跟吃饭睡觉没有什么区别所以都没有太大的感触。

但是...偏偏就是贤王李恪的这简简单单的动作,却是让绝谷道年纪最小、资辈最小的护法感到痛不欲生!“啊...啊...啊!”

随着绝谷道年纪最小、资辈最小的护法惨叫声越来越剧烈...他的身体也在这一段过程当中越来越多的缝隙呈现了出来...见到此情此景。

无论是大唐帝国的钢狼部队将士们,还是绝谷道的恐怖到了极致。

“吱吱吱!”

绝谷道年纪最小、资辈最小的护法这一次再也无法出任何的声音。

因为冰冻了的霜已经将这名绝谷道曾经的年纪最小、资辈最小的护法五脏六腑,全部都冰冻了、摧毁了,撕裂了出来...但是...尽管五脏六腑都被强烈到令人望而生畏的冰霜,完全的挤爆,绝谷道的这名曾经最年轻、资辈最小的护法双腿也跟其他绝谷道的护法们一样,被冰霜炸裂。

可是他依旧还有一口气在,在极短地时间内,依旧还没有任何的生命危险。

至少,在几个瞬息之间...这名绝谷道曾经最年轻、资辈最小却也已经有一百来岁的护法即使只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风烛残年的老人家,却也仍然还有一口气。

“呵呵,没有办法再说话了吧,没有办法再求饶了吧,没有办法再显摆尔等绝谷道的护法都是上百年地老油条、老混蛋了吧!”

“咳咳,你应该能够想得到。”

贤王李恪的嗓子稍稍清了一清,“本王是怎么有可能,会给尔等绝谷道的护法,还有剩下来的这些一百多名绝谷道的未来,绝谷道的精锐武道修行者和修法者。”

“也同样,本王可不会再去依据尔等所做过的那些错事,以及给他人带来的遭难而一五一十地去判断尔等究竟犯了什么样的错误。”

“一来这完全没有必要,因为尔等既然从最开始就选择了绝谷道,就意味着尔等助纣为虐,为非作歹,故而间接地注定了尔等这一辈子都不得好死。”

贤王李恪的话语很恬静,“是绝对不可能会有活下来的希望!”

“本王绝对会以尔等最不愿意,也最不想要看到的方式和手段,将尔等为非作歹、为虎作伥、仗势欺人的狗玩意,彻底地从这个世道上抹去!!”

话音刚刚落下,贤王李恪的右手手掌竖立起来的光束,散发出来的热量便愈加的闪烁。

这一道光束,只能令人一时间心驰神往,一时间又诧异不已。

很快...那一道光束又实在太过于耀眼,太过于闪耀,这很是让人不满,又很是让人不悦。

总之...贤王李恪右手手掌中的炽热光束,永远不会从那闪烁着别样光芒的热量当中,察觉得到一丝丝的温度和热量,冰冷到了极点。

“受死吧,安...呵呵,尔等不会安息的,永生永世都不会感觉得到‘安息’二字,究竟是什么意思。”

话落,贤王李恪慢慢地将右手手掌聚拢到一块。

同时,在右手手掌聚拢到一块的过程中,便是将这一道竖着的光束凝聚在一块的过程。

“呵呵,尔等绝谷道的两名能够在本源大道当中聚现出大蛟地形状,的确有点本事。”

“本王也绝非折煞尔等。”

贤王李恪冷冷笑道:“尽管放眼整个修法者的世界来説,已经是非常的不错。”

“但是,尔等也应该能够清楚地明白。”

贤王李恪冷笑道:“大蛟,就是大蛟,永远不可能成为纵横交错的巨龙!”

“轰隆隆...”就在贤王李恪的话音落下的转瞬息之间...被感觉不到任何温度的冰霜冻住了的时空突然开始剧烈的颤抖。

紧接着...被‘冰冻’起来的大地,开始了不断地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