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第一亡法 > 八十五章 女人的秘密
    又一次难忘的酒醉,不过这次凯伦享受到了难得的待遇,被麻麻子和阿贞两个女人抬进了卧室。

    “平常他也是这样子吗?”麻麻子看着已经完全被鼾声覆盖的凯伦笑着问道。

    “基本上吧,他的酒量差的离谱,还一个劲的往肚子灌。”阿贞无奈的笑着,“为了这些扎啤,特意把德萨城的扎啤龟都买过来了,真弄不懂这么点破水有什么好喝的。”

    “可我觉得他挺不错的,你不知道,我已经很长时间没喝过酒了。”麻麻子看着凯伦,眼神中难得泛起一丝柔光,这在一片的侍女眼中,觉得诞生了奇迹一般。

    “哦,为什么,你很喜欢喝扎啤吗?”阿贞好奇的问道。

    麻麻子摇了摇头,将魔力腕轮摘下来,“到达我们这个层次,根本不允许有片刻怠慢的时间,能够这么简单活着还能拥有称号真算一个奇迹了。”

    “其实,老板也很努力的。”阿贞为凯伦盖上了被子,继续说道,“别看整天嘻嘻哈哈的,但只要他认真的事从来由不得半点马虎,你不知道,为了让你拿到煤渣矿,这两天就一直没睡觉。”

    “我知道。”

    “你知道?”阿贞诧异的问道。

    麻麻子点了点头,“如果我连这点讯息都不知道,还敢进入强盗遍地的大荒原吗,只有他觉得我还蒙在骨子里,不过这样子更好,至少我知道他是有能力建设起黄金码头的,也是有能力和我合作的,阿贞,我能求你帮个忙吗?”

    “什么?”

    “不要告诉他,就当这一切都是正常发生的。”

    “可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麻麻子摇了摇头,“到时候他就会觉得我是个更可怕的女人了,你应该知道一个可怕的女人有时候不容易得到幸福的。”麻麻子摸了摸凯伦的额头,像个小女人一样将其踢开的被子重新盖上。

    阿贞没弄明白,不过难得在麻麻子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女人独有的柔情,“放心吧,这是我们女人间的秘密,男人无权过问。”

    ............................................

    凯伦揉了揉眼,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不过起码睡醒了,看了看脑袋左侧的奶茶,奶茶边上的桃色奶酥,轻轻笑了笑,阿贞就是这么贴心。

    奶茶有点甜,有点不像阿贞的手艺,奶酥太腻了,像纯粹是奶和糖混的的,差劲的离谱。

    正想着门突然打开了,传来一个温润的声音,“奶茶好喝吗?”

    凯伦一愣,麻麻子正托着一张方盘走进来,“我刚学的,还可以吧。”

    怪不得这么差。

    “嗯,不错,好极了,盘子里是什么,好吃的吗?”

    “生鱼片,东印大陆的名菜,你不知道我发现了什么,一个厨师,他能将鱼片切成这样薄。”麻麻子拿起一片,薄透的能看到人影,蘸着黑色芥末,放到凯伦嘴里,“尝尝,棒极了。”

    既然是名菜,想来应该差不了哪里去。

    嗯!

    瞬间,眼泪鼻涕蹿了一脸,灵魂似乎要从肉体中穿出来,“这是什么鬼…”,话到嘴边才觉得是麻麻子,赶忙改了口,“什么怪东西?”

    麻麻子蘸了一片,轻轻放在香舌上,闭着眼睛轻轻咀嚼,那温润的小红唇如同春日的樱桃般散发着荷尔蒙的怪异香味,瞬间将凯伦独有的男人欲望勾了起来。

    ,“生鱼片很有营养的,这是我最喜欢的东西。”

    凯伦尴尬的看了一眼被子,还好对方并没有太在意这个细节,不过这种东西他是不能再享受了,更主要的是眼前这个女人是卓越称号的强者,如此呆在一起让凯伦异常别扭。

    “阿贞呢?”

    “哦,她说你醒来后腰吃点凉拌面,正在下厨呢。”

    凯伦尴尬笑了笑,还是阿贞知道自己的习惯。

    “这个女人,就是这么细心。”忽然又想到商队差不多该有三天了,如果进展顺利的话货应该差不多了。

    不过现在急不来,和麻麻子聊了一会儿后,才向黄金海岸走去。

    等来到海岸边的时候,已经有两座黑色大山立了起来,像两个刚刚出阁的大姑娘屹立在黄金码头上。

    果然,潜力是压榨出来的,在荒原首领的配合下,三天果然能完成一次运输。

    凯伦扫了一圈,眉头立时皱了起来,在煤渣矿不远处的草棚中,那些运东西的商贩却没一个高兴的,陈着脸仿佛谁欠了几辈子外帐似的。

    “没分到钱吗?”凯伦盘问着丘吉尔,他最反感的是拖欠这些普通生灵的货款,这种通过劳动所得的已经很不容易了,他可不想最好要钱的时候都如此艰辛。

    凯伦主张的一贯政策,只要闪金镇资金允许,这些普通货款必须优先处理干净。

    “分了啊,按照你的要求,翻倍发了。”丘吉尔回道。

    “赚到钱他们为什么不高兴?”凯伦越发疑惑起来。

    丘吉尔看了一眼身侧的麻麻子,贴身在凯伦耳边小心翼翼的说道,“老板,这次帮咱们运矿石的商贩大多是来自荒原北方边界处的亚麻寨,那里的人世世代代从事着冰原和荒原的矿石买卖生意,今天早上,喀布尔的金蝙蝠卫队将这个寨子摧毁了,无一生还。”

    凯伦笑了,笑的有点古怪。

    真是报应来的快,刚刚解决了金蝙蝠带给金狮堡垒的麻烦,现在竟落到这些普通商人身上。

    的确,他融合后的雷鹫能够防御主要城镇,却无法庇佑这些普通的部族。

    一个寨子,荒原上有很多,但这并不是一个寨子这么简单,而是在扫灭凯伦的信誉。

    只是给闪金镇运矿石,就要遭到灭族的危机,还有谁敢跟凯伦成为朋友,还有谁愿意为闪金镇服务。

    他知道是喀布尔,即便不是喀布尔本人,也一定是他的手下。

    这次调动整个荒原西南,让喀布尔看到了凯伦的威胁。

    “上次狼牙看到喀布尔的恶魔研究所在哪个地方啊?”凯伦低声问道。

    “在密西西比河下游左侧,具体位置不详,老板,你是不是要做点什么。”丘吉尔看着凯伦脸上的不善,担心问道。

    凯伦笑了笑,没说话,而是看向了一侧的麻麻子,“麻麻子小姐,这些煤渣矿搬运到船上还要一些时间,介意和我到荒原散散步吗?”

    “当然没问题。”麻麻子笑道。

    凯伦召来两只狮鹫,腾飞而起,穿过闪金镇后直接落在密西西比河下游。

    “麻麻子小姐,听说你对恶魔血统很敏感。”凯伦请教道。

    麻麻子没说话,驾驭着狮鹫向前行进,在通过一片云层的时候快速下降,落在一片平平无奇的荒地上。

    漂亮的脸上闪现过一丝冷笑,一把弯剑不知何时出现在手中,呲拉一声,整片大地竟出现一道两米宽的沟壑,在沟壑之底,则是一个结构精良的研究所,在最中央一头三层楼高,双眼铁青的怪兽正捆绑在铁柱上。

    “暮光幼龙?”麻麻子惊讶叫道。

    “龙?”凯伦心头一愣,这次本来是寻找喀布尔的恶魔研究所,这个地方是曾经狼牙看到过的,他需要出出气,只是没想到能出现一条龙。

    重新打量着这个怪兽,铁蓝色皮革,头上柳条般的硬毛,一张恐怖的大嘴巴和蟒蛇一样是身躯,身上零零散散披着一些鳞片,像石头的班青。

    这和凯伦印象中的龙完全不一样,感觉就是一头变异的蟒蛇,甚至没有想象中的翅膀和火焰,更没有传说中堪比神灵的龙纹。

    这根本算不得一个世界最顶级物种。

    “暮光幼龙是最低等的龙族,只有他们在不断的接受暮光照射才会成长,凯伦,把这头幼龙交给我吧。”

    凯伦没有拒绝的能力,同时他也没有控制龙的手段,点了点头,随手划破次元口袋,一具具青铜色的骸骨掉落下去。

    啊!

    救命!

    求求你!

    各种各样的叫喊声在地底回荡,伴随着的是麻麻子叽里咕噜乱叫,每每到达某个音节点上,暮光幼龙便会低沉吼一声。

    这是龙语,大陆上最古老最晦涩难懂的语言之一。

    “剑飞!”麻麻子猛然一叫,手上细剑脱手而出,如同飞轮在空中来了几个绚丽的转身后,正好落在束缚暮光幼龙的铁链上,脱离了束缚后,在那慵笨的躯壳下露出两只巴掌大的小翅膀,扑哧扑哧扇动着飞了起来。

    麻麻子轻轻一跳,直落龙背上。

    暮光幼龙脱离,研究所再没有半点声响,青铜骷髅以此回归。

    “这种恶魔气息浓郁的地方对你很重要吗?”麻麻子问道。

    “你还能感觉到别的?”凯伦有几分惊讶。

    “附近还有两个。”

    有了麻麻子的帮助,三个研究所,秋风落叶般的扫了个干净,在离开的时候将一发魔力炮弹扔了进去。

    等煤渣矿全部送上麻麻子的游轮的时候,凯伦也回来了,同时研究所被轰破的消息早在他们之前传了进来。

    “头狼!”

    “头狼!”

    “头狼!”

    草房下,那些运输煤渣矿的商人拥簇上前恭敬的叫道,他们知道凯伦做这些是为了什么。

    恶魔研究所。

    喀布尔最在乎,这个德萨城族核心的力量。

    为了他们,凯伦竟在光明正大的和喀布尔作对,还有什么比这样的头狼更值得托付的。

    凯伦拍了拍最前方一个年轻人的肩膀,说道,“一切都会过去的。”转身对着丘吉尔命令道,“马上给狼牙写信,寻找亚麻寨失散的族人,只要找到一个,就问他们,愿不愿意加入闪金镇。”